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剑魂雏形
    “凌尘怎么还没有动静,他这次的修炼时间也太久了。”

    这时候,在那密室之外,沈千浪的神色显得有些焦急。

    凌尘这次入定,和先前都有些不同,这次的凌尘入定的程度很深,已经连续三天不吃不喝,没有清醒过来,他怀疑,凌尘是不是练出什么岔子了。

    “不着急,说不定正好相反,凌尘大哥又领悟到更深的东西了。”

    旁边的罗仙儿道。

    不过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面,却也是十分担心。

    此时此刻,在那意志空间中。

    人皇和太白剑仙的意志投影还在,他们望着身前似乎正在蜕变的凌尘,也是面色惊讶。

    “是剑魂雏形的气息。看来这小子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剑道了。”

    太白剑仙一脸讶然地道。

    “还差得远,只是刚刚触摸到门槛而已。”

    人皇摇了摇头,不过他的心中,却也有些震惊,没想到凌尘能够这么快就从他们二人的剑道中悟出东西,还凝聚出了剑魂雏形。

    以现在凌尘的修为,是肯定无法凝聚出真正意义的剑魂的,所以只是剑魂雏形而已。

    当剑意达到了第三阶梯后,便满足了凝聚剑魂的条件。

    “有此传人,我恐怕要恭喜前辈了。”

    太白剑仙向着人皇拱了拱手,有些羡慕地道。

    “何喜之有。”

    人皇依旧是摇了摇头,脸色凝重,“你应该知道,想要成为至强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我之前的上古时代,关于至强者的传说层出不穷,按照古书的记载,那些上古的所谓三皇五帝,神话人物,统统都是至强者。但是到了我那个时代后,至强者诞生的周期,便越来越长了。”

    “这并不是说,练武之人少了,而是这个世界,越来越衰落了。”

    上古皇者的数量,虽然有着一些水分存在,但是无论如何,都是后世的三倍以上,比如说传说中的尧舜禹三大贤明古帝,这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代诞生的,上古时期世界之强盛,可想而知。

    “嗯,这天地间的灵气是越来越稀薄了。”

    太白剑仙点了点头,想当初他破碎虚空的时候,已经是费了他九牛二虎之力,最后若不是靠着一点运气,他恐怕都成功不了。

    至强者数量的减少,最直接的原因,便是这大陆上的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突破的难度自然就就变大了。

    “尽人事,听天命。我倒是希望他成功成为至强者,到时候在另一个世界与我们相见。”

    太白剑仙摸了摸下巴的胡子,笑吟吟地道。

    谁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另一个世界,究竟是什么。

    “人皇前辈,我这具意志投影的力量已经耗尽了,恐怕要告辞了。”

    太白剑仙的意志投影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具意志投影,他原本就是为了传授青莲剑意而留下的,如今凌尘已经悟出的属于自己的剑意,显然他这具意志投影的使命也是到了。

    点了点头,人皇视线当中,太白剑仙的意志投影便是慢慢消散了开来。

    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他的意志投影不知道消散了多少道,如今他在这天元大陆,仅剩下这一道意志投影而已。

    不过他也并没有在这地方停留太久,便是重新化为一道光波,没入了凌尘手上的天府戒中。

    呼……

    良久之后,凌尘缓缓喷吐出一口气息,终于从修炼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剑魂雏形终于是凝聚成功了。”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剑魂是剑意进阶的产物,只不过要想凝聚完整的剑魂,修为必须要达到剑圣的层次才行。

    不过即便只是剑魂雏形,但是用来驾驭他的五种剑意,却是绰绰有余了。

    “看来两位前辈都已经离开了。”

    凌尘在清醒之后,便直接从那玉壁空间脱离了出来,如若不然的话,他应该还沉浸在这玉壁空间之中。

    “凌尘哥哥,你总算醒了。”

    这个时候,凌音、沈千浪和罗仙儿三人走了上来,轻声问候。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凌尘点了点头,脸上略有歉意。

    这段修炼的时间,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的确是有点旷日持久了。

    让三人陪自己在这暗无天日的密洞里呆了接近两个月时间,凌尘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怎么样,在这剑仙玉壁中收获如何?”

    沈千浪一脸期待地望着凌尘。

    “此行不虚。”

    凌尘没有详细多说,不过他也不会隐瞒什么,接着说道:“这剑仙玉壁之中,的确有绝世剑法,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剑法,正是失传了许多年的剑法神典。”

    “青莲剑歌?”

    沈千浪和罗仙儿几乎皆是呼吸一滞,他们身为九州之人,对的大名自然不会陌生,特别是练剑之人,没有人会不知道的存在,只是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一套早已随着太白剑仙而消逝的剑法神典,居然会藏在这剑仙玉壁之中。

    两人看着凌尘的目光既羡慕又黯然,这剑仙玉壁本是他们青城宫最大的秘密,然而,他们二人却不具备这个天赋,连观看剑仙玉壁的资格都没有。

    似乎是看出了二人的神色变化,凌尘摆了摆手,“你们也不用太过失望,我会将青莲剑歌的口诀,招式传授给你们二人,毕竟这本来就该是你们青城宫的东西。”

    “那就多谢凌尘兄了。”

    沈千浪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但是旁边的罗仙儿,却依旧是一脸的愁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自是有她的忧虑,青莲剑歌是何等高深的剑法,她和沈千浪就算能够得到口诀和招式,恐怕最后能学到的东西也会十分有限。

    “走吧。是时候离开了。”

    凌尘看向了凌音三人,这剑仙玉壁,已经对他没什么效果了。

    “嗯。”

    三人点了点头,而后一行人将这密室重新封好,这剑仙玉壁上刻的诗篇和意境还在,后面若是有人能寻到这里,便能够继续参悟玉壁的奥妙。

    凌尘自然不会因为自己已经学到了青莲剑歌,便将这剑仙玉壁毁掉,做这种断人机缘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