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突袭
    “哈哈哈……蠢小子,你刚刚所中的毒针,淬了我唐门的独门剧毒,七步断肠散,只要你走七步,毒素就会立马流遍全身,全身溃烂而死。”

    唐泽仰天狂笑了起来,他现在倒想看看,凌尘还怎么在他面前蹦跶。

    “居然是七步断肠散。”

    叶铭等人的脸色愈发难看,七步断肠散是唐门奇毒,只有唐门的人才有解药,这样一来,凌尘的性命岂不是完全操于唐泽之手了?

    “乖乖站着别动,被我打成筛子吧!”

    唐泽眼中煞气涌动,他猛地将“满天花雨”打出,密密麻麻的金属花瓣向着凌尘洞射而去,仿佛真要将凌尘打成筛子。

    “唐泽兄还是那么爱玩弄敌人。”

    那正和叶铭交手的谷通瞧见这般情形,也是咧嘴一笑,有些怜悯地看着凌尘。

    “你说那小子究竟会选择躲避唐泽兄的攻击,被这七步断肠散毒死,还是被唐泽兄的暗器打成筛子呢?”

    另一处位置,那花不虚也是不阴不阳地道。

    “我猜他会先试图在七步之内避开暗器,但是最终还是逃不过去,被暗器所杀,最终死在唐泽兄的手上。”

    那白起冷冷地道。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那暗器已经纷纷到了凌尘的面前,然后密密麻麻敌射进了凌尘的身体。

    “这蠢货,居然躲都不躲。”

    花不虚一脸讥讽。

    “不对!”

    那白起的脸色突然一变,他瞳孔蓦然一缩,只见得被那诸多金属花瓣洞穿身体后,凌尘的身体,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散开来!

    唐泽脸上的笑容也是微微收敛,不过在凌尘原先位置的后方约莫四五十米的位置,凌尘的身影,赫然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找死!”

    唐泽脸上再度浮现出一抹残酷的笑容,如此远的距离,别说七步了,就算是十步都有了。

    “我数到三,你死定了。”

    唐泽咧开嘴巴,笑容灿烂,看凌尘的目光已经和看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一、二、三……”

    “啊!”

    凌尘突然捂住胸口,脸上满是扭曲痛苦的表情,青筋凸起,全身发抖。

    “凌尘!”

    司马临渊面色一沉,凌尘是青山会最有潜力的天才,若是死在这里,不仅对青山会是沉重的打击,就算是他本人,都会有极恶劣的影响,他居然连自己手下的天才都保不住,那他这个青山会领袖,还有什么颜面在武林中立足?

    “没用的,”唐泽目光森然,“现在就算是服了解药也晚了,小子,你若早些向我求饶,我兴许还能饶你……”

    然而他正滔滔不绝的时候,凌尘却是突然抬起头,嘴角泛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骗你的,你还真信了,蠢货。”

    “什么?”

    唐泽面色一变。

    “吃我这招!”

    就在这时候,凌尘忽然将孔雀翎对准了唐泽,然后“啪”的一声,按动了孔雀翎上的开关。

    咻!

    从孔雀翎的筒管之中,一道蕴含着极强破坏力的灰色光束,直接是暴掠而出,狠狠的射向唐泽的心脏部位。

    灰色光束速度极快,就连那唐泽都是因为林动这一照面的杀招惊出了一身冷汗,旋即全身真气疯狂涌动起来,在他的仓促凝聚出了一道真气盾牌。

    咻!

    灰色光束狠狠的射在那真气盾牌之上,那种可怕的破坏力在此刻尽数显露,那看似雄厚的真气之盾,直接是在此刻崩裂出一道道裂缝,而后砰的一声,便是被灰色光束洞穿而去。

    不过虽说那真气之盾并未将灰色光束阻拦下来,但也是令得其攻势略作迟缓,而那唐泽则是趁此暴退,可其速度显然不及那道灰色光束,因此脚步刚退两步,灰色光束,已是快若闪电般的轰在了左手手臂之上。

    力量,在那唐泽手臂之上疯狂的倾泻而出,可怕的力道,直接是将那唐泽如同炮弹般的震飞而出,手臂处,也是鲜血四射。

    躯在半空狼狈的退后了十数步,手掌捂着左手,鲜血从指缝处不断的流出来,他的面色有些茫然,但紧接着,这种茫然便是被狰狞所覆盖,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被凌尘打伤,这小子刚才这招,险些要了他的命!

    “小杂碎,我要宰了你!”

    唐泽眼睛都是涌上了赤红杀意,咆哮道。

    “居然没死?”

    凌尘已经做好了承受击杀唐泽后果的准备,此人毕竟是唐门年轻一辈的翘楚,杀了他,就是真正和唐门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了,不过谁料想,这家伙居然避开了致命一击。

    “我没看错吧,唐泽兄居然被打成了重伤?”

    太子党的一干成员皆是惊愕万分,特别是那谷通等人,他们还等着看凌尘的好戏,看后者怎么被唐泽玩死,虐杀,不想唐泽反险些被凌尘杀死,简直是匪夷所思,让人不敢相信。

    “这小子那是什么招数?”

    慕容英的眼中,此刻都是浮现出一抹深深的忌惮之意,他不是忌惮凌尘的实力,后者的实力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他忌惮的是凌尘刚才用孔雀翎发出的那一击,得亏是唐泽运气好,这才没被这暗器杀死,否则,对方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就算是他,都从孔雀翎的攻击中,感受到了一丝的危险的气息。

    “很好,不愧是南方武林第一天才,果然是奇迹的创造者。”

    司马临渊哈哈一笑,在他都以为凌尘山穷水尽的时候,想不到对方居然还有这一招底牌,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哼,别高兴得太早了,那小子手里的暗器,应该不能连续动用吧,否则唐泽早就死了。”

    慕容英不愧是潜龙榜排名第九的天才,很快就看出了凌尘的处境,的确,对现在的凌尘而言,孔雀翎需要一段时间的蓄力才能够完成,所以用来阴人还行,再想用一次,就不太可能了,唐泽不是木偶人,不会站着不动让你射。

    而之前凌尘装作中毒,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从而加紧启动孔雀翎而已,这个方法,不具备复制性,用不了第二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