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变故
    在那暴龙傀儡倒塌的瞬间,那青云山上所有正魔联盟的强者,也都是面如土色,心中的希望随之扑灭。

    强如这等强大的傀儡,都是无法匹敌申屠彦,那接下来,还有谁能够挡得住他?

    “本座早就说过,区区一道死物,想要奈何本座,那是痴人说梦。”

    申屠彦脸上尽是嘲讽的笑容。

    正魔联盟之中,众人神色各异,有的绝望,有的恐惧,有的愤恨,也有几个人,面色阴晴不定地变化着。

    这几个面色阴晴不定的,正是殷天笑和他儿子殷宗离,还有殷天锡等殷家高手。

    “申屠门主!”

    完全被申屠彦的凶威所震慑,殷天笑忽然掠了出去,在申屠彦面前跪了下来。

    “我殷家被那凌尘所迫,这才不得已加入这正魔联盟,和申屠门主为敌,现在我殷家愿意投降,从此为申屠门主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殷天笑这话一出,整个青云山上,都是一片哗然。

    “卑鄙无耻的败类!”

    龙在天摇了摇头,气得脸色铁青,四大隐世家族都是传承了数百年的武学世家,素来不向邪魔外道低头,而今这殷天笑居然向申屠彦摇尾乞怜,倒戈相向。

    “早知道应该在暗道中杀了这个杂碎!”

    段青虚也是很得牙痒痒,若早点知道这殷天笑是这等小人,当初在万象门密道的时候,就应该宰了此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段堂主你是杀不干净的。”

    柳飞月却是摇头叹息了一声,殷天笑的倒戈,对于正魔联盟的打击是巨大的,现在本来就已经势如危卵,殷家再反水,对于士气的打击是致命的。

    “很好。殷家主果然是识时务之人。”

    申屠彦眯着眼睛,嘴角掠上的一抹阴寒的弧度,“那就由你们殷家充当先锋,去,把那两个女人杀了。”

    “是。”

    殷天笑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上,申屠彦会不接受他们的反水,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爹,让我来动手。”

    殷宗离咧嘴一笑,从殷天笑身后走了出来,望着那不远处的夏云馨和凌音两女,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淫亵之意。

    凌尘,这个小畜生,废了他一条手臂,到现在他这条手臂还没有完全恢复,让他武道修为迟迟不能更进一步,这个仇,他今天终于可以报了。

    哪怕只是报在凌尘的女人和妹妹身上,那也足够了,他今天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扒掉这两女的衣服,然后狠狠地发泄一顿。

    “我来助殷公子一臂之力。”

    就在殷宗离满脑子都是污秽想法的时候,云天河的声音也是突然传了过来。

    云天河脸色阴狠,他要将凌尘的女人,全部骑在胯下。

    “好,没想到云兄是同道中人,那咱们就一人一个。”

    殷宗离森然一笑,和云天河相视了一眼,两人在相继露出臭味相投的猥琐神色后,也是向着那夏云馨和凌音两女的位置走了过去。

    云天河的目光,落在夏云馨凹凸有致的娇躯上,眼神立刻变得火热了起来,虽说夏云馨穿着一身宽松的黑袍,但是那玲珑的曲线,火辣的身材却根本遮掩不住,依旧能够看到令人窒息的轮廓。

    “本少御女无数,但是魔教教主,还是第一个。”

    云天河死死地盯着夏云馨,步步紧逼上来。

    “小美女,不要慌,哥哥会好好疼爱你的。”

    来到凌音面前十米左右的位置,殷宗离陡然加快了脚步,那目光望着面前那娇艳美丽的少女,眼神仿佛有着绿光涌现,要将后者给吞吃了一般。

    “可恶!”

    凌音极力催动心力,想要重新将那一头暴龙傀儡给催动起来,然而无论她如何努力,那傀儡眼瞳中光芒忽明忽暗,却只是挣扎了几下,始终未能再爬起来。

    “哈哈哈……还想垂死挣扎,别妄想了。”

    殷宗离起初还被这挣扎的傀儡给吓了一大跳,但是见到傀儡重新倒了下去,他脸上便陡然恢复了神采,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趣,有趣。”

    云天河也是大笑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脸上有着一丝丝冰凉之意扩散开来,视线当中,竟是有着一片片雪花降落了下来。

    “好端端的,怎么下起雪来了。”

    云天河一脸的诧异,现在并非是寒冬腊月,这里怎会突降飞雪?

    而且,这雪花还有越来越密集的趋势,纷纷扬扬,在整个青云山降下,但是有些诡异的是,偏偏就在他们眼前不远处的凌音和夏云馨周身,却又没有一片飞雪降下。

    “什么鬼东西?”

    殷宗离看着周围无端端落下的雪花,当即便挥手试图扫开这些雪花,然而就在他的手掌才刚触碰到那些雪花的霎那,他的身体,却陡然僵硬了起来。

    卡擦卡擦……

    殷宗离整个人似乎要惊叫出声,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大叫,他的身体,便陡然被一层浮冰所笼罩,整个人居然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座冰雕。

    “殷兄!”

    云天河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救援殷宗离,然后他的手掌才刚刚触碰到殷宗离,便陡然沾染上了一抹寒气,那一抹寒气,迅速席卷上云天河整条手臂。

    连忙催动真气欲要抵挡这股真气,然而云天河却发现他无论怎么运气,居然都挡不住那一道寒气分毫。

    心头一狠,云天河直接挥剑斩断了右臂,他的右臂掉落在地上,直接是犹如玻璃般破碎开来,碎成了一地的冰块。

    啊!

    惨叫一声,云天河看着自己莫名其妙断掉的手臂,眼神惊恐无比。

    此时,不仅仅是云天河,凡是是被那一场诡异的冰雪笼罩的区域,一道道惨叫声响彻,诡异而恐怖的一幕发生了,许多神意门的强者,莫名其妙地被变成了冰雕,或者头颅,手脚被冻结,变成了冰块。

    “发生什么事了?”

    夏云馨和凌音皆是吃了一惊,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她们感觉有些不明所以,难道说,有什么绝世高人出手相救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