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恍然大悟
    “太冲动了!”

    罗仙儿忍不住替凌尘的担心起来,虽然梅方志不会对凌尘下杀手,但若是直接承受了这一剑,只怕是会伤得相当严重。

    就在所有人都为凌尘这看上去有些鲁莽的举动而窃窃私语时,那半空中,突然有着一道彻耳的剑嘶声响彻,接着,众人便是见到,凌尘手中的双剑,在这一霎爆发出极端刺眼的光芒,两柄宝剑,一金一红,仿佛雷霆和火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道十字剑芒。

    惊人的十字剑芒划出,逆行而上,在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迎向那道银河般的剑芒。

    嗤啦!

    银河般的剑气就像布匹一般被撕裂,最后轰然碰撞。

    无形的剑气,疯狂地向着四面八方宣泄开来。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皮肤上起了鸡皮疙瘩,一股针扎般的痛感油然而生。

    卡擦!

    突然间,附近的一棵大树出现了裂痕,然后陡然裂成了两半,裂口处极为平滑,仿佛是被一剑生生切开的一般。

    战斗的交触,结束得出人意料的快,仿佛上空的剑光刚璀璨起来,便是突然缓缓的黯淡,直到最后的消散,而那原本鼎盛的剑气,也是悄然散去。

    望着那一下子安静下来的天空,无数道目光,几乎是唰的一声,望向了那两道分别落在一处房檐上的身影。

    “谁赢了?”

    望着那两道身影,一道道迫切的声音,也是迅速的在山庄中传开,先前剑光太过璀璨,他们竟是没有看清究竟是谁胜谁输。

    此刻,凌尘一身白衣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千疮百孔,不过因为两人都没有动用真气,所以身上的那些剑痕都很浅,都是不要紧的皮外伤。

    然而对面的梅方志,却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身上并无半点痕迹。

    高下已判。

    凌尘略逊一筹。

    “刚才的一剑,凌尘竟然挡住了。”

    玄雨吃了一惊,凌尘虽然身上剑伤不少,但是却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伤,看来刚刚凌尘主动出击,应该是破掉了梅方志的剑招,而且刚才梅方志已经说了,凌尘挡住他四招,便算他输。

    按照梅方志所说,凌尘其实已经算赢了。

    要知道换成是年轻一代的任何人,只怕都不可能如凌尘这般全身而退。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噗嗤!

    就在众人皆是暗暗震惊的时候,梅方志胸前的衣服突然裂了开来,出现了一个十字的开口。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这院内的气氛陡然一僵,就连梅方志本人,都是惊愕了一下。

    他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被凌尘这一剑命中的,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击破了凌尘的剑招,完全不被对方的剑气波及。

    此刻的梅方志衣衫破烂,胸前的衣服被划开出一个十字,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哪里还有一庄之主的风范。

    那妙音和玄雨等寒梅山庄的弟子,此刻都是不由面面相觑起来,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梅方志如此狼狈的样子。

    梅方志脸上的愕然之意只是维持了霎那,随即他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想不到,我梅方志竟也有被一个年轻人弄得如此狼狈的时候。”

    “在下失礼冒犯,还请庄主见谅。”

    凌尘有些尴尬,不过刚才的交手,他也控制不住威力,毕竟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话,他不可能接的下梅方志最后一剑,不仅会大败,怕是还会受不轻的伤。

    “无妨无妨。”

    梅方志连忙摆了摆手,显然并未在意,反而是有些高兴,十分赞赏地看着凌尘,“刚才你所施展的那最后一剑,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凌尘摇了摇头,令得梅方志再度一愣,如此强大的一招,居然没有名字?

    “这一剑,也是我在和庄主你切磋的时候,忽然灵光一动想到的,它不曾有什么名字。”

    这一剑,是凌尘临场悟出的奥义剑招,其中主要包含了是火之真意,还有一丝雷之真意在里面。

    “雷火双剑斩。”

    凌尘忽然眼睛一亮,而后道:“这就是它的名字。”

    “临场顿悟,啧啧,不愧是剑道鬼才,有当年太白剑仙的风范。”

    梅方志赞叹着摇了摇头,“据说当年太白剑仙便是天下第一剑道奇才,他的一生留下了无数诗篇,也留下了许多剑法,他游历大陆,每过一处,遇一胜景,稍饮美酒,便能即兴作诗练剑。”

    “他的剑道境界高深莫测,诗中藏剑,寓剑于诗,我仅仅只是因为机缘巧合而得到他的一篇诗,便从其中悟出了九天飞流剑法。太白剑仙,真乃千古剑道第一人。”

    凌尘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太白剑仙身为大陆史上屈指可数的至强者之一,其成就足以和人

    皇比肩,千古剑道第一人,实至名归。

    刚才梅方志所施展的剑法,的确是威力惊人,不过是出自太白剑仙之手,那就不稀奇了。

    若是以梅方志半圣级别的实力施展而出,只怕是不同凡响。

    “凌尘小友,你的剑道天赋如此惊人,乃我毕生罕见,说不定你能从太白剑仙的诗中悟出更多的东西来。”

    梅方志突然看向了凌尘,随即道:“你稍记一下,这四句诗,据说是太白剑仙路过无量峡谷的时候所作的,其内容曰‘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凌尘口中念叨,默默地将这四句诗给记了下来。

    揣摩其中的诗意,结合刚才梅方志所施展的九天飞流剑法,凌尘的脑海中很快便有了剑招的雏形。

    不过,诗篇终究是十分模糊的东西,从中悟出的剑招也模棱两可,梅方志能够从其中总结出九天飞流剑法,那么凌尘,也有可能从其中悟出其他东西来。

    “等等,”

    突然间,凌尘眼睛一亮,他连忙看向梅方志,问道:“梅庄主,你刚才说,这首诗是太白剑仙当初路过无量峡谷时所作?”

    “没错,”

    梅方志点了点头,“无量峡谷是清水河,那里有一座香炉峰,在阳光照射之后会散发出紫色的烟雾,当时太白剑仙便是在紫色烟雾中欣赏那无量峡谷的大瀑布,方才作下这首诗,那是个十分奇特的地方。”

    “清水河?不是叫大河?”凌尘继续追问。

    “大河便是清水河。”

    梅方志解释道:“清水河是在三百年前改的名字,清水河在许多古书中记载的名字,便是‘大河’。怎么,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我终于明白了。”

    凌尘眼睛迅速亮了起来,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他总算是明白“大河之水,香炉紫烟”八个字指的是什么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