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风波
    毒沼兽,喜欢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品种珍稀,五国之地已经早就没了这种异兽的踪迹。

    毒沼兽价值最高的地方,是它的毒囊,毒沼兽的毒液既能够用于制作剧毒,也能够药用,因此十分珍贵。

    不过陈北玄他们此次豁出性命来寻找毒沼兽,倒并非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用毒液救他们的一个队友。

    这般目的,倒是和凌尘十分类似,所以凌尘倒也乐得去帮助他们。

    陈北玄从怀中取出了一瓶药粉,然后小心翼翼地倒进了前方的沼泽当中,顿时间,一股浓郁的异香飘散了开来。

    这种麝香,是毒沼兽最喜欢的气味,一般想要引诱毒沼兽前来,便会使用麝香。

    在洒下药粉后,众人也是退到一旁,藏匿起来。

    接下来,只需要等那毒沼兽闻风而来,便能动手了。

    凌尘倚靠在一棵大树之上,望着下方那沼泽地,安静地等待着。

    他的心力感知,早已蔓延到数百米之外,感知到了远处的动静。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凌尘在那数百米外,赫然瞥见了一头浑身泥浆的异兽,正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迅速蠕动了过来。

    毒沼兽。

    凌尘眼睛微微一亮,看来这麝香的办法倒真是不错,竟然真的将这毒沼兽给吸引了过来。

    “来了!”

    过一会儿,陈北玄等人也是察觉到了毒沼兽的靠近,神色也是激动了起来。

    “红菱,待会你照看好吴川,我来吸引这畜生的注意,莫青,你找机会偷袭毒沼兽的尾部,那里是它的要害所在,无尘兄弟,你的话……”

    嗖!

    正当陈北玄还在给众人分配任务的时候,一道人影已经掠了出去,赫然是凌尘。

    “这小子,他想干什么?”

    莫青见凌尘暴掠而出,也是面色一沉,他早就料到,凌尘是一个毒瘤,狂妄自大就算了,没想到现在还不听指挥,擅自行动,这要自己死了就算了,如果惊跑了毒沼兽,那就是死了还害人。

    “算了,准备动手!”

    陈北玄脸色也是有点难看,凌尘此举的确是坑队友,但是没办法,事已至此,不出手也得出手,否则毒沼兽跑了,已经打草惊蛇,下次要想引出这头畜生,就难如登天了。

    “被这蠢货还害惨了!”

    莫青的眼神十分阴沉,心想待会他一定要好好针对凌尘,然而下一刻,他便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满是呆滞的神色。

    视线当中,凌尘瞬间来到了那一头毒沼兽的身旁,然后手中长剑陡然出鞘,快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地,仿佛刚刚拔剑,剑芒就斩了出去,他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凌尘已经收剑入鞘,然后开始往回走。

    咔擦!

    一声脆响传荡开来,那一头泥沼兽的身体,陡然裂开成了两半,内脏肠子流了一地。

    “这……”

    陈北玄、红菱、莫青等四人皆是目瞪口呆,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毒沼兽可是堂堂三品高级异兽,而且浑身带毒,极难对付,然后眼下竟然被凌尘一剑秒杀?

    这怎么可能?

    “太帅了!他是什么人?”

    红菱都是忍不住咽了咽一口唾沫,这般手段,简直是骇人之极,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莫青更是大受打击,他刚才还想着找凌尘算账,找个机会教训凌尘,让后者知道知道他的真正实力,然后现在一看,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了,他根本不是凌尘的一招之敌。

    若凌尘真认真起来,他恐怕连对方一根手指头都挡不住。

    沙沙沙!

    就在这时候,从附近的林中,却是陡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十数道人影,突然从对面的雨林之中,走了出来。

    这些人,都穿着五花八门的衣服,但是为首之人,穿着一身青衣,是一名微胖的中年人,凌尘仔细一看,这中年人穿着的青衣之上,居然是青衣会的标识。

    也就是说,这微胖中年人,应该是青衣会的成员。

    不过这微胖中年人显然不认得凌尘,他出现之后,第一眼便瞥见了那躺在地上,被一剑斩为两段的毒沼兽尸体,眼中顿时浮现出了一道光芒。

    “居然是毒沼兽,还是死的,看来我这次运气不错。”

    微胖中年人喜笑颜开地道。

    “石重,这头毒沼兽是我们杀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得那微胖中年人这话,陈北玄却是面色一沉,他知道对方打起了这头毒沼兽的主意。

    “毒沼兽可是三品高级异兽,凭你们几个,怎么可能杀得了它?”

    那名叫石重的微胖中年人讥讽一笑,“你们不过是先我们一步,发现了这头毒沼兽的尸体而已,陈北玄,看在青衣会的面子上,这毒沼兽就让给我算了,我补偿你一些其他的东西,如何?”

    “不行。”

    陈北玄坚决地摇了摇头,这毒沼兽是要用来救他兄弟的,毒囊是毒沼兽身上价值最重的东西,对方肯定不会答应他,让他取走毒囊。

    与其如此,那便一寸都不能想让。

    “陈北玄,你胆子壮了不少啊,竟敢和石重大哥作对!”

    这时候,那石重旁边的一名狗腿也是开口了,趾高气扬地道:“石重大哥可是青衣会的人,青衣会,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小小的血鲸帮,难道胆敢和青衣会为难?”

    听到了青衣会三个字,陈北玄的脸色也是一沉,眼前的这个石重,仗着自己是青衣会的外围成员,嚣张无比,可是没办法,青衣会对他而言,的确是庞然大物,一点都得罪不起。

    “石重大哥是青衣会的会员,而我们,都是石重大哥的手下,等于都是青衣会的半个成员!现在的青衣会在凌尘会主的带领下,先是平定圣巫教,而后征服黑市,挽救天虚宫,击败神意门,神威震天下,功劳盖千秋,如今青衣会已是武林霸主,江湖第一势力!和我们为难,陈北玄,你是有几个脑袋够掉的?”

    那狗腿盯着陈北玄等人,盛气凌人地道。

    “可恶!青衣会又怎样,太欺负人了!”

    红菱等人皆是十分愤懑,正准备要反抗的时候,陈北玄把他们拦了下来。

    “青衣会的人,我们的确得罪不起。”

    陈北玄摇了摇头,不是他愿意忍气吞声,而是青衣会的确是如今武林中风头最盛的势力,他本人只是血鲸帮的一个小小堂主,而血鲸帮,只是个二流帮会,得罪了青衣会,到时候说不定整个血鲸帮都要被灭。

    “青衣会的人,好威风啊。”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却是响起了一道爽朗的笑声,陈北玄四人皆是愣了愣,然后循着声音望去,那发笑之人赫然是凌尘,后者正笑吟吟地向着那石重等人走了过去,一脸的玩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