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诗篇下落
    “那剑仙诗篇的残卷,果真就在你们青城宫么?”

    凌尘不由问了一句。

    这唐龙等人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灭掉青城宫整个门派,绝不可能只是空穴来风。

    若这剑仙诗篇真是太白剑仙传世之物,那么唐门的举动便丝毫不足为奇了。

    传闻太白剑仙的剑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他的剑法精髓,全在他的诗篇之中,而这种级别的剑法,就算是那些圣者都想得到。

    “这个我实在不知道。”

    罗仙儿摇了摇头,“我爹从来没和我说过关于剑仙诗篇的事情,我不知道唐门为什么会盯上我们青城宫,而且认定剑仙诗篇的残卷就在我们身上。”

    对此,凌尘却有疑惑,“唐龙他们杀了青城宫满门,却只留下了你一人,这恐怕不是毫无道理的。”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然后看向了罗仙儿,问道:“你父亲临终之时,有没有交给你什么遗物,或者,让你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

    既然唐龙等人认定剑仙诗篇的残卷就在罗仙儿的身上,那么很有可能,这诗篇残卷,说不定就在罗仙儿的身上。

    “遗物?”

    罗仙儿只是稍微回想了一下,便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遗物,对了,”

    她忽然美眸一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我爹说,让我去找我的大师兄沈千浪,告诉他‘大河之水,香炉紫烟’八个字,让他一定要忍辱负重,光复宗门。”

    “是这样。”

    凌尘摸了摸下巴,而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么这剑仙诗篇的残卷,多半就是在你那位大师兄沈千浪的手上了。或者说,这诗篇残卷的线索,一定在他身上。”

    “这其中的关键,便应当在这‘大河之水,香炉紫烟’八个字上。”

    凌尘这才露出一抹明悟的神色,“不过我这也纯属是猜测,究竟如何,还得找到你的大师兄人才知道。”

    “我大师兄为人洒脱,放荡不羁,行踪难定,想要找到他的人,只怕都不容易。”

    罗仙儿面有忧色地道。

    这时候,旁边的凌音也是凑了上来,挽住罗仙儿的手臂,笑嘻嘻地道:“看来你们青城宫的宝贝,就在你们的大师兄身上了,仙儿姐姐,你就跟着我们,我们兄妹一定帮你找到你大师兄。”

    “是的吧,凌尘哥哥?”

    凌音直视着凌尘,故意眨了几下眼皮道。

    “我可没说过这话。”凌尘摇了摇头。

    听得这话,罗仙儿也是眼神微黯,不过她心中想想,凌尘的确是没必要再趟这趟浑水,毕竟他们是毫不相干之人,凌尘和凌音此次救了她的性命,那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她哪里还敢奢求更多。

    “不过罗姑娘若实在没好去处的话,我们兄妹二人,自当帮人帮到底,助你找到你的大师兄。”

    将罗仙儿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凌尘也是思忖了一下,而后道。

    人已经救了,唐门也已经得罪了,此时多帮助一点,少帮助一点,意义其实不大。

    而且他们初来乍到,对这中央皇朝还并不了解,现在并不是去柳家的时候,先探清楚这九州大地的情况,多获得一些柳家和凌家的信息,再做下一步打算。

    “谢谢恩公!”

    罗仙儿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向着凌尘行大礼,几乎都要对着凌尘当场跪下。

    她如今宗门被灭,唐门的人又不会对她死心,如果此时要和凌尘他们分道扬镳,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凌尘连忙将对方扶住,然后瞧了一眼天色,而后道:“天色已晚,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暂歇吧,明日再继续赶路。”

    “罗姑娘好好休息一下,顺便也想一下你的师兄可能去的地方,不然的话,九州大地何其广袤,我们想要寻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嗯。”罗仙儿点了点头,“我们青城宫的核心弟子之间,有互相通讯的手段,大师兄虽然行踪不定,但他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气,要想找到他,应该不至于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一念及此,罗仙儿的美眸之中也是浮现出一抹凌厉的光芒,她必须要尽快找到大师兄沈千浪才行,在这益州境内,唐门的势力足以一手遮天,而沈千浪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青城宫已经被灭的事情,一旦若是遇到唐门的人,很可能会遭遇不测。

    剑仙诗篇的残卷,或许是他们青城宫光复的唯一希望。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三人就在这山林中露宿了起来,以往凌尘在外闯荡之时,也都是餐风露宿,天地为衣,自然是习惯,但是凌音和罗仙儿显然不太习惯,特别是罗仙儿,显然是很少受这种苦,一到夜里,便几乎要哭出来一般,不过让凌尘有些意外的是,这罗仙儿很快便恢复了情绪,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坚定了不少。

    噼噼啪啪……

    凌尘坐在篝火旁,他的手中,赫然是一只野兔,被一根木棍插着,放在火上烧烤。

    金黄色的油脂,从那野兔的身上流下,滴落在那篝火当中,在洒了一些调料之后,这兔子很快便散发出了迷人的香味,让凌音和罗仙儿二女看得直流口水。

    将兔子烤熟,凌尘将兔子撕成两半,然后在空气中凉了凉后,方才分别给了凌音和罗仙儿两女,“吃吧。”

    凌音早已等待不及,从凌尘手上接过那一半的烤兔肉,便是狼吞虎咽了起来,丝毫不顾自己美少女的形象,倒像极了一头小馋猫。

    至于罗仙儿,在犹豫了下后,方才接过了那另一半的烤兔肉,在轻道了句谢谢后,这才用素手撕下一片兔肉塞进檀口之中,然后慢条斯理地咀嚼起来。

    就在这时,凌尘已经起身,向着那一道寒铁棺椁走了过去。

    来到那棺椁之旁,凌尘将棺盖打开,看了那棺中俏丽的容颜一眼,便是重新将寒铁棺盖上。

    罗仙儿见到这一幕,也是不由好奇,她第一次注意到这具寒铁棺,“不知这棺中是何人?凌尘少侠为何要带着一具棺椁行走江湖?”

    “这你就不知道了。”旁边的凌音擦了擦油腻的小嘴,旋即如数家珍般,将凌尘和夏云馨的事情讲了出来。

    “想不到凌少侠还是个痴心人。”

    听了凌尘和夏云馨的故事,罗仙儿看向凌尘的目光中也是多了一抹异样之色,这等优秀之人,居然还能做到如此痴情,实在是难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