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老人
    咻!

    没有人回答影魔的问题,突然间,从那漩涡之中,暴射出一道金色光束,眨眼工夫,光束便穿透了一重又一重的封印,仿佛捅破一层层窗户纸一般,轻而易举。

    光束穿透重重黑雾,直接是射中了那黑雾当中的影魔。

    “不!”

    口中发出惨叫,影魔的身体被洞穿出一个大窟窿,然后那金色光芒波及之处,影魔的身体寸寸溃散,蒸发,化为虚无。

    一瞬间,影魔就被彻底击杀,没有任何的悬念。

    此时的外界,徐若烟的身体眼看就要坠落悬崖,砸落在那地面上。

    就在这时候,一道金色光团,蓦然涌出,将她的身体给包裹住,仿佛一个气泡一般,完全将徐若烟笼罩在内,然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态,就这般静止在半空之中,即便只有咫尺的距离便会落下,但却一直迟迟不落地。

    突然间,金色光芒骤然大盛,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反推之力,将徐若烟的身体陡然推向了半空。

    同时间,一道璀璨无比的能量柱,也是从徐若烟身上喷薄而出,直冲云霄,在那半空中撕裂出一道巨大的漩涡。

    天空仿佛被破开了一道缺口,天地之力纷涌而至,从那缺口之中,五彩能量凝聚起来,化为一朵朵五彩缤纷的花朵,洒落而下。

    一时间,天花乱坠,五彩纷呈,天地出现一片惊人的异象。

    百里内外,都能够看到这天地的变化。

    “嗯?那是……天花乱坠?这是有绝世人物出世,方才会产生的天地异象。”

    此时,在距此数十里外,一名盘坐在黑色巨剑上,御剑飞行的黑衣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老人目光如炬,透露出一种隐晦、干练的光芒,望着那前方数十里外天花乱坠的异象,面色也是陡然震惊。

    “难道说,是有什么沉睡在此的大人物苏醒了?”

    天花乱坠,这是为了迎接某位大人物降生而产生的洗礼,当然,能够引起天花乱坠的,那都是真正的大人物,这天元大陆上的武道巨头。

    这种蛮荒之地,显然不可能会诞生出这等人物,一定是某位大人物的意志,觉醒了。

    这个可能性最大。

    一念及此,这名黑衣老人也是立刻扬起手掌,一掌拍打在那巨剑之上,磅礴真气灌入其中,那黑色巨剑陡然加速,向着那天地异象诞生的方位暴射而去。

    看黑衣老人御剑的速度非常快,不过转眼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徐若烟所在的断崖,不过他到来之时,徐若烟周身的光芒早已消散殆尽,只剩下一具似乎并无什么声息的尸体,躺在那悬崖上方。

    “刚才的异象,便是应在此女身上?”

    黑衣老人看四下里并无他人,只有徐若烟一人,虽说后者身上已经没了异象,但是,他几乎能够确定,十有**,就是徐若烟无疑了。

    从那巨剑上跳了下来,老者来到了昏迷的徐若烟身侧,只是稍微感应了下,便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灵魂意志如此混乱,竟然还能活着,真是奇特。”

    黑衣老人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逝,他只是夹起食中二指,点在徐若烟的眉心位置,一缕缕白芒注入其中,稍后,徐若烟的睫毛动了动,缓缓苏醒了过来。

    “你醒了,小姑娘。”

    黑衣老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并没有提刚才异象的事情,因为就算是徐若烟本人,都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苏醒过来的徐若烟,一双美眸之中却充斥着茫然的神色,眼神空洞,四下里张望了一番,然后方才有些木讷地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十万大山,小姑娘,莫非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黑衣老人微微愕然,不过旋即他也是沉吟了起来,刚才徐若烟的灵魂意志紊乱无比,换做常人,早已精神失常,甚至崩溃,如今徐若烟只是失去记忆而已,的确是存在这个可能。

    “以前的事情?”

    徐若烟喃喃了一声,而后沉默了起来,似乎想要努力想起以往的事情,但是,如此过去了数分钟时间,到最后她却什么也没想起来。

    “我不记得了。我是谁?你……又是谁?”

