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八章 凌尘的剑道
    在太白剑仙的这般帮助之下,凌尘的剑意很快便达到了临界点,从第二阶梯突破至第三阶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凌尘天府戒中的人皇图卷颤动起来,那虚幻的空间当中,顿时再度浮现出一道中年人人影。

    这道人影,身形伟岸,挺拔,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王者的气息。

    正是人皇。

    “青莲剑意终究是别人的剑意,不一定适合你,剑道万千,殊途同归,最重要的,是要从前人走过的道路中,寻到一条自己的道。”

    人皇出现之后,便也是屈指一点,将一缕金黄色的光芒弹射入凌尘的眉心之中。

    轰!

    脑海仿佛掀起了滔天大浪,凌尘原本脑海中诞生的青莲剑意,被人皇硬生生打入的剑意抵御下来,那是人皇的王道剑意。

    王道剑意和青莲剑意同时占据了半壁江山,分庭抗礼。

    “人皇,居然是开辟天下,划分九州的人皇!”

    太白剑仙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的惊愕,即便是在太白剑仙的时代,人皇也照样是传奇强者,天下间无人不晓的存在。

    太白剑仙和人皇同为天地至强者,但是论辈分,人皇却是太白剑仙的前辈。

    “人皇为何阻止我帮助这小辈突破?”

    太白剑仙有些无法理解,凌尘若是能学到他的青莲剑意,那岂不是可以实力大增,对凌尘自是有益无害,为何人皇要出手阻拦。

    “因为他是我人皇的弟子。”

    人皇摇了摇头,“他的目标,不是要成为一名圣者,而是要成为一名武道至强者。而一位武道至强者,必须要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武道。”

    听得这话,凌尘似乎有些明悟了,青莲剑意固然强大,其中蕴含了太白剑仙的个人感悟,这并非剑法,而是纯粹的,太白剑仙所领悟的剑道!这是属于对方的剑道!

    在太白剑仙的剑道面前,凌尘过去的领悟,辛苦的修炼,根本微不足道!

    额头冒起了冷汗,凌尘已经能够猜到结局了,如果他继续这条路走下去,完全沉浸在太白剑仙的意境,剑道中。

    那么他的确是可以更快地成为一名圣者,而且是一位一流的剑圣,说不定可以破纪录,成为九州之中最年轻的剑圣。

    但是要成为至强者,那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因为凌尘修炼的是太白剑仙的剑道,而他的个人条件却和太白剑仙全然不同,照着太白剑仙的剑道走,凌尘绝不可能取得对方的成就,就更别说超越了。

    “成为至强者?”

    太白剑仙愣了一愣,早知道古往今来,这九州大地上诞生的至强者屈指可数,一位至强者的诞生,几乎需要耗尽整座大陆的气运。

    在太白剑仙之后,这片大地,已经有五百年没有再诞生过至强者了,要想成为至强者,条件太苛刻了,而且只会越来越难。

    寻常人,能够成为一名剑圣,那便恐怕是梦寐以求的事情。至强者,那是遥不可及的传说。

    只是太白剑仙怎么想得到,凌尘哪里是普通人。

    “凌尘小子,你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你自己清楚了没有?”

    人皇没有去干涉凌尘的想法,而是让后者自己做出选择,如果凌尘仅仅只想成为一名圣者,那么他便不会再继续插手,凌尘只管接受太白剑仙的帮助,练成青莲剑意,成为这太白剑仙的追随者。

    这样一来,凌尘就丧失了成为至强者的希望。

    他一直以来,就在凌尘的身边,却从来没有将自己的武道真正意义上传授给凌尘,而只是时不时地提点两句,正是因为,他想让凌尘顺着他的指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他以前的弟子,将他的武学学的炉火纯青,可是最终却没有一个能达到至强者的程度,就是因为,他们没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子来。

    “我想清楚了。”

    凌尘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不需要考虑,他早就有了决断,眼中陡然泛起了一抹精光:“前人的力量,只会是我的借鉴,我要创造出自己的一条武道!”

    “那是一条全新的剑道,不是人皇的王者剑道,也不是太白剑仙的青莲剑道,而是我凌尘的剑道。”

    凌尘斩钉截铁地道。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小子。”

    人皇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旁边的太白剑仙,却是对人皇和凌尘这对师徒感到十分不解,特别是凌尘,明明有机会速成剑圣,可对方却要放弃机会,选择那虚无缥缈的至强者之路,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他身为大陆上最后一个至强者,自然知道,这条至强者之路有多难走。

    凌尘选择了一条最困难的路,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

    但是这既然是凌尘自己的选择,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毕竟,他的本意也不是为了害凌尘,而是仅仅想将自己的剑道传授给对方罢了。

    “青莲剑道,王者剑道,都是至强者的剑道,虽说不是我要走的路,但是我却可以从其中汲取营养。”

    凌尘心神沉入脑海之中,青莲剑意,王者剑意两大剑意在他脑海中交织,各自绽放出不朽的光辉。

    “太白剑仙的剑道走的是随心所欲,自在飘逸的路子,一壶酒,一篇诗,行遍天涯,四海为家,但是在我看来,却少了一分对天下苍生的关怀。”

    “人皇师傅的剑道包罗万象,伟岸,心怀天下,但在同时,却又容易被这天下所束缚,少了身为剑客的自由洒脱。”

    凌尘在总结着太白剑仙和人皇的剑道,两个人的剑道都特色鲜明,各有和他相契合的地方,也有和他不相容的地方。

    “我之剑道,全随本心。”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似乎悟出了什么,“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我只做我力所能及之事。”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并非为自己一个人而活,这天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天下。”

    凌尘眼中露出明悟之意,与此同时,那两道在凌尘脑海中的王道剑意和青莲剑意,也是迅速消散开来,留下来的一丝气息,融入到了凌尘的剑意之中。

    五种剑意属性之间,仿佛凝聚成了一个大漩涡出来,那漩涡瞬息万变,像是某种东西的雏形,至于到底能够演变成什么样子,那都是一个未知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