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切磋
    “什么,庄主要和凌尘切磋?”

    “天啊,庄主居然主动提出要和一个小辈切磋,这凌尘好大的面子!”

    “是啊,据说如今庄主已是晋入了半圣境界,在整个益州武林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区区一个天极境后辈,被他邀战,真是莫大的荣耀。”

    “我看即便庄主邀请,这凌尘也未必敢接吧。”

    一群寒梅山庄的弟子纷纷震惊,交头接耳。

    “和我切磋?”

    凌尘感到一阵愕然。

    他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些自信,但是梅方志乃是一名半圣层次的绝世强者,他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放心,真的就只是切磋剑法而已。咱们都不用真气,仅以剑术交锋。”

    梅方志似乎看出了凌尘的疑虑,也是笑了笑道。

    注视着眼前那道身影,见对方并不似在开玩笑,凌尘突然轻轻一笑,一股豪情自心头涌出,那今日,便和这半圣级别的剑客切磋一场!

    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凌尘脚尖一点,身形便是退了数十步,和梅方志拉开距离,相对十五十米而立,便是有着一股令人动容的凌厉气息,席卷开来!

    “庄主之命,凌尘怎敢不从!”

    望着那一道持剑而立的年轻身影,无数人体内的血液,都是在此刻沸腾了起来。

    凌尘居然如此果断地接了!

    和一位半圣级别的切磋比剑,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魄力。

    凌尘收敛真气,目光同样是泛着一丝炽热的盯着眼前那中年男子,如今的他,在剑道上的成就也算小成,正好拿梅方志这等绝顶的剑道高手当试金石。

    “呵呵,有魄力,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望着凌尘那般风采,梅方志也是微微一笑,眼中略有些赞叹之意,旋即他手掌一握,一柄将近丈许左右的白色长剑,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

    这柄长剑,颇为修长,足有丈许,看上去简直就是如同一柄短枪一般,剑身呈现银白之色,隐隐有着寒光流动,那自剑身上所散发而出的凌厉之气,一看便知属于最顶尖的奇物宝剑。

    “小心了。”

    梅方志眼中蓦然闪过一抹精光,然后忽然身体一颤,一股极端强悍的气息,陡然自其周身席卷开来。

    他的气势疯狂汇聚,隐隐间,有着一道道透明的寒光剑影在空气中闪烁,形成了一股惊人的气势,排山倒海般地镇压向了凌尘。

    “好强大的气势。”

    在前院中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气势,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是纯粹的剑势,其中没有任何的真气,但却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沈千浪面色惊叹,光剑势就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对方的实力,简直浩如烟海一般,深不可测。

    “剑客对决,剑势在前,剑招在后。谁的剑势更强,谁就能掌握开局的优势。”

    玄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这一场比试,就算是她,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梅方志出手了,此时能够见到梅方志出手,和身为剑道天才的凌尘交手切磋,必定能获益良多。

    剑势,就是武学中的“势”,练武之人,往往讲究“势”、“形”、“意”三者结合,对于剑客来说,“势”就是剑势,“形”就是招式,而“意”就是剑意。

    三样东西,缺一不可。

    如今这切磋刚开始,仅仅是剑势的对碰,不知道凌尘的剑势能否和梅方志抗衡一二?

    哗!

    面对着梅方志的剑势压迫,凌尘的周身,一道道火红色的剑影也是隐隐浮现而出,仿佛制造了一片火焰的领域,和梅方志的剑势不同,凌尘的这股剑势,充满着攻击性和爆发力,冲击力十足。

    嗤嗤嗤!

    两股剑势交织在一起,激烈的火星从两人中央的区域迸发开来。

    两人仿佛两柄绝世宝剑,各自释放出惊天绝地的锋芒,争霸天下。

    “剑势居然能和庄主抗衡!”

    附近的寒梅山庄弟子皆是吃了一惊,凌尘的这股剑势,虽然论强度不如梅方志,但是却极具冲击力,穿透力,每次被压制的时候,总能突破重围,杀出一条血路来。

    “剑势不错,但剑招就未必了。”

    一名寒梅山庄的弟子有些嫉妒地道,他不信凌尘真能抗衡梅方志,毕竟这家伙年龄才和他们一般大,不过是个后辈而已,凭什么能够和他们庄主这等人物交手。

    “没错,剑招才是剑客实力最直接的体现。”

    另外一名寒梅山庄的弟子也是点了点头。

    “我要出招了。”

    梅方志挥动手中的寒光玉剑,虽然没有运用真气,但是长剑却发出一道清澈无比的剑吟声,宛如九天凤鸣。

    “请。”

    凌尘同样是手腕一转,赤红色的光芒从剑体上一闪而过,赤天剑在他的手中仿佛舞成了一朵火焰之花。

    唰!

    梅方志手握寒光玉剑,一股异常强悍的威势,便是缓缓的自其体内扩散开来,那等气息,即便不运用真气,也比那罗玉堂不知道强了多少!

    寒光乍现,剑尖眨眼间便至凌尘眼前,在空气中发出极为细微的嗡鸣声音。

    “叮!”

    凌尘面色平缓,手臂一抖,手中的赤天剑便闪烁了一下,快若奔雷般的点在那一道凌厉剑芒的侧部,竟是直接生生将那一道剑芒震散而去。

    然而梅方志所发出的剑芒,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被震散,被凌尘击破之后,梅方志剑身陡然一转,在电光火石之中,变刺为削,幻化无常。

    但凌尘在梅方志变招的瞬间,他也同样变招,力道一缓,赤天剑反向削出,和梅方志保持相同的节奏。

    嗤嗤嗤……

    两柄剑芒,一红一白,在那半空中反复横削,摩擦,交错,璀璨的火星绽放开来。

    转眼间,两人交手已过三招,看似简单的剑芒交锋,却是锋芒毕露,让所有的围观众人感觉到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可怕!明明是没有真气的剑招,居然如此可怕,我感觉每一剑都能轻易穿透我的护体真气,将我杀死。”

    一名寒梅山庄的弟子冷汗直冒。

    “这就是境界压制。这两人的剑道境界太高深了,差距太大,就算不用真气,他们光凭境界就可以杀人。”

    另一资格较老的弟子面色凝重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