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五长老
    益州的东南方位,坐落着一片片连绵无尽的大山,这里的山岳,高达万仞,陡峭凶险,天空上更是有着极端凶猛的罡风成形,在这里飞行,就算是大宗师境界的强者都难以坚持太久。

    在那群山环抱的中央,有着一座山谷,那山谷之中,赫然有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殿堂楼阁,高大气派,别具一格,独具几分特色。

    此处,便是皇朝九大家族之一,以傀儡暗器冠绝天下的蜀中唐门。

    唐门建立至今,历史虽然比不上其他超级门阀,但经营此地却也已经超过了八百年,根深蒂固,这片地域的任何势力,对于这个庞然大物,都是保持着极为浓烈的敬畏之心。

    此时,在那唐门深处的一座偏殿庭院之中,几道黑影正矗立其间,其中赫然有着之前凌尘遇到的那唐龙和黑衣女子。

    然而此时,唐龙和那名黑衣女子却跪在了地上,在他们面前,俨然站着一名面容阴翳的黑衣老者。

    “一群废物!”

    黑衣老者面色阴寒地盯着唐龙二人,忍不住沉声喝道。

    “五长老恕罪!”

    唐龙吓得面如土色,连忙磕头,他可知道,眼前这位唐门的五长老,可是一位心狠手辣的主,这次他们办事不利,空手而归,无疑是惹得五长老雷霆大怒。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何用?”

    那五长老浑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那眼神仿佛是要将唐龙二人给吞了一般,“你们知道,老夫这是冒了多大的风险,这才私下给你们派了这么多高手,去灭掉青城宫,拿回剑仙诗篇的残卷。”

    “可你们呢?把事情办成什么样了,居然还有脸回来见我!”

    五长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此时他恨不得出手将唐龙和黑衣女子给一掌拍死。

    “五长老,本来我和师妹已经抓到了那青城剑客的女儿罗仙儿,剑仙诗篇的残卷,十有**就在这罗仙儿的手上,我等正想带那罗仙儿回来复命,却不料中途遇到两个蛮夷,被他们将人给劫了去。”

    唐龙面如土色,连忙说道,他根本不能确定是不是凌尘救走的罗仙儿,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一口咬死凌尘,否则的话,他要是说连救走罗仙儿的人是谁都不知道,那这五长老一定会一掌拍死他。

    “蛮夷?”

    五长老有些将信将疑地看着唐龙,旋即冷哼了一声,“你该不会是想要逃避惩罚,故意编故事想要蒙蔽老夫吧?区区蛮夷,能将你们这些唐门的杰出弟子弄得如此狼狈,还废了你一条手臂?”

    “师兄说的是真的!”那名黑衣女子也是开口了,她和唐龙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连忙说道:“那一对男女自称是来自南边的蛮荒之地,他们武功高强,那个男的剑术高超,我们十几个人发暗器都奈何不了他,反而被他一剑斩断了唐龙师兄一条手臂。”

    听得这话,唐龙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这件事情,简直是他毕生的耻辱,就像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一般,永远无法抹去。

    “一剑就废掉了唐龙的手臂?这人修为很高?”

    五长老的脸色,这才有些凝重了起来,唐龙可是天极境三重天的强者,一剑斩断唐龙的手臂,那么凌尘应该至少也是天极境四重天,甚至五重天以上。

    “不高,”黑衣女子摇了摇头,“他才天极境一重天境界。”

    “什么?”

    五长老吃了一惊,他原以为对方只是仗着修为强大,没想到,对方修为还不如唐龙,比唐龙还足足低了两个层次。

    这才是恐怖的地方。

    这说明,那个所谓的蛮夷,是个比唐龙要优秀得多的天才人物。

    黑衣女子只是偷偷瞄了那五长老一眼,便接着说道:“还有他旁边的那个小姑娘,明明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却能够驱动天极境五重天以上的傀儡。”

    “哦?”

    五长老眼睛一亮,心中震惊,区区蛮夷,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操控天极境五重天以上的傀儡,他们唐门的许多核心弟子都做不到。

    “而且,她还说那傀儡是她自己炼制的。”黑衣女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就是扯淡了。”

    五长老摇了摇头,坚决不信,反而是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十六七岁,炼制天极境五重天以上的傀儡,就算是他们唐门之中天赋最出色的弟子,在十六岁的时候也就勉强能炼制出天极境三重天层次的傀儡。

    难道说,区区一个蛮夷,能比他们唐门中最杰出的弟子还要优秀不成?

    可他的确想错了,因为凌音并不是炼制出天极境五重天的傀儡,后者所炼制的傀儡,是天极境七重天的境界。

    “不管他们是蛮夷,还是什么蛇鼠之辈,敢坏老夫的大事,那他们就是找死。”

    五长老的眼中杀机闪烁,且不说凌尘二人只是蛮荒之人,就算二人有什么背景,他也没有任何忌惮,因为这整个益州,都是他唐门的天下,唐门一手遮天,就算是其余八大家族,乃至于皇族子弟,到了益州,那都必须要看他们唐门的脸色行事。

    “唐龙,你应该记得那两人的模样吧。”

    五长老目光死死地盯着唐龙和黑衣女子。

    “记得!”

    唐龙心中一阵狂喜,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旋即他的眼中骤然闪过一抹阴狠之意,咬牙切齿地道:“他们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那好,你速去将这两人和罗仙儿的画像画出来,然后交给益州的都督府和那些赏金猎人们,就说,这三个人是皇朝的钦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让他们全力搜捕这三人,务必给我将人给抓回来!但有所获,重重有赏!”

    五长老沉声喝道。

    他之所以不动用唐门的高手,是因为怕惊动了其他唐门的高层,引来其他人的注意,那剑仙诗篇的残卷,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如果动静闹太大了,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独吞这诗篇残卷,便没什么可能了。

    “是!”

    唐龙连忙拱手应命,和旁边的黑衣女子对视了一眼,两人露出会心一笑,心中寒意涌动,一旦五长老一声令下,将画像交给都督府和赏金猎人,整个益州所有的捕快,江湖上的赏金猎人,都会闻风而动,开始追踪凌尘的下落。

    凌尘的死期,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