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出人意料的压制
    一缕剑芒自罗玉堂脸庞之上掠过,带起一道血痕,但他却是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反而伸出舌头舔了舔血迹,那番模样,显得颇为的凶戾。

    嘭!

    罗玉堂的身形,再度掠出,手中铁拳,划起道道凶狠轨迹,笼罩凌尘周身要害,他的出招,与凌尘截然不同,凶狠之中,戾气毕露,而且拳速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而面对着罗玉堂的凶猛攻势,凌尘的攻击便相对轻巧了许多,体内凌厉的真气,在此刻尽数的催动,三尺青锋,带起滔天剑芒,与罗玉堂正面硬憾在了一起。

    两道身影,快若鬼魅般的自场台之中交错,剑身相触,火花溅射而开,散溢开来的剑气,直接是将那片场台,切割得一片狼藉。

    一道道目光,汇聚向那两道鬼魅身影,从那里渗透出来的凌厉剑气,让得不少人头皮发麻,他们知道,若是换作他们的话,恐怕早便是被那些剑气切得七零八落了。

    “好凶悍的剑气。”

    沈千浪和罗仙儿等人面带震撼的望着那交手的场台,忍不住的咂舌道。

    此时寒梅山庄不少的弟子都已经聚集到了前院,他们望着眼前的战斗,也是震撼不已,他们都知道,眼前那个手持铁拳的家伙,便是大名鼎鼎的“铁手阎王”罗玉堂,另一个凌尘,虽然名声不显,但是曾经击败过妙音师姐她们,实力也不容小觑。

    两人的交手,的确是凶悍无比。

    “这罗玉堂的实力果然强悍,不过好在凌尘也能暂时与其争锋一二,师傅,你看此番比试,他们谁的胜算更大?”玄雨看向了旁边的梅方志,问道。

    梅方志眉头微皱,旋即微微摇头,并没有做任何的结论,只是在其眼神深处,却是有着一抹细微的担忧。

    场中局面,的确是不分上下,凌尘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不比罗玉堂弱,攻守之间也是相当完美,只是与罗玉堂比起来,他却是少了一分狠劲。

    这罗玉堂不愧是号称铁手阎王的狠人,攻势之中,有着一种有去无回的狠劲,这种人,如同拼命三郎,最会以细微的代价,换来重大的受益。

    而强者之间的交手,有时候,气势只要稍稍被对方所制,便是会彻底的落入下风,甚至被对方寻出破绽,一招毙命。

    一旦被罗玉堂寻到了契机,那么凌尘就危险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凌尘退避之时,却露出了一个明显的破绽。

    “机会!”

    罗玉堂岂会放过这等好机会,他陡然重重一拳打出,欲要乘机一举击败凌尘。

    “糟了。”

    梅方志刚刚才说完,没想到凌尘就被罗玉堂抓住了破绽,被施以雷霆一击。

    嗖!

    然而罗玉堂这极为厚重的拳头,却是陡然从凌尘身侧擦了过去,竟是并没有伤到凌尘分毫,后者反而是趁势反攻,一剑刺向了罗玉堂大意之下露出的破绽。

    “这小子是故意卖的破绽!”

    罗玉堂攻势落空,反而被凌尘转守为攻,当即面色一变,凌尘刚刚故意施展的虚招迷惑他,这个小子,太奸诈了。

    心中惊怒,罗玉堂信手一拳打在了凌尘的剑身之上。

    铿锵!

    刺目的火星迸发,罗玉堂身体被震得向后倾斜,飞退不止。

    “好可怕的剑劲!”

    罗玉堂虽然带着拳套,但是感觉整条左臂都麻了。

    咻!

    凌尘紧追了上来,凌空一剑刺出,这一剑,用出了最快的速剑之域,剑劲连绵不绝,剑尖前方,出现一圈圈真空光环,那是剑速太快,空气被连续刺穿的现象。

    “给我滚!”

    罗玉堂怒吼一声,右手扬起黑色拳套,重重挥舞出去。

    噗嗤!

    速剑之域的威力虽然比不上前一招八荒火龙,但是论技巧,却又要在八荒火龙之上,一剑刺出,剑气仿佛形成领域,层层叠叠,到处都是,很难防范,只见赤天剑剑擦着那一道拳套,爆发出绚丽的火花,一剑命中罗玉堂的肩头,剑芒透了过去。

    “居然偏了!”

    凌尘眉头微微皱起,这一剑本来是要刺穿罗玉堂的胸口的,既然对方没打算和他来温和的,他自然也不会和对方客气,刺穿他的胸口,让他在床上躺上几个月,狼狈滚出寒梅山庄,从此不敢再来寻衅。

    肩膀受伤,让罗玉堂有些愕然,他似乎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受伤了,伤在一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年轻人手上。

    更何况,他还是捕神弟子,出身高贵,名满江湖,这一下受伤,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不错,这一剑在威力上不算很大,但是速度却快到了一种境界,而且此招的玄妙,使得剑速比实际剑速更快,让人防不胜防。”

    在剑道上浸淫了数十年的梅方志看出了这一剑的奥妙,心中暗赞。

    “混蛋!”

    罗玉堂眼睛红了起来,像是一头癫狂的猛兽,欲要反击。

    当!

    凌尘比他更快,一剑磕在那拳套的下半部分,巧妙地用力让罗玉堂右臂也是发麻,整个人失去了力量的平衡,仿佛真就成了一头到处乱打的猛兽,根本伤不到凌尘分毫。

    一脚将罗玉堂踹退上百米,凌尘的身体轻轻地落在附近的一棵杨柳上。

    “厉害!居然打得罗玉堂毫无还手之力。”

    沈千浪早已看得如痴如醉,目瞪口呆,凌尘的剑法极具观赏性,身轻如燕,剑出如虹,罗玉堂则似是一头笨拙的猛虎,纵然他力量惊人,身躯矫健,但依然被凌尘完全压制。

    “这家伙,藏太深了。”

    玄雨也是惊讶地喃喃自语,虽说她知道凌尘实力很强,但也并未料到凌尘会是罗玉堂的对手,而且还有能耐把罗玉堂压制到这种程度。

    “这就是凌尘大哥,我们永远猜不透他的极限。”

    罗仙儿的美眸当中,同样是泛起了些许的异色,她一直以来都有种感觉,虽然她一直呆在凌尘身边,但是后者却好像一直披着一层神秘的外衣一般,让她无法看透。

    “这一仗的胜负,已经分晓了。”

    沈千浪紧绷的神色轻松了起来。

    “没这么快,罗玉堂的实力不止这点。”

    玄雨摇了摇头,她虽然没有和罗玉堂交过手,但也知道,这罗玉堂有一门名为“阎罗金身”的强大武学,而如今罗玉堂都还没有使出这套武学来,显然还没有尽全力。

    如今对方被凌尘逼得这么惨,只怕这底牌,也是不会再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