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沈千浪
    那罗玉堂铁塔般的身体往那一站,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将整个院子里面的捕快全部都给震住。 ̄︶︺

    罗玉堂的修为,足足是达到了天极境六重天的地步。有着“铁手阎王”之称的他,曾经斩杀过天极境七重天境界的武林高手,甚至更有传言,他曾经战败过一名天极境八重天的绝顶高手,实力强的可怕。

    哪怕是整个锦官城的捕快头头,都不是此人的对手。

    “当初和我师弟白少川一起办案的那四个捕快,给我滚出来!”

    罗玉堂的声音犹如洪钟一般,传遍了整个巡捕衙门。

    喝声落下,人群散开,四名捕快走了出来,正是当初和白少川一起就现在临江城客栈的四人。

    “说!我师弟究竟是怎么死的!说漏一个字,我要你们的命!”

    罗玉堂扫了一眼那四人,如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再度响彻而起。

    白少川是他师傅捕神最钟爱的弟子,这次白少川被杀,令得捕神震怒,但是捕神本人并不在益州,他暂时无法分身为白少川报仇,所以传讯给了身在益州的罗玉堂,让后者出手替白少川报仇雪恨。

    况且,据他所知,白少川追捕的对象实力很弱,根本不需要捕神那种级别的人物亲自出手,他铁手阎王罗玉堂,便足以解决此事。

    “罗大侠,令师弟白少川被杀的时候,我们就在他的旁边。”

    四人看起来神色惶恐不已,但是实际上,他们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辞,那为首之人眼神微微闪烁,便接着说道:“当时白捕头被杀的一幕,我们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临江城客栈之中,我们本来已经抓捕到了那三名逃犯,但是白少川捕头出于一念之仁,留了那三人一条命,不想对方却恩将仇报,突然偷袭,杀死了白捕头。”

    “是吗?”

    罗玉堂眯着眼睛,将那四人给盯着,“你们可得记清楚了,若是胆敢诓骗我,那你们几个的下场,可就不是死那么简单了。”

    那为首的捕快面色一变,不过仅仅瞬间脸色便恢复了正常,“这都是我等亲眼所见,否则以白少川捕头的实力,怎么可能死在宵小之辈的手里。若有半句假话,我四人立遭天打雷劈!”

    说完这句话,那四人也是一身冷汗,如此毒誓,可不是能随便乱发的,谁知道会不会应验。

    但是眼下为了保命,他们也只能这么说了。

    “区区逃犯,竟敢杀死捕神弟子,简直是不知死活。”

    罗玉堂眼中陡然涌现出一抹杀意,虽说他并不喜欢白少川这个师弟,甚至还有点讨厌,但即便如此,白少川毕竟是他的同门,如今被人杀了,这是对整个捕神一门的挑衅。

    “你们四个,跟着我师弟一起,却看着他被杀,你们同样有罪,待我斩杀了那三名逃犯,再来收拾你们四人。”

    罗玉堂目光冷厉地扫了那四人一眼,然后方才转过身去,脚掌点地,施展轻功,犹如一只会飞的雄狮一般,消失在了院子里面。

    “总算是走了!”

    见到罗玉堂消失,那四名捕快方才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息,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罗玉堂的威压太强,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没想到捕神没有亲自出手,却派了这罗玉堂前来,此人可是个暴脾气,那三名逃犯若被他遇上,只怕必死无疑。”

    四名捕快当中,一人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是啊,唐门当初发布通缉令的时候,可是说的很清楚,要活的不要死的。三人皆不许杀。”另外一人也是开口道。

    “死了就死了,跟我们有何关系?”

    那为首的中年捕快摇了摇头,眼中闪烁着些许的精光,

    “那是唐门要抓的人,被罗玉堂杀了,唐门即便要找麻烦,也该去找捕神一脉的麻烦。”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悄悄地跟在这罗玉堂的身后。”

    那为首的中年人脸上浮现出一抹阴险的神色,“若是罗玉堂能杀死那三人,我们便出手相助,到时候拿那三具尸体前去交差,若罗玉堂败了,或是险胜,两败俱伤,我们则可以趁势出手,将罗玉堂杀了,并擒拿那三名逃犯,一举两得。”

    听得这话,其余三人的眼睛也是骤然亮了起来,不过他们仍然有些担心,这一票风险很大,毕竟罗玉堂名声很大,捕神膝下的二弟子,光这个名头,就足以镇住全天下的捕快。

    “可是,我们若真杀了罗玉堂,捕神一脉岂能轻易放过我们?”一人小声地道。

    “不必担心。”

    为首的中年人摇头一笑,眼中的精光反而愈发浓郁,“若我们真能顺利得手,将那三名逃犯交给唐门,那我们几个,就都是唐门的人了,就算是捕神,也不敢和唐门这种巨无霸势力为敌,他奈何不了咱们。”

    “况且,只要咱们不说,谁又知道罗玉堂是死在咱们几个的手上?所以,根本不必担心。”

    “老大英明。”

    听到这里,三人终于是眉开眼笑起来,这对他们来说,的确是莫大的机遇,搞不好,他们这次能够一飞冲天,土鸡变凤凰。

    “走,跟上去!”

    在为首中年捕快的眼色下,四人飞速追出了巡捕衙门,向着罗玉堂离开的方向紧跟而上。

    ……

    此时,身在太岳山中的凌尘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那太岳山中央的腹地,天荡山的附近。

    天荡山地势险峻,群山犬牙交错,散发着十分凶险的气息,其中几座主峰直插云霄,笔挺得犹如天柱一般。

    “师兄就在附近了。”

    罗仙儿一路尾随着青鸟,终于,青鸟一头飞进了前方的密林中,消失不见。

    从那密林之中,隐隐有着“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传了过来。

    “怎么会有打斗声,难道是师兄遇到危险了?”

    罗仙儿花容失色,有些紧张起来。

    “过去看看。”

    凌尘身形一动,便是率先向前掠去,同时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之意,他们寻了沈千浪这么久,一路找到这里,若是后者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们先前就前功尽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