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恶化
    青云山,后山密洞。

    浓郁的能量,在这密洞之中涌动着,犹如一**潮水。

    在那磅礴能量的层层笼罩下,赫然有着一道年轻人影,正盘坐于其间,一动不动。

    稍后,那一道年轻人影突然睁开了眼睛,从他的体内,蓦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吞吸之力,将周遭的能量悉数地吞入体内。

    在吸收了如此磅礴能量后,年轻人影的气息,也是变得浑厚了不少。

    “总算是达到极限了。”

    凌尘这段时间,一直还处于炼化真气的阶段,想要突破至天极境,那便需要让体内的真气,达到身体所能容纳的上限,但是这个上限究竟是多少,凌尘自己都并不清楚。

    因此他只能一次次冲击自己的极限,挖掘自己的潜力,这密洞中如此多的天材地宝,足够他挥霍了。

    在这般不计成本的提升下,凌尘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在大宗师境界的极限。

    “接下来,便是炼化天地力了。”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一般来说,天赋越高的武者,这天地之力灌顶的过程,便越是艰难,凌尘有预感,这次他天地之力灌顶的过程,恐怕会格外的困难。

    他从徐若烟口中也是得知,后者当时天地之力灌顶得时候,便引来了双重灌顶。

    双重灌顶,据说只有每个时代的绝代天骄才有可能引发,纵观五国数千年历史,能够引发这等灌顶的人,寥寥无几。

    但是凌尘估计,他的这次天地之力灌顶,多半会是双重灌顶。

    因此他也是做足了准备工作,双重灌顶,非同小可,当初徐若烟是依靠着诸多天虚宫长老的庇护帮助,方才能够顺利地接受双重灌顶,他现在只有一个人,必须要靠他自己,才能够度过此劫。

    “不知道外界是个什么情况了。”

    凌尘现在隔绝于这座山洞之中,外界此时是个什么情况,他一概不知,不过情况应该不至于太糟糕才是,否则的话,他所修炼的这座密洞也必然保不住。

    “必须要尽快突破了。”

    凌尘知道时间紧迫,他早日出关,外面的人便少一分危险。

    “开始吧!”

    没有多想,凌尘全力催动真气,丹田的真气开始高速运转起来,向着丹田中央的真气实丹悍然席卷而去。

    修为到达天极境之后,真气实丹会碎裂分解,在丹田之中化为一片灵海,从此真气源源不绝,生生不息,比大宗师强者无疑是要强出一个大档次。

    如今万事俱备,能不能突破,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

    轰轰!

    此时,在那外界的青云山上,惨烈的大战仍然在持续着,神意门的大军已经涌入了青云山范围,和正魔联盟的强者展开了短兵相接。

    虽说神意门人数众多,但是正魔联盟人也不少,而且依仗着青云山的地利,一时半会,神意门也难以推进。

    申屠彦凶威滔天,众所忌惮,但是对青云山众多强者威胁最大的,却并非是申屠彦,而是那头异魔兽。

    异魔兽体型巨大,而且它具有飞行能力,每次攻击,都能波及一大片区域,无论是磅礴的黑色光柱,还是腐蚀性的毒液,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

    正魔联盟需要分出一部分天极境强者,来缠住异魔兽,否则的话,恐怕消不了多久,整个青云山的防御都将土崩瓦解。

    申屠彦还在和夏云馨交手,后者凭借着诡异的秘术,虽说无法对申屠彦构成致命的威胁,但是神出鬼没,却也是让申屠彦十分头疼。

    即便是申屠彦实力超人,但也拿夏云馨没有太大的办法,他数次都以为将夏云馨逼入了绝境,不想最后却都是被其险之又险地闪避开来,逃出了他的手掌心。

    “真是烦人的东西。”

    申屠彦眼神一沉,夏云馨的身法神出鬼没,太过诡异,非常难杀,继续纠缠对方,无疑只会浪费他的力气而已。

    既然夏云馨杀不成,那便先杀了其他人。

    申屠彦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林雅身上,眼中杀意闪烁,一切反抗他的人都该死,唯一的差别,不过是死的先后顺序罢了。

    身形一闪,申屠彦陡然掠向了林雅。

    俏脸一变,林雅没想到申屠彦会突然改变目标,向着自己杀来。

    “保护尊主!”

    附近的柳信和诸葛流云两名黑市元老,连忙挡在林雅身前。

    砰!

    两人和申屠彦对了一掌,然而在他们双掌和申屠彦发生接触的霎那,他们的一双手臂便是陡然扭曲,两个人毫无悬念地吐血倒飞出去。

    “不堪一击。”

    申屠彦讥讽一笑,眼中森然之意陡然掠过,身形再动,手掌抓向林雅的咽喉。

    形势危急,林雅玉手一翻,陡然取出了一枚锋利的弧形飞刀,向着申屠彦射了过去。

    根本看也不看,申屠彦便挥手将飞刀给扫飞而去,然而让他震惊的是,这一道飞刀竟然并未就此被击落,而是在半空中一个转圈之后,陡然折射回来,狠狠地洞射向了申屠彦的后背。

    申屠彦面色陡然一变,他蓦然侧身,险而又险地将飞刀避开,但是飞刀的锋芒,依旧是撕裂了他的衣袍,将他的背部猛然割裂出一道淋漓的血痕。

    不仅如此,血痕在浮现出来的同时,那伤口的颜色,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紫黑了起来,显然那飞刀之上,沾有剧毒。

    “该死的蝼蚁。”

    申屠彦面色陡然阴沉,他勃然大怒,一掌狠狠地拍了出去,将眼前的空间都是排成了真空,磅礴掌劲,打在了林雅的身上。

    几名黑市的元老,分别来到了林雅身后,将真气注入林雅的体内,试图帮助后者抵挡申屠彦的掌劲。

    砰!

    在一阵凶猛的碰撞下,最后的结果,却是林雅连同那数名黑市元老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在申屠彦面前竟然无法支撑片刻。

    嗖!

    这时候,夏云馨已是闪到了申屠彦的头顶,一剑从上直刺而下,逼向申屠彦的天灵盖,那里也是申屠彦护体真气的弱点所在。

    但是申屠彦早有防备,他等着夏云馨来主动攻击他,只见得那剑芒未至,他已是抢先一掌击了出去,将夏云馨的剑芒轰成粉碎,将后者给震得口角溢血,倒飞出去。

    “难道我们的末日真的要到了么。”

    看到这一幕,正魔联盟的众人,也是忍不住脸色发白起来,这申屠彦如此凶残,还有谁能够挡得住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