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凌尘出手
    申屠彦大怒之下,周身雷霆暴涨,他探出右手,手掌间雷霆暴涌,磅礴雷光,汇聚成一道长矛,那长矛显然是由极为磅礴的真气压缩而成,在凝聚出来之后,仿佛连空气都剧烈震颤了起来。

    这一矛,散发出极为恐怖的锋芒。显然,申屠彦这次也是打算必杀徐若烟。

    嗤嗤嗤!

    恐怖的雷霆在长矛上涌动,一道道扭曲的波纹,从那矛头之处扩散开来。

    “死!”

    大喝一声,申屠彦将手中的雷霆长矛给拍射了出去,那长矛擦过虚空,然后狠狠地洞射向了徐若烟所在的位置!

    砰!

    在那众多紧缩的目光中,雷霆长矛狠狠地射在了徐若烟所在的山峰上,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整座山峰,竟是被陡然削平了一大片,被炸成了粉碎。

    “师妹!”

    风飘零没能赶上,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爆炸的山峰,眼神绝望。

    以徐若烟的状态,断然是抵挡不住申屠彦这一击的。

    一念及此,风飘零的一颗心也是沉到了谷底。

    徐若烟,只怕凶多吉少。

    申屠彦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森然的笑意,总算是将这碍事的女人给铲除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瞳便陡然一缩,因为在那视线当中,烟消云散之后,一道人影,竟是缓缓地浮现了出来,让得他脸色也是迅速难看了下来。

    视线当中,徐若烟毫发无损,她的身体,被另外一人给抱着,那人腰佩长剑,气质出尘,一身白衣,风轻云淡,轻轻抱着徐若烟,两个人的周身,密密麻麻,各种颜色的剑气凝结成剑盾,护住周身,而后平稳地落在那被削掉了一大截的山峰上。

    “那是……凌尘?”

    夏云馨目光落在那白衣青年的身上,旋即美眸猛然一缩,有着一抹惊喜之意涌现出来。

    这白衣青年,赫然正是凌尘。

    “这家伙,总算是出关了。”

    见到凌尘出现,柳飞月也是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息,神色一阵轻松,无论如何,她们坚持到了凌尘出关,总算是完成她的使命了。

    “怎么可能?”

    申屠彦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他连忙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山峰,那里,原来盘坐着的凌尘身影,俨然已经消失不见,空空如也。

    整个青云山之上,一道道震撼的目光,皆是聚焦在了凌尘的身上。

    然而此刻的凌尘,面色风轻云淡,注意力根本没有在申屠彦身上,而只是凝视着怀中的佳人,眼神柔和,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徐若烟右边脸颊的面具上时,却是陡然微微一变。

    “你的脸……怎么了?”

    凌尘面色一沉。

    “没事,不要紧的。”

    徐若烟连忙侧过脸去,紧咬着红唇,神情有些慌乱。

    然而凌尘却根本没听她多说,便是伸手将那一道银色的金属面具给揭了下来!

    面具之下,露出了一块紫蓝色的皮肤,那一块脸颊的皮肤,已经被严重冻伤,在那一张脸上显然极为显眼,完全将那一张倾世的容颜给破坏,看上去有些狰狞。

    “别看我。”

    徐若烟惊慌失措,连忙用手遮掩自己的右边脸颊。

    “有什么好遮掩的。”

    凌尘将徐若烟的玉手握住,不让她去遮掩伤疤,旋即也是凝视着眼前的女子,冷声道:“在你眼里,我凌尘就是那等肤浅之人么?天下红颜美人何其多,难道我独独钟情于你徐若烟,只是喜欢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吗?”

    徐若烟闻言,她的美眸之中,泪水也是忍不住簌簌而下,“是我对不起你……这一切,都是我欠你的……”

    “别傻了。”

    凌尘轻笑了一声,却是抬手抚弄了下徐若烟的脑袋,将她的遮住脸颊的两缕青丝拨开,“你从来都不欠我什么,记住,永远别再做伤害自己的傻事了。否则的话,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听得这话,徐若烟再也止不住泪水,直接是犹如孩童一般,扑进了凌尘的怀里,抽泣了起来。

    能听到凌尘这句话,她之前所付出的一切,便都有了意义。

    “呵呵,好一对痴情男女,凌尘,此时此刻,还敢在本座面前谈情说爱,你也太不把本座放在眼里了吧?”

    这个时候,申屠彦森冷的声音突然响彻了起来,凌尘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得申屠彦正一脸阴寒地望着他,冷声笑道。

    “现在的你,的确已经不在我的眼里。”

    凌尘神色淡定,只是扫了申屠彦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从我突破天极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灭亡的命运。”

    “哈哈,真是狂妄!”

    申屠彦面色陡然一沉,“区区天极境一重天而已,本座如今已是天极境八重境,和你之间足足相差七重天的境界!就算你接受了四圣灌顶,那又如何?你依旧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不是你的对手?”

    凌尘眼皮微微抬起,而后也是脚掌一点,身体腾空而起,他踏空而行,一步步走向申屠彦,同时,他的气息,开始步步攀升。

    在古圣王战法催动开来后,凌尘的修为很快攀升到了天极境三重天的地步,在那同时,他手掌一翻,一道炽烈的火光从他的手掌间铺射开来,化为一柄燃烧着火光的赤红宝剑。

    拖着火光四射的赤天剑,凌尘身上的真气飞速翻涌,慢慢走近申屠彦,他每一步,仿佛都和周围的天地之力暗合,仿佛整片天地,都在跟着凌尘的步伐,压迫申屠彦。

    此消彼长,在这种步步紧逼的压迫下,申屠彦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仿佛背上了千钧大山,有一座无形的牢狱把他困住,厚重无比。

    “给我破!”

    申屠彦大喝一声,头发狂舞,以他的身体为核心,一道道黑色狂雷犹如一头头粗大的巨蟒,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席卷,将无形的牢狱给轰破开来!

    在牢狱破开的瞬间,凌尘脚下陡然加速,留下一道残影在原地,手中赤天剑,化为一道虹光,极速暴射向了申屠彦。

    嗤嗤嗤!

    空间仿佛都被撕裂成两半,一抹赤红剑芒,犹如瞬移一般,转眼就抵达了申屠彦的眼前。

    “不好,挡不住!”

    申屠彦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刚刚反应过来,剑芒已是一举穿破了他的护体真气,射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噗嗤!

    剑芒洞穿了申屠彦的身体,留下一个汨汨血洞,但是一瞬间,血洞的血液便被蒸发,留下焦黑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