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秘辛
    “哪里走!”

    凌尘一跺脚,便是如一阵风般紧跟了上去,那黑衣人实力不强,之前依靠着那头噬心兽方才能够避开凌尘,如今噬心兽一死,失去了幻术的掩护,黑衣人无所遁形。【】

    一瞬间,凌尘就迫近了那蒙面的神秘黑衣人。

    “还敢追来,你找死!”

    黑衣人眼神阴厉,旋即他手掌一翻,陡然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个黑色盒子,只见得他一拍这黑色盒子的侧面,仿佛启动了什么机关一般,“唰”的一声,密密麻麻的飞针陡然激射了出来,犹如马蜂般一窝蜂地射向了凌尘。

    面临着无数飞针的激射,凌尘却丝毫不慌,只见得他速度丝毫不减,直到那密集的飞针洞射至他面前的时候,凌尘陡然手中的雷影剑扫出,所有的飞针,全都倒卷了回去。

    噗噗噗噗噗!

    飞针全部射进了黑衣人的体内,顿时间,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而起,他整个人陡然失去平衡,犹如受伤的飞鸟一般,从半空中栽落了下去。

    凌尘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黑衣人的身前,将后者给擒住,丢在了一片空地中。

    “阁下并非寒梅山庄的人,何必死死咬着我不放,不如这样,我给出让你满意的好处,你放我一马,如何?”

    黑衣人眼看逃不出凌尘的手掌心,也是立即服软,如果是被寒梅山庄的人抓住了,他自然活不了,但是抓他的是凌尘,所以他觉得还有机会。

    “听起来似乎不错。”

    凌尘脸上似乎浮现出一抹沉吟之色,认真考虑了起来,这让得黑衣人大喜,不过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便陡然僵硬了起来。

    “好,只要你能够给我一枚圣级极品的丹药,或者一卷圣品顶尖层次的武学秘籍,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凌尘笑吟吟地道。

    “你耍我?”

    听得这话,黑衣人也是眼神一沉,他明白凌尘是在耍他,圣品顶尖武学和圣级极品的丹药,他怎么可能会有,别说是这种品质了,哪怕是圣品低级的都没有。

    “你倒不傻。说吧,是谁在背后指使你做这些事情的?”

    凌尘眼神淡漠地望着黑衣人,以对方的实力,是操控不了那头噬心兽的,操控噬心兽的肯定另有其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黑衣人目光微微闪烁,否认道:“什么背后之人,此事乃我一人策划。”

    “是吗?那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凌尘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他用剑抵在那黑衣人的脖子上,冷冷地道:“你要是实话实说的话,我兴许还能留你一命,但你要是一直如此嘴硬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了。要从一个活人嘴里问出东西,那可不是什么难事。”

    黑衣人目光微闪,嘴唇蠕动了一下,但似乎还是因为深深忌惮着什么,将话又给咽了回去。

    “且慢动手!”

    突然间,两道倩影从远处掠了过来,落在了空地上。

    正是之前分头行动的玄雨和凌音二人。

    显然是以为凌尘要杀了这黑衣人,玄雨连忙喝住凌尘。

    “下面就交给你了。”

    凌尘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抓住了暗害寒梅山庄弟子的真凶,接下来,他没什么必要再介入了。

    玄雨一脸冰冷地望着眼前的黑衣人,她陡然上前,将后者脸上的黑布给掀了开来,在那黑布下面,赫然露出了一张脸熟的年轻面孔。

    这年轻人,赫然正是那灵真。

    “灵真师弟,居然是你!”

    玄雨俏脸陡然变色,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暗害了他们寒梅山庄众多弟子的黑衣人,居然会是灵真!

    虽然她曾经有过一丝丝怀疑,但是灵真毕竟是同门中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她甚至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但是凌尘却早已料到,这黑衣人十有**便是灵真,他一直没有戳破对方的身份,是因为他早就认定结果了。

    “是我又怎样?”

    灵真冷冷一笑,脸上并无丝毫的悔改之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为了少庄主的位置?”玄雨咬了咬银牙,问道。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灵真整个人都气质森然了起来,眼神愈发阴冷,“我要毁了这寒梅山庄,杀了梅方志这个老畜生!”

    “什么?”

    不仅是玄雨,连凌尘听了这话,都是十分诧异了起来。

    这灵真心中的怨气居然如此之大,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此人对生养自己的寒梅山庄有如此大的怨气。

    灵真的语气依旧森冷,“这少庄主位置,本该就是我的。我只是取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玄雨摇了摇头,“梅芳才是庄主的亲生儿子,这少庄主位置,从你们出生起便注定了。灵真师弟,人各有命运,何必强求?”

    “你错了,梅芳的确是他的儿子,但是我灵真却也是他的儿子。”

    灵真眼中恨意涌动,而后却又突然笑了起来,看着玄雨,道:“玄雨师姐,在你眼里,梅方志一定是个德高望重的一代名侠,仁师慈父吧?”

    “没错,在所有的江湖人眼里,他都是这个形象。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个家伙曾经却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听得这话,凌尘也是不由竖耳恭听了起来,看来这寒梅山庄之中,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辛,那位在武林中号称“梅花君子剑”的梅方志庄主,也有着什么不堪的过往。

    “这个畜生,在我父亲病重的时候,勾引了我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嫂嫂,两人暗中苟合,结果让我多年没有怀孕的母亲有了身孕。”

    “而我的父亲,在得知了这件事情后,又惊又怒,很快就去世了。在我年幼的时候,我母亲曾经恳求梅芳志认我这个儿子,可是这畜生为了自己的名誉,却坚决不肯与我相认。”

    “他不肯承认就算了,为了避免嫌疑,他还将我母亲赶出了寒梅山庄。这个人渣,你们早就该看清楚他的真实面目,就这样一个人,你们还会认为他是个德高望重的大侠吗?”

    “还有梅芳那个家伙,他有什么资格当少庄主,他享受着一切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却还看不起我,处处压我一头,你说他该不该死?”

    凌尘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感慨,这灵真生活在一个悲剧的环境之中,心中的怨恨日积月累,才会发生眼下这样的事情。

    不过,梅方志固然有错,但是这灵真行事却过于极端了,虽说这与环境有关,但是倘若他能看淡一些,也就不会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