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寒梅山庄
    密林中央,一片约莫五十米方圆的空地之上,赫然可见七八名身穿白蓝衣裳的武者,正在围攻一名紫衣剑客。

    “沈千浪,你杀了我们寒梅山庄的庄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还不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受审!”

    一名身穿白衣,衣裙上绣着梅花图案的年轻女弟子,向着那紫衣剑客厉声喝道。

    “我跟你们说多少遍了,你们的少庄主不是我杀的。”

    紫衣剑客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杀你们少庄主的另有其人,我只不过是来拜访一下他而已,谁知道他被人给杀了,这件事情,你们可以仔细查查,绝对不可能赖到我的头上来。”

    “这段时间我们庄上除了你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外人,不是你,还能有谁?”

    那女弟子一张秀丽的面庞上,仿佛是布满了寒霜,她不依不饶,似乎已经一口咬定,沈千浪就是杀人凶手。

    “你们这是强盗逻辑。”

    沈千浪不由气结,“难道就不可能是你们寒梅山庄自己的人干的?这罪名可不能随便乱扣。”

    “既然不是你,那你为什么要跑?”

    那名女弟子显然不信沈千浪所说,却是冷冷一笑,“你这分明是做贼心虚,想要逃走,我们岂能让你这杀人凶手逃之夭夭?”

    沈千浪无言以对,此时此刻,他也懒得多说了,因为他发现,跟这些人讲道理已经没用了,对方已经认定了他就是凶手,所以就算说再多,那在对方看来也只是狡辩。

    “妙音师姐,何必和他废话,先抓住他再说,他要敢顽抗,就剁掉他一条腿,看他还怎么跑。”

    这时候,另外一名穿着同样服饰的年轻女子也站了出来,脸色不善地将沈千浪给盯着。

    “玄雨师妹说的对。他要是再敢跑,我们就直接剁掉他的腿,让他永远都跑不了。”

    一名头戴发冠,看上去颇具几分正气的年轻男子也是恶狠狠地道。

    沈千浪闻言,脸色也是微微一沉,这些人只怕不是开玩笑说的,他若真的继续逃的话,一旦被擒住,非得被剁掉一条腿不可。

    寒梅山庄的势力虽然比不得唐门,但在益州境内,也是名列一流的大宗门,非青城宫可比,眼下这“妙音”、“玄雨”等女子,无疑都是有着天极境三重天,天极境二重天的修为,而他,却仅仅只有着天极境一重天的修为,而且对方的剑法也胜过他,若不是他轻功稍强于对方,早就被这些人抓住了。

    “动不动就要剁掉别人的腿,此等行径,可不是名门正派所为。”

    就在沈千浪正有些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声音却是从他背后传了过来,只听得风声响起,一道人影,已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你是谁?”

    那妙音俏脸警惕地望着这突然出现的年轻剑客,旋即冷声道:“可是这家伙的同党?”

    “在下可不算是这位沈兄的同党,不过却是他的朋友。”来人正是凌尘,他望着那寒梅山庄的众人,淡笑着道。

    “哦?”

    沈千浪有些诧异地望着凌尘,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结交了凌尘这么一个朋友,不过他平时交友甚广,忘了那么一两个也正常。

    “不知道朋友如何称呼?”沈千浪向着凌尘抱了抱拳。

    “凌尘。”

    凌尘回了一礼。

    “原来是凌尘少侠,”沈千浪看向凌尘的眼神中多出一抹异样的神采,“想不到我沈某人平时交友广泛,到困难之时竟无一人挺身相助,唯有凌尘少侠你仗义出手,让沈某人感动之至。沈某交了你这个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听得这话,凌尘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倒是十分有趣。不过恐怕对方也不知道,自己根本没交过这么个朋友。

    “喂,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那名为妙音的女子打量了一下凌尘,然后带着些提醒意味地道:“这沈千浪涉嫌杀害我们少庄主,阁下如果聪明点的话,就不要趟这一趟浑水,以免惹火烧身。”

    “杀害你们少庄主?”

    凌尘愣了愣,旋即皱起了眉头,转身看向沈千浪,“怎么回事?”

    如果这妙音说的是真的,那沈千浪这个人的人品是否有问题,是否出手救他,凌尘就得重新考量一下了。

    “怎么可能,我与那寒梅山庄的少庄主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他?”沈千浪脸色变得极度凝重起来,“人不是我杀的,而且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凌尘不由沉吟了片刻,但是下一刻,一道温柔悦耳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我相信我人不是大师兄杀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从那树林之中连续走出了三道身影,赫然是罗仙儿和凌音,而刚才说话之人,正是罗仙儿。

    “罗师妹!你怎么来这里了?”

    沈千浪见到罗仙儿的霎那,脸庞上当即涌出一抹惊喜之意,但是仅仅霎那间,他脸上的惊喜之意便消散了去,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罗仙儿一向都待在宗门之中,几乎从未下过山,连闺阁都很少走出,怎么会突然跑下山,还千里迢迢到这太岳山来了。

    “青城宫……已经没了,整个宗门就剩我了……”

    罗仙儿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大师兄,想起青城宫被灭的场景,也是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什么?”

    沈千浪听到消息,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宗门怎么可能被灭,谁干的?”沈千浪攥紧了拳头,眼中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

    “是唐门。”

    罗仙儿美眸之中也是有着仇恨的光泽浮现出来,“唐门想从我爹手里得到剑仙诗篇残卷,我爹不肯,他们就把整个青城宫都灭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可恶!这些畜生!”

    沈千浪恨得咬牙切齿,指甲都深深地嵌入了皮肉之中,泌出了丝丝鲜血。

    旁边的凌尘淡然地看着这一幕,他当然能够理解这二人的心情,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曾经同样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他有过相似的感受,那一次他所承受的打击不比两人小。

    不过,这就是江湖,江湖是以实力说话的强者世界,每一天都有仇杀,恩怨,千百人死于非命,有足够的实力就能报仇雪恨,杀死仇人,但若没有,便会被仇人斩尽杀绝,彻底绝迹于江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