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徐若烟到来
    无数神意门强者,在吃了大亏之后,都是抱成团,联手抵抗这一道诡异无比的风雪。

    “离儿!”

    殷天笑眼睁睁地看着殷宗离被冻成了一座冰雕,四分五裂,变成碎冰散了一地,也是顿时仰天长啸了一声,飞速跑到了那殷宗离四分五裂的尸体旁,将那一块块碎冰给收拢了起来,嚎哭声动天。

    殷宗离是他唯一的儿子,是未来整个殷家的继承人,没想到没有死在大战之中,竟被这一道诡异的风雪给弄死了。

    申屠彦皱起了眉头,同时间,几片雪花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一抹恐怖的寒意,欲要侵蚀他的身体。

    “滚!”

    伴随着申屠彦一声暴喝,体内真气蓦然爆发开来,一道道电流从体表闪烁而过,那一道道寒意,也是陡然被驱散得干干净净。

    “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申屠彦大喝一声,周遭的雪花全部被他震成齑粉,整片空间漱之一空。

    然而,他的吼声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他自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物。

    申屠彦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在他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

    此人,非同一般。

    “你们这两个小贱婢!”

    突然间,那不远处,原本正在埋头痛哭的殷天笑突然抬起头,目光盯着夏云馨和凌音,神色分外狰狞,“肯定是你们动了什么手脚,才会导致我儿惨死!你们这两个贱婢,给我儿子陪葬去吧!”

    说罢,殷天笑也是猛然扑向了夏云馨和凌尘二人,面色阴寒,犹如疯子一般。

    然而他的身形才刚刚掠出,忽然间,前方却突有一道寒芒洞射而出,犹如一道虹光一般,穿破虚空,然后狠狠地洞射在了那殷天笑身上,在那诸多目光之中,从其身后贯体而出。

    眼珠子凸出,殷天笑口吐鲜血,眼中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身体轰然倒了下去。

    秒杀!

    见到这一幕,云天河、黑崇侯等神意门和殷家的强者,也都是尽皆面色变色,脊背一阵发凉,如殷天笑这等修为,堂堂天极境五重天强者,居然连对方人影都没看到,就被秒杀。

    风雪过后,那寒雾散去的区域中,一道倩影亭亭玉立,浮现而出。

    那一道倩影,一身白色衣裙,飘飘似雪,青丝如瀑,在那风雪中摇曳,肤如凝脂,犹如那雪山之莲,冰清玉洁,美丽无双。

    “烟儿姐姐。”

    凌音在看清楚那女子的模样后,小脸上也是涌出一抹喜色,不过下一刻,她的脸色却突然一变,因为在那名绝色女子的右边脸颊上,却是戴着半边银色的金属面具,将那半边脸的肌肤给遮掩而住。

    “你的脸?”

    凌音红唇轻抿,徐若烟是武林中闻名的红颜美人,如果不是那半边脸有问题的话,她绝不会戴上面具遮住这半边容颜。

    对于凌音的质问,徐若烟却只是眼神一黯,不过那一抹黯然之色,也只是在一瞬间,便是消失不见。

    “只是修炼的时候不注意,受了点小伤而已,不打紧。”

    徐若烟摇了摇头,浅笑着解释道。

    “哦。”

    凌音臻了臻首,不过她依旧有点疑惑,如果只是小伤的话,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唉。”

    不远处,一道人影站在暗处,摇头叹息,却是风飘零。

    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徐若烟,发生了什么,他自然一清二楚。

    为了求得功法速成,徐若烟在冰穹狱中动用禁术,疯狂吸收冰穹狱中的寒气,根本不计代价后果,只为追求速度。

    她这般疯狂的吸收,给身体带来了巨大的负荷,虽说她最后成功将《冰帝典》修炼到第七重,甚至于她的冰心神魄,都是达到了最后一重,实力猛增。

    但是吸收了如此恐怖巨量的寒气,不可能对身体毫无伤害,徐若烟控制不住体内的寒气,许多寒气转化为寒毒,而她的身体多处都被寒毒所伤,甚至连对方那最引以为傲的倾世容颜,都为寒毒所毁。

    早知道,容颜对于一名女子来说有多重要,恐怕比性命都要重要,而徐若烟为了凌尘那家伙,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虽说徐若烟心中自然也有着为父报仇的念头,但是那等复仇念头,恐怕却都不及凌尘重要。

    以徐若烟的进境,给她再多一点时间,她击杀申屠彦的把握就更大,但是她依然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而且还是拼命赶时间,来到了青云山。

    徐若烟扫望了周围一圈,并未发现凌尘的身影,而后她也是能够猜到,凌尘应当还没有出关。

    知道凌尘没事,她也是心安了不少。看来她没有来晚。

    “呵呵,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天虚宫余孽。”

    这时候,一道冷笑声突然传来,那申屠彦瞥了一眼徐若烟,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讥诮之意,“等灭了青云山,宰了凌尘那小子,自然就轮到你了,何必着急来送死。”

    “送死?今日死的人是你。”

    徐若烟美眸中陡然闪过一抹冷光,申屠彦,正是眼前这人,先是杀他父亲,害凌尘被武林正道所通缉,后又灭了天虚宫,杀了她诸多朋友和长辈,她和申屠彦,存在着血海深仇,深重无比。

    “哼!本座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底气,敢出此狂言!”

    申屠彦冷哼一声,他的身体,陡然从异魔兽的头顶飞掠而出,骤闪至徐若烟面前,他的掌心,黑色的雷霆真气汇聚成一个雷光半球,在申屠彦一掌打出的霎那,那一颗雷光半球,也是猛然轰向了徐若烟的面门。

    嗤嗤嗤!

    雷球从虚空中擦过,拖曳出一道璀璨的光尾,瞬间逼近徐若烟的一张俏脸。

    就在那雷光半球快要命中徐若烟的霎那,她的娇躯,突然后仰,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雷光掌劲的攻击。

    徐若烟的身体,轻的像一阵烟雾般,向后方漂移而去,而申屠彦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到徐若烟半分。

    就在这般平移了上百米之后,徐若烟突然身体一个转动,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前点出双指,闪电般地戳在了申屠彦的腹部。

    噗嗤!

    申屠彦的护体真气竟是被直接戳破开来,徐若烟的指劲没入了申屠彦的身体,瞬间冻结了申屠彦的前身,一层冰霜,迅速覆盖了申屠彦半个身体,欲要将其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