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招魂
    事到如今,凌尘只能压住心头的担忧,让大祭司一试。

    八名神庙的祭司,分别盘坐在这血阵的八个方位,这还魂仪式,显然也不仅仅是大祭司一人之力,还需要依赖其他祭司的辅助。

    在那冰床的床头之处,插着一道黑色的旗幡,旗幡之上,有着一道道仿佛蝌蚪一般的咒文,此物,是招魂所用。

    忽地,大祭司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所指方向,正是夏云馨脖子上挂着的那一道“圣灵符”。

    从凌尘的口中,他已经得知,夏云馨正是用这一道圣灵符,献祭了自己的灵魂。

    古老的符文在白皙的脖间竖立着,闪烁着柔和的光线,下一刻,大祭司枯槁的手接触到了那圣灵符,寒冰石室中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将圣灵符从夏云馨的脖子上取下,大祭司蓦然咬破舌尖,然后一口精血喷在了那圣灵符之上,下一刻,从那圣灵符之上,陡然绽放出了一抹血红色的光芒。

    在血色光团的包裹下,圣灵符从大祭司的手中飘出,而后飞速升腾起来,悬浮在了这寒冰石室的半空之中。

    “这位夏姑娘的魂魄,果然就在这圣灵符之中。”

    在那血芒涌出的同时,大祭司浑浊的眼中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精光,仿佛看到了什么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是吗?”

    听得这话,凌尘却是惊喜了起来,连忙问道:“那是不是有办法了?”

    “办法自然是有的,”

    大祭司点了点头,“这还魂异术,本就是将人遗失的魂魄重新唤回肉身之中,如今魂魄既然已经找到,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将这夏姑娘的魂魄从这圣灵符的禁锢中,解放出来,这恐怕会有点难度。不过你放心,我会勉力一试。”

    大祭司面色凝重地道。

    “全仰仗大祭司了。”

    凌尘深吸了一口气,这种事情,他帮不上忙,如今自然只能寄希望于大祭司了。

    他能做的,就是不让大祭司受到任何一丝的干扰,保证对方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仪式当中去。

    血阵之中,圣灵符悬浮于半空之中,在其表面,血芒犹如液体般蠕动,那一道古朴的符文纹理,像是具备生命力一般。

    大祭司深深呼吸,他手掌探出,似乎释放出了一股吸引之力。血阵之中,那些鲜润之血,仿佛受着无形之力影响一般,在平整的地面上,却几乎同时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纷纷流去。

    在此同时,那八名神庙祭司几乎是齐声开口,低沉的颂咒声音,开始在这间冰霜石室中回荡起来。

    大祭司干裂的口唇间,轻微却频繁地吐出一句接一句古怪的音调怪音,他的双手仿佛随着莫名的旋律,缓缓伸至半空,五指成爪,轻轻挥动,做着古怪的姿势。

    苍老的身躯,就像是在跳着一种奇特的舞蹈一般,而随着他这般动作,那一条条血河,也是纷纷注入了那一道招魂幡之下。

    招魂幡得鲜血浇灌,顿时便迎风而开,一道黑风刮起,似乎有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在这石室中响了起来。

    鲜血,招魂幡,古阵,符咒……这些都是引魂的好东西,此时恐怕整个蛮荒神庙附近的孤魂野鬼,魑魅魍魉,都被吸引了过来。

    不过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都被隔绝在了古阵之外,一个都无法进入。

    这时候,从那招魂幡之上,蓦然延伸出了一条黑色的细线,这条细线蔓延出去后,和那悬浮于半空中的圣灵符连接在一起。

    凌尘眼光如炬,视线当中,通过细微的观察,在那一条黑色的细小牵引之下,一缕缕白色的雾气,从那圣灵符之中,飘散而出。

    白色雾气若隐若现,若断又续,飘摇在圣灵符上,只是看那后半部似还在圣灵符之中。

    然而这个时候,大祭司的脸色却已经是面白如纸,显然是这种牵引的过程,并没有看上去那般容易,无论是对于真气,还是心神,都是有极为严重的损耗。

    凌尘的一颗心早已绷到了极点,他的心中,又惊又喜,看眼下这情形,说不定,大祭司还真能将徐若烟的灵魂给从这圣灵符中给牵引而出,并让其回归原位!

    “古巫之神,助我引灵!”

    大祭司念着晦涩的蛮族咒语,突然间,他厉喝一声,陡然间,从那一道招魂幡之上,也是陡然再度暴射出三道黑色的细线,直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了那圣灵符之中。

    四条黑色细线,齐齐牵扯着圣灵符之中的白色雾气,那种牵扯的速度,显然是急速加快,不一会儿,那夏云馨的身体上方,便有着一大团的白雾,缓缓地翻涌着。

    “三魂七魄,归于一体!”

    大祭司手掌蓦然合拢,他周围的波动,也是陡然颤抖了一下,那一团白雾,陡然涌动了起来,在那等急剧的汇聚之下,很快便浓缩起来,似乎眼看要凝成一道人形模样!

    这便是夏云馨之前献祭掉的魂魄!

    凌尘全身激动地发颤,手中指甲深深陷入肉里,竟有鲜血流下,他却完全不知。

    起死回生的一幕,竟然就要出现在他的眼前!..

    “太好了!”

    凌尘手掌紧紧地握拢起来,只待得这魂魄凝聚成形,再进入夏云馨的身体,后者便能够苏醒过来了!

    但就在这时候,那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的圣灵符,却突然释放出一抹耀眼的血光,突兀间,一道惊人的吞吸之力,陡然自那圣灵符之中释放出来,然后将那一道即将凝聚成型的魂魄白雾,给猛然吸扯了回去。

    见到这一幕,大祭司也是脸色骤然一变,他自然不会眼看着功亏一篑,只见得大祭司疯狂催动那招魂幡,试图控制住那一道圣灵符,强行完成这最后一步。

    咻!

    就在大祭司试图镇压那圣灵符的力量之时,从那圣灵符之中,却陡然释放出一抹极为狂暴的波动,一缕黑色光束,突然射出,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明显的轨迹后,狠狠地射在了那一道招魂幡上。

    砰!

    招魂幡被轰成了碎块,直接炸了开来。

    噗嗤!

    在招魂幡被毁的瞬间,大祭司也是骤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那坐镇八个方位的神庙祭司也都纷纷口吐鲜血,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

    凌尘眼神剧变,他刚想冲出去,然而就在这霎那间,那一道还魂血阵的光芒,却陡然熄灭。

    那一团白雾,如长鲸吸水一般被收了回去,消失在圣灵符中。

    失去了光芒,圣灵符缓缓落下,又回到了躺在寒冰石台之上,夏云馨的手上,安静如昔。

    死一般的沉寂,弥漫在寒冰石室之中,久久不散,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