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章 柳承元
    此时,在柳家的另一座院子里。

    院子里面,赫然有着一座座假山,看上去似金似玉,隐隐蕴含着歇息的能量,非同小可,在悬浮山峰上,有着一个池塘和几间木屋组成的小庄园。

    池塘边,一名姿容绝丽,三十多岁的女子正在给鱼喂食,她一头长发如丝如瀑,延伸到脚底下,双眼平和。

    女子正是柳惜灵。

    忽然,身后有着“沙沙”的脚步声传来。

    一名看上去面容极为冷峻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不远处,从身后慢慢向着女子走去,然而女子却仿佛并未察觉此人到来一般,只是继续喂鱼。

    “妹妹。”

    冷峻中年人缓缓咧开了嘴巴,吐出了两个字。

    此人,赫然是柳惜灵的哥哥,凌尘的舅舅,也是当代柳家的家主,柳承元。

    柳惜灵连脸都没有转过去,态度更是冷淡,“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你!”

    柳承元眼睛瞪大,冷峻的面庞仿佛雪上加霜,似乎欲要发怒一般,他堂堂柳家家主,更是中央皇朝的大司命,除了那位女帝陛下,谁敢这样和他说话?

    只见得他阴沉着一张脸,快步走近到柳惜灵的身后,他抬起手掌,但在这同时,柳惜灵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了脸去,眼看着巴掌就要打在那一张白皙的面颊之上。

    “妹妹,是哥哥错了。”

    连忙收回手掌,柳承元的一张脸立马软了下来,哪里还有刚才冷漠和怒气,完全变成了一张笑脸,不过这一张笑脸明显是挤出来的,很显然,柳承元一向是以冰块脸示人,若是他在朝堂上的同僚看到他这副笑容可掬的模样,估计要惊掉大牙。

    “你有什么错?”

    柳惜灵又伸出玉手,洒下一些鱼食进了池塘中,“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考虑,这是你这个家主的责任啊。我这个妹妹跟家族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

    “行了,你就别再讽刺我了,和刑圣世家联姻,这是老祖宗他们的意思,我这个家主可改变不了。”

    柳承元无奈地摊了摊手,他这个家主,虽然听起来权力很大,但实际上,他说了不算,上有老祖宗,下有长老会,处处掣肘,如若不然,那大长老也不会背着他,如此肆无忌惮了。

    家主,只是个象征罢了,如果柳家老祖宗想换个人当家主,根本费不了多大劲,从嫡系子弟中再挑选出一人来便是。

    要知道相当家主的人多了去了,等着柳承元犯错误,继承他位置的大有人在。

    “妹妹,其实仔细想想,联姻之事,对你来说也不全然是坏事。”

    柳承元顿了顿,忽然开口道:“那刑无法人品怎么样暂且不说,但他对你却是一往情深,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就不说了,你看即便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依然可以既往不咎,同意和你成亲,可见是对你是诚心诚意的,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他呢?”

    “凌家的人,在朝堂上处处和我们柳家作对,与我们乃是死敌,那凌天羽也是个浪荡子,为了女人连家主的位置都不要,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你托付终身,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此人?”

    “够了!”

    柳惜灵瞪了柳承元一眼,“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好,我不说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另外一件事要告诉你。”

    柳承元知道踩了雷区,见既然劝不动柳惜灵,他也不再多费口舌,转而改换话题,开口道:“那个叫凌尘的小子,他来到九州大地了。”

    “他来了?他现在在哪里?”

    柳惜灵终于是站了起来,神色看上去有些紧张,显然是极为关心凌尘的情况。

    “这小子在盘龙城闹出了大动静,在万年青史墙上留名第五,就在前几日,大长老派出了大批高手去暗杀他,其中还有一名天极境九重天的长老。”

    “什么?”

    柳惜灵的娇躯颤抖了起来,面容瞬间失色,颜色犹如死灰。

    “先别急着伤心,这小子没死。”

    柳承元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天眼世家的人出手救了他,前去暗杀他的高手死了三分之二,现在老祖宗已经下令,暂时停止对那小子的追杀。”

    “天眼世家?”

    柳惜灵这才恢复了正常神色,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不过她心中也是好奇,凌尘,什么时候搭上了天眼世家这条线了?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天眼世家出手,完全是为了他身边一个叫凌音的少女,跟他没什么关系,用不了多久,家族就会重新组织人去杀他,所以最后这小子还是得死,逃不掉的。”

    柳承元冷冷地道。

    “你……能不能暗中出手庇护他?”

    柳惜灵眼神有些哀求地看着柳承元,“他可是你的亲外甥。”

    “我庇护他?那我这个家主还当不当了?”

    柳承元头摇得跟筛子一样,表示万万做不到,为了一个面都从来没见过的外甥冒这么大的险,根本划不来。

    “那你滚……从此以后,你都不要来见我了,我没你这个哥哥。”

    柳惜灵直接是转身走开,冷冷道:“若尘儿死了,我这个做娘亲的决不独活。”

    “好了好了,早知道你会这样。”

    柳承元感到无比头大,这个妹妹是他唯一的软肋,他对谁都可以下狠心,唯独对柳惜灵不行,“我已经吩咐人去盯着大长老那波人了,若他们要对那小子下手,我的人会看情况出手的。”

    “我就知道,还是哥哥疼我。”

    柳惜灵顿时面露喜色,她这个哥哥,虽然看起来冷漠无情,但是实际上,对她却是百依百顺,从来没有违逆过。

    “哼,若不是看在他资质还可以,有点价值的份上,我可不会做这种太岁头上动土的事情。”

    柳承元偷偷庇护凌尘,这是冒着得罪柳家老祖宗和长老会的风险,若是被柳家老祖宗知道他这个家主阴奉阳违,暗中做这些小动作,只怕家主之位不保。

    不过他柳承元不是个傀儡,也不甘做个傀儡,他同样有着自己的势力,怎么说,凌音都是他的外甥,那些人说杀就动手杀,也太不把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