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击杀
    “阴阳剑歌?”

    凌尘先是怔了怔,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此时听到徐若烟这么一说,方才从他尘封的记忆中找到这个名字。

    阴阳剑歌。

    这是他当初在泽之都的小论剑会后,和徐若烟合练的那一套剑法。

    这套剑法,是天虚宫的不传之秘。

    凌尘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徐若烟跟他说的话。

    这门剑法,等级不定,它可以是王级下品,也可以是圣品层次,威力不是一成不变,它的威力,取决于修炼的那一对男女心灵的契合程度,这种契合程度越强,那么剑法的威力就越强,反之,则越弱。

    如今的情形,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连一招完整的八荒火龙都施展不出来,而徐若烟也同样如此,但如果用阴阳剑歌的话,就能合两人之力,施展出强大的剑招出来。

    只不过双剑合璧,他和徐若烟只练过一次,究竟威力有多大,他根本不知道了。

    “好!”

    只是迟疑了霎那,凌尘便是点了点头,时间不等人,如今所有人都已是强弩之末,束手无策,就看谁能够想到一击必杀的办法,那赢的便是谁!

    阴阳剑歌的口诀在凌尘脑海中飞速闪过,凌尘身形一动,便陡然暴掠而出,飞上了半空中,挥出了至阳至刚的一剑。

    这一剑,似缓实疾,在空中划出一道弯月形状的剑气,凝聚出一团纯白色剑气。

    而在那同时,徐若烟也出剑了,她挥出的是至阴至寒的一剑,和凌尘的剑芒属性截然相反,然后两道剑气一接触,却是立即融合了起来,如同金风玉露一般。

    剑气融合之后,蓦然凝聚成了一道阴阳太极的图案,图案在凝聚成功之后,便是迅速膨胀,放大,足足有百米方圆,将申屠彦给笼罩住。

    “想困住本座,做梦!”

    申屠彦岂会坐以待毙,那阴阳图案还尚未完全消散,申屠彦便抢先出手,手中凝聚出一道雷矛,整个人拔地而起,手中雷矛,陡然向着那阴阳图案狠狠洞射而去。

    砰!

    雷矛狠狠轰射在那阴阳太极的图案上,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响,然而下一刻,那一道阴阳图案却陡然转动起来,卡擦一声,那一道雷矛,竟是硬生生被折断开来,没能撼动那阴阳图案半分。

    “镇压!”

    雷霆在阴阳图案上爆开,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随即凌尘怒喝一声,手掌一按,赤天剑和徐若烟手中的蓝月剑同时下斜,那一道阴阳图案,陡然狠狠地镇压在了申屠彦身上。

    “可恶,本座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给我破!”

    申屠彦发出疯狂的吼叫声,连续一掌掌打在那阴阳图案之上,然而却始终无法打破阴阳图案,所有的掌力,悉数被震散。

    攻势破散开来,还不待申屠彦再度有所举动,只见得凌尘和徐若烟已经飞身落下,双剑合璧,呼啸而出,迎风暴涨,两道交叉剑气,在那阴阳图案上印出一道十字,悍然落下。

    图案之上,一道道剑芒从其上浮现出来,锋利寒芒,悉数对准了申屠彦。

    “啊!”

    申屠彦身体犹如针扎,剧痛传来,令得他惨叫出声,望着那镇压而来的阴阳图案,眼中也是有着惊恐之色浮现,他知道,若是被这阴阳图案镇压,恐怕就真是他彻底灭绝之日。

    砰砰砰砰!

    申屠彦拼了命地攻击阴阳图案,终于,在他的疯狂轰击之下,那一道阴阳图案,终于是被轰出了一道裂纹。

    卡擦!

    图案的中央,一道粗大的裂痕浮现出来,让得申屠彦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喜色。

    “死吧,杂碎!”

    在那裂纹出现的瞬间,凌尘已是双手握剑,对着那裂纹的位置暴刺而下。

    噗嗤!

    剑芒恰好从裂纹中刺了进去,穿透了阴阳图案,刺进了申屠彦的身体。

    在刺进申屠彦身体的霎那,凌尘蓦然将赤天剑抽出,然后身体暴退,鲜血顿时飚射而出。

    这一剑,洞穿了申屠彦的心脏。

    就算是天极境强者,心脏被洞穿,那也必死无疑。

    “可恶……只差一点了啊……”

    申屠彦的目光急剧黯淡,一脸的不甘心,只差一点,他就能扫平一切障碍,统一整个武林,成就千秋功业。

    只差了一步啊……

    眼中的生机最终溃散,申屠彦的身体砸落在地面之上,失去了声息。

    满山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动不动地望着那申屠彦尸体所在的位置,他们到此时仍然不敢相信,申屠彦死了。

    他们怕申屠彦会像之前那样,突然又爬起来。

    不过,他们的迟疑,也只是持续了很短时间,因为凌尘已经落在了申屠彦的身侧,他长剑一挥,便将申屠彦的头颅给斩了下来。

    手持申屠彦的脑袋,凌尘目光扫了青云山一拳,而后一道淡淡的声音,也是瞬间传遍了整个青云山。

    “申屠彦已死,我们赢了。”

    在凌尘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一缕阳光,透过裂纹射将进来,外界的新鲜空气涌入,立即便是将这片乌云笼罩的空间所打破。

    温暖的阳光再度铺天盖地的降临而下,众人望着那出现在眼中的光亮以及远处的葱郁,那种劫后余生之感,令得他们忍不住狂呼出声来。

    历经一波三折,这一战,他们终于是获胜了。

    “总算是彻底解决了。”

    柳飞月忍不住的露出笑容,申屠彦已死,这场波及全武林的可怕战争,也终于是可以停歇下来了。

    其他的那些正魔联盟的强者脸庞上也满是激动,申屠彦一死,大仇得报,他们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等到出头之日了。

    徐若烟绝美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苍白,然后她看了一眼旁边脸上并无半分喜意的凌尘,低下头将手中长剑缓缓入鞘。

    “你没事吧?”

    来到凌尘身旁,徐若烟也是忍不住问候了一句,知道此时凌尘的心境,她也是接着轻声说道:“不必太过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

    “当初我经脉尽断,你不是也找到了办法么?这次也一样的。”

    徐若烟说完之后,内心也是轻轻一叹,当初她只是经脉尽断,但是这次夏云馨,却是魂飞魄散,能不能救得回来,只怕是希望渺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