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四章 终极暗器
    嗖嗖嗖!

    话音刚落,那太子党的谷通、花不虚和白起三大年轻高手也是纷纷出手,悍然攻势,分别针对向了叶铭三人。

    即便是叶铭三人不愿迎战,但是这三个对手都不是泛泛之辈,由不得他们,必须全力以赴对待。

    而唐泽的目光,则自始至终都在凌尘身上,此刻在他看来,凌尘已经是瓮中之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凌尘,看在你天赋还不错的份上,现在我给你个机会,改投太子党,成为我的走狗,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唐泽脸上浮现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抱歉,我可不像你,这么喜欢给别人当走狗。”

    凌尘淡笑道。

    “你说什么?”

    唐泽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凌尘这是在嘲讽他是天剑会的走狗,这个蝼蚁般的小子,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向他跪地求饶,竟然反而敢嘲讽他,简直是不知死活。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便先宰了你,然后将你的尸体带回去吧!”

    唐泽的眼中的杀意仿佛凝聚成实质,他陡然探出手掌,然后真气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霸道之意,宛如九天雷霆,注入了手中的金属葵花暗器之中。

    “死!”

    喝声落下,唐泽手中的金属葵花暗器陡然激射而出,所过之处,传出一阵阵空气爆炸的低沉声响。

    望着那自天空暴掠而来的恐怖暗器,凌尘身形一动,竟是迎难而上,腰间赤天剑瞬间出鞘,一道剑芒也是闪电般的凝现而出。

    铛!

    剑芒斩击在那葵花暗器上,一瞬间,那葵花暗器便是分崩离析,化为漫天花雨般的密集花瓣,总共十二瓣,疯狂袭向凌尘。

    叮叮叮叮!

    手持赤天剑,凌尘使出了速剑之域,在领悟了雷之真意后,凌尘的剑速有了不小的提升,速剑之狱,每一剑也是愈发精准,凌厉,准确无误地命中那一片片花瓣。

    劲风扩散,凌尘仅仅是肩膀一颤,便是持十二片花瓣弹开,抬起头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唐泽,淡淡的道:“想要我的命,只怕你还不够资格!”

    “嘿,我倒是要看你待会被打得趴下来,是否还会如此嘴硬?”

    唐泽冷笑一声,眼中凶芒闪动,背间一颤,一对傀儡翅膀便伸展开来,他翅膀一振,速度陡然成倍飙升,一闪间便将那暗器重新吸回重组,然后身形一闪,陡然出现在凌尘面前,将手中的葵花暗器给打了出去。

    在葵花暗器打出的同时,那花朵仿佛是高速转动了起来,仿佛能够瞬间将任何接触到的东西给绞碎掉。

    面对着唐泽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凌尘也是冷芒闪烁,这古怪的暗器的确不好对付,不过,却也并非完全没有弱点。

    将真气注入赤天剑中,凌尘一剑击出,只见得他张开手掌,仅是以为掌心吸住赤天剑,宝剑在他的手上飞速旋转起来。

    高速旋转的剑锋和高速旋转的葵花暗器交织在一起,两者之间绽放出极为璀璨的火星。

    唐泽凌厉无匹的攻势,虽然依旧咄咄逼人,但是众人却都能看出,他的攻势被凌尘化解掉了!

    “竟然只依靠剑技就化解掉了唐泽的攻势,不愧是绝世妖孽。”

    叶铭心中惊叹道。

    唐泽的这一招威力有多强,他自然是能够看出一点端倪,即便换成是他,恐怕都无法如此从容地接下,而凌尘却做到了。

    其他人,也都是心中惊诧,他们本来以为凌尘在唐泽手里坚持不了多久,必定迅速败北,没想到凌尘竟然如此淡定从容地接下了唐泽的凌厉攻击,看上去没有一丝的败象。

    当当当!

    砰砰砰!

    天空上,十数道身影都是在是展开着激烈战斗,每一次交锋,可怕的劲风都是将会令得周遭的山石碎裂,河流断流,尖锐的破风声,响彻不停。

    “哼!你这小子倒比我想象中要经打的多,可惜没什么用,你今天非死不可!”

    唐泽见攻势未能奈何凌尘,也没有太过焦急,先前那般手段,只能算是试试凌尘的深浅,试过之后,他才能知道凌尘的强弱,怎么最快地击败凌尘。

    现在,试探已经结束了。

    轰!

    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波动,从他身上爆发开来,这股气息,迅速飙升到了天极境七重天的巅峰,然后突破了七重天的瓶颈,达到了第八重天!

    “什么,这家伙已经达到八重天境界了?”

    感受到唐泽身上释放出来的强横气息,无论是司马临渊,还是叶铭,宇文杰等人,皆是一阵惊愕,旋即脸色迅速难看了起来。

    “有什么好吃惊的,我一个月前就突破到八重天了,不过一直压着气息而已,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怎么样,惊喜不惊喜?”

    唐泽嘴角泛起了冷冽的笑容,他一脸戏谑地看着凌尘,“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很绝望?很无助?”

    根本没有听唐泽在那自娱自乐,凌尘此刻脑海中正飞速思索着退敌之策,如果唐泽实力还是刚才的水平,他或许还有着抵挡之力,但是现在,此人实力暴涨,对应的,只怕在潜龙榜上也不止是第十六的水准了,现在想要正面抵挡此人,恐怕是不太现实了。

    更何况,唐泽的这暗器“满天花雨”,怕是不止看上去这点威力。

    “只能动用那一物了。”

    凌尘的思索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他手掌一翻,一道绿色的光芒一闪,映入眼帘的,仿佛一个金属材质的竹筒,而那散发出光芒的赫然是孔雀的羽毛。

    正是凌音走之前留下的孔雀翎。

    这孔雀翎操作起来会有风险,但眼下这唐泽咄咄逼人,凌尘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什么鬼东西,小孩子的玩具么?”

    看到孔雀翎的瞬间,唐泽的眼中涌出一抹讥讽之意,他压根不会把这件看上去粗鄙无比的暗器,和他们唐门的超强暗器“孔雀翎”联系在一起。

    根本没把凌尘放在眼里,唐泽再度身影一闪,直接是出现在凌尘身前十数米的位置,将暗器隔空打出。

    凌尘右手持剑,全力格挡那一道道金属花瓣,他的另一只手掌,正悄悄地向孔雀翎灌输真气,激活着孔雀翎上的古老符文。

    “螳臂当车!”

    唐泽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寒光,他忽然手指一点,一枚毒针冷不丁地射向凌尘的一处破绽,“噗嗤”一声,毒针入肉,打入了凌尘的体内。

    “这下完了。”

    看到凌尘中了唐泽的毒针,司马临渊等人也是心头一沉,他们此时都被强敌拖住,根本无法出手搭救,看来今天凌尘是在劫难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