    捧着自己的脑袋,徐若烟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绝望,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甚至连一丁点的记忆碎片都不曾留下。

    “徐…若…烟,我叫徐若烟。”

    突然间,徐若烟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有些惊喜地念了出来。

    在此同时,她想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凌尘。

    但是,当她想继续往下想的时候,却是仿佛被硬生生地掐断了一般,无法再想起任何东西。

    “想不起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徐若烟摇了摇头,她很想知道,那个凌尘究竟是谁,为何她只记得这一个人的名字,但是,除了一个名字外,她的脑袋里面再没有其他关于凌尘的任何东西。

    “好了,徐若烟,我就叫你若烟好了,过去的事情,既然忘了,那就彻底忘了吧。”

    黑衣老人对徐若烟的过往并不感兴趣,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精光,“若烟姑娘,你可愿意成为我神话老人的亲传弟子?我明说吧,以姑娘你的资质,他日问鼎圣道境界,十拿九稳,但是,你若局限于这种小地方,那就不一定了,你可愿意离开这里,随我前往九州之地,那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神话老人眼光灼灼地看着徐若烟,他可不是普通人,就算是在九州大地,他也是天下闻名的武道圣者,而且是最顶尖的那一批。

    他这个人,从来不收弟子,想要拜在他门下的年轻人成千上万,其中不乏九州中高门大族的子弟,但是那些人,统统入不了他神话老人的法眼。

    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都不够格。

    但徐若烟无疑是让他极为满意的。

    天花乱坠,连他都未曾见过,徐若烟即便不是一尊转世的大人物,那也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奇才,收入门下,绝对不会有错。

    而且他说这话,也并不是吓唬徐若烟,武道修炼,环境很重要,在这小小的十万大山,小小的云出之地,哪怕是资质到了,想要问鼎圣道境界,那都是难如登天,希望渺茫,要不是为了寻一味特殊的药材,他绝对不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问鼎……圣道境界?”

    徐若烟有些心动,成为举世无双的强者,这是每个练武之人的终极目标,她自然也不例外。

    眼前的神话老人,是一位强大的圣者。从对方的身上,她能够感受到一种磅礴似海,深不见底的恐怖气息。

    能够拜入眼前这名老人的门下,只怕是天大的机会。

    若是错过了,便不会有第二次。

    至于失去的记忆,以后应该可以慢慢恢复吧。

    “我愿意。”

    徐若烟虽然失去了记忆,不等于她变成了一个白痴,在略微思考了下后,她便半跪在地上,向着神话老人鞠了一躬,行了一个大礼,“徒儿拜见师傅。”

    只要能够成为强者,就算是失去的记忆,也一定有办法找回。

    “很好。”

    收到了一名绝世无双的弟子,神话老人的脸上也是立马涌上了一抹喜色,他没想到在这种不毛之地,竟然能够收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徒弟,实在是意外惊喜。

    “若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神话老人唯一的亲传弟子,为师保证,你一定能够在九州大地声名鹊起。走吧,你的一切过往,都不重要,也不需要记得了。”

    “那种无谓的记忆,只会扰乱你的心神而已,有害无益。”

    “是,师傅。”

    徐若烟臻了臻首,她的身体,至今还能感觉到疼痛,在之前,她一定经历了巨大的痛苦,而且,她为什么会被人抛弃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为什么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来救她?

    恐怕正如神话老人所言,她过往的记忆,都是痛苦的记忆,是不必要的东西罢了。

    既然记不起来,或许是上天的安排,没有必要刻意去找回了。

    “走吧,徒儿。”

    就在徐若烟脑海中闪过一道道思绪的时候,神话老人已经是御起了他的黑色巨剑,悬浮于那地面之上,这黑色巨剑有一丈长,站下两个人完全绰绰有余。

    御剑飞行术。

    这是圣者方能掌握的高等武学,因为只有拥有了圣躯,才能够施展这等绝妙的剑术。

    徐若烟踏上了黑色巨剑,在那巨剑慢慢升空的时候,她回望了一眼身后,然而那茫茫无尽的山林之中,却并未看到有任何的人影。

    美眸中浮现出似是有一抹失望之意浮现出来,下一刻,那一道黑色巨剑已是被灌满真气,伴随着一道撕裂空气的声音,两人的身影,也是迅速地消失在了天际。

    就在神话老人带着徐若烟御剑离开的下一刻,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忽然间,一头青风鹫出现在了这片悬崖的上空,在那青风鹫背上的人影,赫然是凌尘。

    从半空中掠下,凌尘落在了那悬崖位置,在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后,他的脸色,不由难看了起来。

    “刚才的天地异象,明明就是在这附近,那一定是烟儿的气息没错,怎么会没有呢?”

    他对徐若烟的气息最为熟悉,徐若烟的气息,他绝不会感应错。

    终于,在一阵搜索后,凌尘找遍了整个崖底,终于在悬崖边上发现了一片白色的衣袖,那是徐若烟衣服的一小块。

    “可恶!”

    凌尘气得狠狠跺了跺脚,同时心中又十分担忧,难道说,徐若烟是让什么异兽给叼走了不成?

    “不对,若是遇到了异兽,必会留下血迹,可这附近并无一丝血迹。”

    凌尘迅速冷静了下来,徐若烟应该还没事,至少还没有遭遇不测,更或许,对方只是醒来,自己离开了这里。

    不管是怎样,他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