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胜负分晓
    “交手的冲击波威力竟然如此大?”

    众人望着反受其害的罗玉堂冲飞出去,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一般而言,冲击波很难伤到对战双方的,毕竟冲击波是朝着四面八方幅散,传递开来后,威力会迅速减弱,除非在冲击波爆发核心区域,可是罗玉堂明明距离有上百米远。

    “凌尘身处的位置离那冲击波爆发的位置不足二十你,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估计伤的比罗玉堂更重吧!”

    “十有**如此!”

    不少寒梅山庄的弟子,心有余悸地地看向凌尘所在的位置。

    冲击波中交织的光芒并没有消失,但是和之前相比,弱了百倍,透过闪光,依稀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道人影。

    “哼,离这么近,一定伤的很重!”

    见到这一幕,罗玉堂认为凌尘全盘接受了冲击波的爆发,他的阎罗天魔闪不是吃素的,如此近的距离下,他都没轰成了重伤,如此近的距离下,哪怕是那小子临时修为暴涨,也不过才天极境四重天境界,护体真气也完全承受不住,何况,凌尘的本身修为只是天极境二重天而已。

    “凌尘大哥不会有事吧!”

    罗仙儿担忧道。

    旁边的凌音没有说话,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那消散开来的光波。

    啵!

    闪光消散,暴露出凌尘的身影。

    在那一道道目光之中,凌尘保持着挥剑劈砍的姿势,赤天剑剑的剑锋上,还有一丝暗金色的气息缭绕在上面,朝着两旁挥发开来。

    “怎么可能,他没吐血?”

    罗玉堂大吃一惊。

    “不对,一些严重的伤势,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一定是这样。”罗玉堂眼神阴沉,他不信凌尘一点事都没有。

    凌尘一定是强行憋住没有吐血,但是重伤状态下,对方不能憋的住,一点马脚都不露。

    呼!

    徐徐吐出一口长长的气息,凌尘身体松弛,赤天剑斜指地面,似乎看上去有些疲惫,舒张了一下身体,旋即看向下方的众人,最后锁定在了那罗玉堂身上。

    “胜负已分,罗玉堂,你输了。”

    凌尘收剑入鞘,淡淡道。

    “真的没有受伤!”

    罗玉堂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想到即便施展出了阎罗金身,连阎罗天魔闪这种底牌绝学都施展了出来,却依然没能击败凌尘。

    别说击败了,他连打伤凌尘都没有做到。

    这家伙,不是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无名之辈吗?

    望着脸色难看的罗玉堂,凌尘眼神微凝,道:“罗玉堂,按照约定,你输了之后,你捕神一脉和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罗玉堂闻言,正欲反驳,但却突然感觉身体一凉,他目光转移到了梅方志的身上,只见得后者正目光如剑般地注视着他,仿佛只要他敢说出一个反悔的字,便会有一道夺命剑气向他射来。

    将几乎到了嘴边的话给重新咽了回去,罗玉堂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此番到来,非但没有抓捕到凌尘,反而败给了对方,传扬出去,只怕他的名声将大受打击。

    非但如此,他还自作主张,答应了凌尘的要求,一旦战败,便和凌尘的恩怨一笔勾销。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可以保证不再向你寻仇,但是我师傅他老人家要怎么做,我可管不了,也没能力管。”

    罗玉堂沉默了半晌,方才冷冷地开口道。

    “这个无妨,梅某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散播至整个武林,让整个益州的武林豪杰都知道此事,相信以捕神的信誉,应该不会做那种对小辈出手的事情,自降身份。”

    梅方志淡然一笑,他这话却让罗玉堂不由心中一沉,这样一传,他师傅捕神只怕的确不好再对凌尘出手了,毕竟捕神最注重名声,有损名声的事情对方是绝对不会做的。

    但是,他恐怕就要倒大霉了,捕神一定不会轻易饶恕自己。

    只是现在当着这梅方志的面,他哪敢说半句反悔的话。

    只能忍住胸中的怒气,罗玉堂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凌尘和梅方志拱了拱手,“今天我认栽,告辞!”

    说罢,他也是立即转身,灰溜溜地下山去了。

    “居然就这么认栽了,我还以为,他会恼羞成怒,要大闹一场呢。”沈千浪笑了笑道。

    “这里可是寒梅山庄,他敢放肆?”

    玄雨摇了摇头,而后来到凌尘的面前,突然拍了下凌尘的肩膀,道:“可以啊,让‘铁手阎王’罗玉堂主动认栽的年轻一代,你恐怕是第一个。”

    罗玉堂身为捕神的二弟子,加上实力不俗,平时在江湖上行事十分蛮横,几乎也没有人胆敢得罪他,从来只有他欺压别人的份。

    不过今天,罗玉堂算是吃了一个大亏了。而且,吃了这个亏,他还不能发作,只能乖乖地吞回肚子里。

    “这还是多亏了有梅庄主在,否则的话,此人只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凌尘转过身,向着梅方志拱手道谢。

    “凌尘小友不必客气,你帮了我们寒梅山庄的忙,梅某人自然要还你的人情。”

    梅方志捋了捋胡须,他看凌尘的眼神中,却包含着十分的欣赏之意,凌尘最后的剑招,令他这个浸淫剑道数十年的半圣都有些惊叹。

    “不过,虽说罗玉堂此次输给了你,捕神不好再对你出手,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回放弃杀你的念头了,今后你还是得当心才行。”

    梅方志面色凝重地道。

    捕神自然不会明着对付凌尘,但是暗地里的手段,谁又能知道,而且还防不胜防。

    “我明白。明天我们便启程离开寒梅山庄,离开益州境内,就算是捕神,他也不可能时刻地知道我们的行踪。”

    凌尘同样是神色郑重,像捕神这种人物,想要杀他这种小人物,易如反掌,对方即便不亲自动手,只怕也有上百种方法要他的命。

    只能尽量离开益州这是非之地,前往其他地方,避开捕神一脉的视线。

    “嗯,寒梅山庄你们的确不宜再留了。”

    梅方志点了点头,这一次,他没有再挽留凌尘,出于安全考虑,寒梅山庄的确保证不了凌尘的安全,毕竟捕神可是货真价实的圣者。

    “不过凌尘小友,在你走之前,梅某想和你切磋一番,如何?”

    梅方志突然凝视着凌尘,笑着提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