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约战罗玉堂
    寒梅山庄,前院。

    “梅庄主,那凌尘杀我师弟,此乃不共戴天之仇,不可化解。”

    此时的前院之中,赫然矗立着一名铁塔般的男子,他望着面前的白衣中年剑客,沉声道:“我今日前来,是奉了我师傅捕神的命令,梅庄主确定要拦我吗?”

    罗玉堂知道,凭自己还不是眼前这位梅花君子剑的对手,这才搬出了捕神的名头,希望能够震慑对方。

    “凌尘前几日的确是在我庄上,不过很不巧的是,他们昨日就已经离开了。”

    梅方志淡淡地道。

    “果真如此?”

    罗玉堂显然不会轻易相信梅方志的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梅庄主,这凌尘和我捕神一脉有血海深仇,还希望梅庄主万不要有所隐瞒,实言相告。”

    “怎么,你不相信我?”

    梅方志眉毛一挑。

    “当然不是。”

    罗玉堂脸上浮现出笑容,梅方志毕竟是半圣强者,实力不俗,他不敢贸然得罪,只是笑吟吟地道:“梅庄主金口玉言,自然不会诓骗晚辈。这寒梅山庄景色宜人,不知道我可否在庄上游览几日?”

    他心中还是不信凌尘已经离开了寒梅山庄,若对方心中没鬼的话,应该不会拒绝他的请求。

    等他在寒梅山庄调查两日,凌尘有没有躲在这里,他很快就能知晓。

    “近日庄子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恐不便待客,怕是不能招待罗少侠了。”

    梅方志脸色依旧淡然,但言语中已是透露出一丝的婉拒之意。

    “哦?”

    罗玉堂面色微微一沉,看这样子,他似乎能够推断,凌尘多半就是在这寒梅山庄上了。

    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攀附上了梅方志,若是后者非得要包庇凌尘,他现在还真没什么办法。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突然有着破风声响起,数道人影,出现在了这前院之中。

    梅方志见得来人正是凌尘,也是脸色一沉,“不是让你们离开吗,怎么又回来了?”

    凌尘摇了摇头,“前辈的心意,在下心领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晚辈岂能将自己的麻烦事丢给寒梅山庄。”

    “呵呵,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点担当。”

    罗玉堂脸上陡然浮现出一抹喜色,若凌尘不出现,恐怕他还得费一些周折,对方主动出现,倒省了他不少事。

    “白少川不是我杀的。”

    凌尘摇了摇头,“我并未对其下杀手,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那四名和白少川一起的捕快可以作证。”

    “哼,既然说了敢作敢当,如今怎么却不敢承认了。”

    罗玉堂冷笑一声,“就是那四个捕快指认的你,说他们亲眼所见,是你杀了我师弟。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益州,现在你却说此事与你无关,这种话谁能相信。”

    “此事的确与我无关。”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你信也罢,不信也好,我言尽于此。”

    “杀了我捕神一脉的人,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罗玉堂眼中陡然浮现出一抹杀意,他举起拳套直指凌尘,“跟我走一趟吧,去见捕神他老人家,让他来处置你。”

    “抱歉,办不到。”

    凌尘淡淡地道。

    “那我只好动粗了。”

    罗玉堂浑身真气涌动,全身真气犹如泉涌一般,汇聚到拳头位置,显然是准备动手。

    “这里是我寒梅山庄地界,阁下要动手,也得先问问梅某人。”

    梅方志出现在凌尘的身前,拦住了罗玉堂。

    “梅方志,你敢拂逆捕神?”

    罗玉堂厉声喝道。

    “捕神固然实力高强,但梅某人却也并不是软弱可欺之辈。凌尘少侠是梅某的朋友,至少,在寒梅山庄之内,你不能动他。”

    “就算是捕神亲自来了,我依然是这句话。”

    “梅方志,你!”

    罗玉堂又惊又怒,他没想到梅方志如此强硬,居然对捕神的威慑都无动于衷,偏偏此人又是半圣强者,他不得不给面子。

    “梅庄主,此事既然因我而起,便让我自己解决吧。”

    就在罗玉堂大感头疼的时候,凌尘却突然开口,对着梅方志道。

    “凌尘小友,不可鲁莽行事。”

    梅方志微微皱了皱眉头,这罗玉堂乃是天极境六重天的高手,而且对方是个天才,曾经击败过天极境八重天境界的高手,凌尘说要自己解决,无疑是有些自不量力。

    “是啊,凌尘,这铁手阎王不是泛泛之辈,你不要冲动,让我师傅解决好了。”

    旁边的玄雨也是连忙劝道。

    “我意已决。”

    凌尘摇了摇头,目光和梅方志对视。

    似乎从凌尘的眼中感受到了决然之意,梅方志也是没再插手,点了点头,便是身形一动,退了开来。

    他相信,凌尘应该不是那种太过无脑之人,会做一些以卵击石的事情。

    “呵呵,想不到你这小子还有点骨气。”

    罗玉堂心中惊喜,他就怕凌尘躲在梅方志的身后,这样一来他也拿凌尘没有办法,让他没想到的是,此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罗玉堂是吧,既然你认定了我就是杀你师弟的凶手,那不如就这样,”凌尘面色淡然,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你我公平对决一场,若我输了,便束手就擒,随你去见捕神,若我赢了,我与捕神一脉的恩怨就此化解,就算是捕神,也不得再向我寻仇,如何?”

    听得这话,就连玄雨都是大吃了一惊,凌尘居然要和这罗玉堂单挑,这也太鲁莽了,罗玉堂是什么实力,凌尘是什么实力,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凌尘根本没有胜算。

    “哦?你确定?”

    罗玉堂面色诧异,旋即嘴角泛起了一抹森冷的笑容,他不知道凌尘哪来的信心,居然提出要和他单挑。

    “怎么,你不敢?”

    凌尘眉毛一挑,淡淡地道。

    “哈哈,我不敢。”

    罗玉堂怒极反笑,这愚蠢的小子,看来根本不知道他罗玉堂在江湖上的名声有多大,竟敢主动提出这种无知的要求。

    “不知深浅的小子,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和你一战!”

    罗玉堂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输给一个无名小卒,随即他看向了梅方志,道:“梅庄主,刚才这小子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还希望您老人家做个明证,若是这小子败了的话,您老可就不能再庇护他了。”

    这可是凌尘提的要求,可不是他提出来的,若他胜了,即便是梅方志,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