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琴音
    在和凌音三人分开后,凌尘便一路随着玄雨来到了寒梅山庄的停尸房之中。

    进入停尸房中,一股尸体的臭味迎面扑鼻而来,玄雨便立刻抬起纤纤素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停尸房之中,摆放整齐有十几具尸体,这些尸体都十分年轻,俨然俱是寒梅山庄的弟子。

    这些尸体的身上,浑然没有任何的伤痕,而且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死的十分蹊跷。

    “这几日我寒梅山庄连续有人被杀,前几次还只是普通弟子,这一次,没想到连少庄主都遇害了。”

    玄雨望着那一具具尸体,俏脸也是沉重了不少,“死者身上并没有一丝的伤痕,但是全身的精气却都被吸干了,对方有如此手段,只怕不是等闲之辈。”

    “那你们还一口咬定是沈千浪干的?”

    凌尘忍不住瞥了玄雨一眼,后者却默不作声,显然就连他们都不认为沈千浪具备这个能力,她们只是为了找人顶罪而已。

    毕竟这偌大的寒梅山庄,号称武学名门大派,近日却一直出现弟子无故死亡的现象,连少庄主都被人所杀,已经是人心惶惶,如果到这个时候还找不到凶手的话,恐怕整个门派的弟子都会出现对高层的信任危机。

    所谓的武学大宗,却连自己的弟子都保护不了,而这个时候,沈千浪正好撞在了枪口上,成为了这顶罪的可怜虫。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凌尘开始打量起了面前那少庄主梅芳的尸体。

    根据凌尘的初步观察,这具尸体死亡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十二个时辰,但是体内的精气已经完全消散了,五脏六腑都已经枯萎,这些精气,是在死之前就被吸走了,而并非死亡后消散的。

    “其他所有遇害的弟子,都是这个情况吗?”

    凌尘没有去一一查看尸体,直接向玄雨问道,很多尸体都已经散发出一股腐臭,根本没有查探的价值了。

    “嗯,死法一模一样。”

    玄雨轻轻地臻了臻首,凌尘一下子就看出症结所在,倒是让她忍不住有些另眼相看,或许,这家伙真能查到点什么蛛丝马迹。

    这对他们寒梅山庄来说,自然是好事。

    “他们身上没有一处伤口,体内的精气却被人吸走了,这些人武功强弱不一,但都是练过武的,如果要想吸他们的精气,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反抗,身上多多少少都会留下点痕迹。”

    凌尘托着下巴,面色沉吟,“可是,他们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挣扎反抗过的痕迹,这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玄雨美眸微微一凝。

    “他们是主动献出自己的身体的,而并非是被人强迫。”

    凌尘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光芒。

    “怎么可能,谁会傻到做这种事情……”玄雨觉得凌尘的推论很荒谬,根本不合常理,顿时没有了继续听下去的**。

    凌尘却依旧气定神闲,笑着道:“他们如果保留了自己的意识的话,那当然是不可能了。但是如果是中了某种幻术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幻术!”

    玄雨一双眼睛顿时瞪大,左手拳头打在右手手掌上,一副开窍了的模样。

    是啊!

    如果是中了幻术的话,凌尘先前所言,便都能说得通了。

    玄雨一双明眸迅速亮了起来,这家伙,果然有点真本事。

    她正想称赞凌尘几句,但是随即转念一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凌尘现在已经很嚣张了,她若是再称赞几句,那对方不还得上天了,绝不能再涨此人的气势。

    “知道是幻术又能怎样,距离查到真凶,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玄雨撇了撇嘴道。

    “嗯,的确还差得远,不过至少有头绪了。”

    凌尘的思绪依旧没断,他突然看向了玄雨,“对了,最近山庄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一切不正常的事情都可算在内。”

    “不正常的事情,让我想想。”

    玄雨纤细的手指戳着香腮,俏脸上露出一抹沉吟之色,“若说这怪人怪事,自然是有的。”

    “譬如前几日,我们云梦阁女弟子的贴身衣物频频失踪,掌门闭关半年未见踪影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庄内,还有,一位女长老十月怀胎,却生出了一个肉丸子,你说稀奇不稀奇……”

    “打住打住。”

    凌尘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玄雨说的全是寒梅山庄的八卦,这些事情的确是奇闻异事没错,但是和查案却没有丝毫的关系。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你好好想一想,有没有其他更诡异的事情。”凌尘双手抱在胸前,眼神微微一凝,“比如说,什么奇怪的人,诡异的现象,怪异的声音……”

    玄雨这次沉吟了好一段时间,方才开口:

    “若说到奇怪的人,最近灵真师弟的行踪倒是变得越来越诡秘了,而且他最近十分高调,可能是以为自己快要成为寒梅山庄的继承人了,所以才这么跳脱吧。”

    “灵真?听说他是庄主的侄子,”凌尘眼神微微一动,“梅芳少庄主死了之后,是否他就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或许吧。”

    玄雨点了点头,“因为梅庄主虽然嫡传弟子不少,但是却都是女弟子,男弟子仅有梅芳少庄主和灵真二人,寒梅山庄的庄主位置,向来是传来不传女,根据山庄老规矩的话,即便妙音师姐再出色,也没资格继承庄主之位。”

    “那这灵真的确有些可疑了。”

    凌尘不由沉吟了起来,眼神闪烁,不过这灵真也仅仅是可疑而已,以后者的本事,应该还做不到这种程度。

    施展幻术的,应该另有其人。

    “对了,还有一件事。”

    玄雨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前几日一直听别院的弟子说,每到夜晚的时候,便隐隐约约有非常动听的琴声传来,但是又有弟子说那是在梦中听到的,事实上,根本没有人半夜弹琴。”

    “我只当是弟子们的妄言,一直以来并未在意,现在细细想来,怕是会不会和这次弟子们被杀的事情有关。”

    听得这话,凌尘也是立刻一拍大腿,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这才是他想要听到的消息!

    “走,立刻带我去那一座别院!”

    以他的直觉和江湖经验,这所谓的琴声一定有猫腻,和寒梅山庄这几天的事情多半脱不了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