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栽赃嫁祸
    “我们走!”

    凌尘看了旁边的凌音和罗仙儿一眼,然后也是向着客栈外面走去。

    凌音和罗仙儿并未犹豫,便是动身跟了上去。

    那四名捕快目视着三人离开,却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待得凌尘三人离开之后,他们方才连忙将瘫软在地上的白少川给扶了起来。

    “你们几个废物,还不给我追,盯上那家伙!”

    白少川气得浑身发抖,没想到他堂堂捕神弟子,竟然败给了凌尘这样的无名鼠辈,简直是耻辱,太耻辱了。

    那四名捕快不由面面相觑,就算追上了又能怎样,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凌尘的一合之敌,再追捕下去,说不定会惹怒对方,招来杀身之祸。

    “还不快去!”

    白少川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是!”

    四人不得已之下,只得是急匆匆出了客栈,向着凌尘离开的方向追踪而去。

    白少川眼神阴郁,对凌尘恨之入骨,但是他又庆幸,还好这周围没有其他人看见他失败的一幕,这件事情,外人不会知道,就当没有发生过。

    “堂堂捕神弟子,竟然败给了一个通缉犯,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出去,白兄,你可就身败名裂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略显尖锐刺耳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白少川眼瞳蓦然一缩,他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得那客栈外面,有着一名黑衣青年走了进来。

    “是你,唐龙!”

    白少川认出了来人,正是后者将消息带给他,将凌尘三人的通缉令带给整个大都督府的捕快的。

    “你小子别说风凉话,换成是你,照样不是那小子的对手!”

    白少川虽然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败给了凌尘,但是他内心却很清楚,他的确不是凌尘的对手。

    “我一个唐门的小卒,输了就输了,无伤大雅,但是你可不一样,你白少川,可是捕神最得意的弟子,你输给了那个小子,那就是耻辱,这是给你师傅捕神的名号蒙羞。”唐龙咧嘴冷笑道。

    “住口!”

    白少川眼中陡然浮现出一抹狂怒之意,他眼神极度阴沉地盯着唐龙,“唐龙!你特地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嘲讽我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帮你报仇而已。”唐龙笑吟吟地道。

    “报仇,你有什么好主意?”

    白少川脸色的狂怒之意立马烟消云散,他的眼睛一亮,立刻便来了兴趣,今天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必须要亲手斩杀凌尘,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我的确是有个主意,可以让那小子死无葬身之地,但需要你付出一点牺牲。我需要从你这里,借一样东西。”

    唐龙嘴角泛起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什么东西?”

    白少川一双耳朵都竖了起来。只要能够报这一箭之仇,他一点小小的牺牲,并不是不能考虑。

    “你的命。”

    唐龙脸上终于浮现一抹狰狞的神色,眼中杀意涌现而出。

    “什么?”

    白少川面色剧变,然而尚未等得他喊出声来,唐龙那蕴含着森冷真气的一掌,便陡然轰在了他的心脏位置。

    “砰”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剧响,白少川的心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给拍成了粉碎,他的眼珠子陡然凸出,鲜血大口大口地溢出,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唐龙,居然会对他下杀手。

    白少川死死地掐住唐龙的衣袍,使劲浑身的力气喊出声:“为…什么……”

    然而唐龙却并未回答他,反而又是补了一掌,将白少川彻底击杀。

    眼看着白少川的尸体轰然倒下,唐龙嘴角方才泛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为什么?因为你只有死了,你的师傅捕神才会帮你报仇,当然,不是找我报仇,而是找那个小子,以你这种废物实力,鬼知道你猴年马月能杀得了那小子。”

    “甚至,不需要捕神出马,只需要你的那些师兄们动手,就能轻易将那小子击杀。”

    唐龙脸上尽是阴险的神色。

    他一路跟着这白少川过来,早就有了主意,若是白少川能够击败凌尘,那他便趁势和白少川会合,擒拿凌尘三人,要是白少川惜败,重创了凌尘,两败俱伤的话,他就再出手擒拿凌尘。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白少川重伤完败,连凌尘的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那他就只能出此下策,将白少川格杀,然后将罪责推到凌尘身上了。

    杀了白少川,唐龙也是立刻身形一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客栈,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这客栈周围的人早已被驱散,根本没有人发现唐龙的行踪。

    过了一会儿,客栈外面,四道人影风尘仆仆地冲了进来,正是先前那奉白少川的命令,出去追捕凌尘的四名捕快。

    他们虽然迫于白少川的命令,不得不去追击凌尘,但是他们哪敢真追,只是随便追了一段路,便是立刻撤了回来,至于说辞他们都已经想好了,顺便还给自己的身上、脸上分别抹了点血,白少川问起来,他们就说和凌尘恶战了一场,只是实在实力有差距,他们不敌凌尘,侥幸逃命回来。

    他们正打算这样禀报,但是进入客栈的下一刻,四人便傻眼了,白少川已经像死狗一样倒在了地上,眼珠子凸出,死的不能再死。

    “竟然死了?”

    四人连忙来到那白少川的周身,仔细地查探了一番后,不由面面相觑,脸色难看了起来。

    “谁干的?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就死了?”

    其中一人有些疑惑道。

    刚才的白少川只是被凌尘重伤而已,就算死,也不会死的如此突然。

    “肯定是那个小子干的,除了他,不可能会有别人。”

    四名捕快当中,为首之人突然道。

    “你是说,刚刚我们追出去的时候,那小子偷偷折返回来,将白少川给杀了?”先前那名捕快神色诧异,旋即皱了皱眉,“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刚才直接一剑杀了一了百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很简单。”

    那为首的捕快眯着眼睛,“他畏惧捕神的名头,不敢直接杀白少川,但又怕白少川会报复,所以才悄无声息地将其杀死,以掩人耳目。”

    “原来是这样。”

    其余三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面露恍然之色。

    对方此番分析,的确合情合理,而且,凌尘的嫌疑最大,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到其他人。

    白少川已死,他们必须给捕神一个交代。这个凶手,不是凌尘,也只能是凌尘了。

    “尽快向捕神传信吧,死了最得意的弟子,捕神必然震怒,那小子有的受了。”

    那为首之人冷冷笑道。

    其它三名捕快,也是纷纷露出一抹怜悯的神色,他们已经能够预想到,凌尘三人被捕神震怒杀死的一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