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 火焰精魄
    盘龙城,天机楼。

    一名浑身被黑袍包裹的老者走进了大堂,来到了柜台之处。

    “我要打听一个人。”

    黑袍老者声音低沉。

    “谁?”

    雨薇只是抬了抬眼,瞥了黑袍老者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见怪不怪,天机楼这种地方,黑袍老者这样的人不少,有的是为了隐藏身份,有的则是故弄玄虚,不足为奇。

    “凌尘。”

    黑袍老者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眼。

    “凌尘?青史榜第五的凌尘?”

    雨薇美眸微微一凝,她还记得凌尘的模样,如今有人打听凌尘的消息,她自然是有点上心。

    “没错。”黑袍老者的语气依旧冷漠。

    “一千枚养灵丹。”

    雨薇面无表情地道。

    “这么贵?”黑袍老者皱了皱眉,只不过是一个消息而已,居然要一千枚养灵丹。

    不过他很快还是点了点头,袖袍一甩,便是将一千枚养灵丹给拿了出来。

    稍后,雨薇便将一张字条交给了黑袍老者,虽然她心中不太情愿出卖凌尘的消息,毕竟她对凌尘印象不错,但是奈何天机楼的规矩就是如此,只要客人有钱,那对方便有权能够购买到所需要的消息,即便是她这个执事,也不能违背这个规矩。

    “希望那小子能够逢凶化吉吧。”

    雨薇凭借着天机楼的独有禁制,能够从这黑袍老者身上感受到丝丝属于圣者的气息,被一名圣者盯上,凌尘无疑是凶多吉少。

    走出了天机楼,黑袍老者将字条打开,上面赫然写着六个字:“浔阳城,火云居”。

    “哼,小子,你逃不过本长老的手掌心!”

    黑袍老者冷笑一声,身形一闪,便是陡然消失在了原地,仿佛化为一道青烟,直接蒸发了一般。

    ……

    火云居内部,天级地火修炼室。

    凌尘盘坐于修炼室中央,两眼微闭,在他的面前,赫然悬浮着一道赤红色的铁牌,从这一道赤红铁牌上,散发出极为滚烫火爆的气息。

    此时,这一道无名铁牌已经完全被一层火焰所包裹,它表面的一层古老图纹,已经完全被激活,仿佛一团火焰。

    在这一道无名铁牌的牵引之下,整座修炼室的能量都是越来越活跃,随着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狂暴,凌尘也是从修炼状态中清醒。

    “这道无名铁牌,倒真有些门道。”

    望见眼前这一幕,凌尘也是不由眼睛一亮,眼下这无名铁牌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吸收这修炼室中的能量,甚至于从下方的大地之中,都是正有着一丝丝的火属性力量不断冒出,注入了这无名铁牌之中。

    而且,这无名铁牌对于火属性力量的吸收,还处于不断增强的过程中。

    卡擦!

    当这股吸力达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层次之时,这修炼室下方的地面,似乎是无法再承受这种力量的汲取,竟是陡然裂了开来。

    隐隐间,从那地下裂缝之中,仿佛有着一道莫名的吼声传了出来。

    “什么声音?”

    凌尘站起身来,来到了那裂缝之旁,向着下方望去。

    然而那一道莫名吼声并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来越响亮,整个地面,都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将心力催动开来,凌尘向着那地缝深处看去,一片黑漆漆的阴暗,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那种近乎没有半点光线的诡异黑暗,令得凌尘脑袋略有种眩晕的感觉。

    这地底的下方,似乎贯穿了整座火云居,在这这漆黑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源源不断的扩散着,提供给整座火云居的热量一般。

    此时,那一道无名铁牌突然出现了轻微幅度的抖动,随着这般抖动,那下方无尽的黑暗,却是极为奇异的开始变淡了起来。

    然而,就当黑暗越来越淡时,凌尘浑身寒毛却是骤然竖了起来。

    在凌尘的注视之下,无尽黑暗之中,空间忽然开始有些细微的扭曲了起来,紧接着,这些扭曲的空间犹如无形的蟒蛇一般,以一种极为恐怖的度对着洞口之处攀爬而上。

    “小子,快退开!”

    就在扭曲的空间即将爬而上时,一道喝声猛的在凌尘耳边响起。旋即凌尘方才醒悟过来,身体反射性地向后暴退。

    砰!

    在他身形才刚刚退后的下一霎,前方的地面陡然爆开,下一刻,他便陡然感觉到周围急升高的温度,然后,只听的一道极为尖锐的“嘶嘶”声响从那地底处蔓延了出来,视线当中,一道极为粗大的火柱喷射而出,灼热的气劲,顿时充斥了整座修炼室。

    火柱凶猛,那一团团火焰,在这半空中迅速蠕动着,然后凝聚成了一头看上去十分狰狞的火焰巨蟒。

    “这是什么东西?”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惊诧之意,这一团团火焰,都是这下方深处的地心火,而眼前这条火焰巨蟒,更是仿佛具备了灵性一般。

    “这是火焰精魄。”

    人皇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想不到这下面居然会有火焰精魄的存在,难怪,这下面的地火能够支撑这么多修炼室的能量,这么多年都没有枯竭。”

    “火焰精魄?”凌尘眼神微凝。

    “火焰精魄,是地心火浓郁到一定程度后,方才会孕育出的宝物,”

    人皇接着说道:“火焰精魄不能够直接炼化,但却能源源不断地提供精纯的火属性能量,对修炼大有帮助。”

    “这火焰精魄如此狂暴,有什么办法收取它?”

    凌尘能够从这一道火焰精魄身上,感受到十分狂暴的气息,想要收取这样的东西,无疑相当困难。

    “恐怕不需要你多操心,这铁牌似乎正在降服这道火焰精魄。”人皇淡淡地道。

    “哦?”

    凌尘眉毛一挑,目光随即落在那铁牌之上,没想到这无名铁牌,居然还有这等用处,只见得从那无名铁牌之上,射出一道道纹理般扭曲的射线,将那一枚火焰精魄给牢牢束缚。

    吼吼!

    火焰精魄疯狂挣扎,咆哮,却是无法摆脱铁牌的束缚,下一刻,铁牌的背面,一丝丝粉末洒落而下,显露出了一道远古火鸟的图案。

    无名铁牌缓缓地释放出力量,将火焰精魄渐渐拉近,在这过程中,火焰精魄的形体不断地压缩,变小,最后被彻彻底底地给拓印在了那无名铁牌的背面,和那一道远古火鸟的图案融为一体。

    在吸收了这一道火焰精魄之后,那火鸟图案也是明亮了几分,整面无名铁牌,褪去了原本破旧的表面,显得焕然一新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