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突然之事
    离开了剑仙玉壁所在的密室,凌尘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名叫安乐镇的地方。

    这安乐镇处于益州的东北边境,和荆州毗邻,四人在跋涉了三日后,便暂且在这安乐镇落脚。

    镇子里最大的客栈。

    一间摆设十分精美的房间之中,床榻之上,赫然躺着一道曼妙的身影,那一张倾城绝色的妩媚容颜,赫然正是夏云馨。

    床榻之侧,凌尘就这么凝视着夏云馨的脸庞,心情却是有些复杂。

    此次来到九州大地,凌尘虽说是为了追求更强的武道,但是他的另一个大目的,却还是为了找医治夏云馨的办法。

    这次卷入剑仙诗篇的纷争之中,本就是无心插柳,只是没想到越陷越深,到最后竟是难以抽身而出了。

    此番离开益州,摆脱了唐门的追捕之后,凌尘便要静下心来,打听唤醒夏云馨的方法了。

    既然当初在蛮荒的时候,那蛮荒大祭司能够用还魂异术唤回夏云馨的三魂七魄,那么这偌大的九州之地,不可能连一个懂还魂异术的人都没有吧?

    就算没有还魂异术,也一定会有其他的方法。

    这个时候,在另一个房间之中,沈千浪和罗仙儿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

    “这次离开益州,只怕复兴宗门,不知道要何年何日了,唐门也依然不会放过我们。”

    沈千浪脸色凝重,随即他取出了一本图谱,“这是凌尘抄录的青莲剑歌的口诀和招式,他已经交给了我,只要我们勤学苦练,他日一定能报仇的。”

    “凌尘大哥,他要与我们分道扬镳了吗?”

    罗仙儿有些吃惊地望着沈千浪。

    沈千浪摇了摇头,“凌尘兄他是要为夏姑娘寻医去了,他已经说了,待他救醒了夏姑娘之后,便会全力帮我们光复宗门。”

    “夏姑娘昏迷不醒,据说魂魄已失,如何能够醒得过来?这恐怕只是凌尘大哥敷衍我们的托辞吧,他这是要走了。”

    罗仙儿俏脸有些难看,没有凌尘的帮助,他们要想光复宗门,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沈千浪沉默,不知如何接口,这次凌尘只怕是帮不了他们了,即便是托辞,那人家也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况且,为什么要要求一个外人为他们的宗门而付出呢。

    “我去找他。”罗仙儿贝齿突然轻咬了咬红唇,清澈的美目中有着一些决绝之色闪动,然后便转身推门走出了房间。

    “师妹!”

    沈千浪刚准备叫住对方,可罗仙儿却已经走出了房间,晚了一步。

    “咚咚!”

    房间中,当凌尘还在思索着下一步如何如何的时候,突然房门被敲响,旋即罗仙儿轻柔的声音,便是传了进来。

    “请进。”见到这么晚了罗仙儿过来找他,凌尘显然也是有些错愕,旋即连忙道。

    “嘎吱。”

    房门被推开,月光自门缝间倾洒而进,旋即一道妙曼娇躯迈着碎步,踏着月光走进房中。

    凌尘望着那进屋的罗仙儿,显然是愣了愣,眼中掠过了一丝惊艳之色。

    现在的罗仙儿,显然是经过一番特意的打扮,青裙罩紫衫,眉目如画,肌肤如雪,柔顺的青丝垂至纤细腰间,再陪着那略显一丝绯红的脸颊以及月光照耀,竟是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

    被凌尘那般目光注视着,罗仙儿俏脸上的绯红也是悄悄的浓郁了一点,她反手将房门紧闭,在其玉手上,捧着一叠整洁的衣衫。

    “罗姑娘有何要紧事?”凌尘轻咳了一声,略微的感觉到不自然,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这么一间房间里面貌似有点不太妥当。

    “凌尘大哥,这些日子,承蒙你的照顾,我和大师兄才能安然无恙,一直没有好好谢谢你,这是我为你缝制的新衣裳。”罗仙儿将那叠整洁衣衫放在桌上,声音轻柔,并没有立即退下。

    罗仙儿微微垂头,灯光照耀着那张俏丽的脸颊,仿佛火一般的滚烫。

    “哦?”凌尘愣了愣,旋即目光望着罗仙儿,道:“罗姑娘若是有事的话,便请直说吧。”

    闻言,罗仙儿的娇躯微微僵了一下,俏脸微垂,沉默了片刻,方才轻声道:“凌尘大哥,我知道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甚至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但我还是想求你,帮帮我吧。”

    安静的房间中,幽香流动,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幽幽之意传开。

    “娘亲去的早,所以一直都是爹和青城宫的长老们将我带大,青城宫是他们的心血,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青城宫在武林中除名,我一定要光复宗门。可是,以我和大师兄的力量,却根本看不到希望……”

    罗仙儿贝齿轻咬着红唇,眼中有着雾气凝聚,轻柔的声音显得很是无助与伤感。

    “我没说不帮你们啊。我只是说,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凌尘有些无奈,他只是说先唤醒夏云馨而已,并不是说,他以后就不帮罗仙儿他们光复青城宫了。

    “凌尘大哥,若是你能够帮助我光复青城宫,仙儿愿意为您为奴为婢,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罗仙儿望着面色平静的凌尘,突然深吸一口气,玉手轻解腰束,罗裙滑落,霎那间,一具宛如白玉般的娇躯,便是那般毫无遮掩的出现在了这紧闭的房间之中。

    突如其来的这般变化,直接是让得凌尘脸庞上的平静宣告破裂,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那具完美的雪白的娇躯。

    罗仙儿的身材,充满着少女的气息,高挑而丰满,纤细柳腰,盈盈一握,肌肤如雪如玉,滑腻而娇嫩,堪称极品。

    “仙儿姑娘,何必如此作践自己。”

    望着眼前这几乎无暇般的玉体,凌尘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有些勉强的将目光强行转移开来,声音有些干涩的道。

    在凌尘声音落下时,他却是听见了一种极为细微的低泣之声,微微一怔,看向罗仙儿的脸颊,只见得后者修长睫毛抖动着,有着一滴滴泪珠划过娇嫩的脸颊,滚落而下。

    “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贱,可是,我没有其他办法了,凌尘大哥,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罗仙儿已经泣不成声,哭成一副梨花带雨模样之时,她却忽然感觉身体一暖,一件宽厚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是凌尘。

    后者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我答应你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的。”

    凌尘拍了拍罗仙儿的肩膀,“相信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不愿看到你如此这般,他或许更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青城宫迟早都会光复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和唐门抗衡的实力,等我们有了那个实力的时候,就是青城宫重建的日子,我发誓。”

    凌尘认真地看着罗仙儿。

    “嗯。”

    罗仙儿一双眼睛眨了一下,这才破涕为笑。

    “那就先将衣服穿起来吧,免得到时候谁闯进来,那就麻烦了。”凌尘轻咳了一声,道。

    现在这副样子,若是被沈千浪看到,或许对方还要误会自己对他师妹做了什么呢,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凌尘大哥,今天的事情,请千万不要告诉我师兄。”

    罗仙儿转过身将衣服重新穿好后,也是看着凌尘,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放心,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凌尘点了点头,把这事外传,除非他嫌自己的麻烦事不够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