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章 黑袍老者
    一念及此,凌尘也是操控飞行傀儡陡然变向,飞进了下方的茫茫山林之中。

    对于这般突然变向,后方的黑袍老者也是在山林上空停了下来,望着没入山林中的凌尘,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小子想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是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山林之中,障碍物众多,他追踪起来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并不认为凌尘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一个区区天极境三重天的小子,不可能感应得到他的存在。

    “想凭这个就想阻拦老夫,痴人说梦。”

    黑袍老者冷冷一笑,只见得他袖袍一挥,一只只马蜂大小的傀儡虫飞了出来。

    这些傀儡虫,对人体有特殊的感应,每一只傀儡虫,都相当于他的一只眼睛,在这些傀儡虫的扩散下,任何人都无所遁形。

    利用傀儡虫锁定凌尘的位置,黑袍老者迅速向着凌尘所在的位置逼近而去。

    “这么快就跟上来了。”

    凌尘察觉到黑袍老者的逼近,心中也是十分讶异,他故意落入这片山林之中,无非是想甩掉这根尾巴,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要是甩不掉的话,那就争取一点时间,准备酝酿个大招,让这黑袍老者尝尝厉害。

    人皇是他的底牌,不到最后时刻没必要用出来,此时此刻,和一名圣者斗智斗勇,无疑是自身的一次巨大磨炼,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这时候,凌尘的右手上赫然紧握着一物,不是其他,正是那一道孔雀翎,而凌尘的左手所持之物,则赫然是一面赤红色的铁牌,正是那一道吸收了火焰精魄的无名铁牌。

    催动孔雀翎需要极为大量的真气,而且孔雀翎的威力,是灌注的推进力量越强,则其威力越大。

    凌尘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以无名铁牌的力量作为驱动力,来释放孔雀翎的全部力量。

    这威力到底有多大,凌尘想都不敢想。

    说不定,这次可是留住对方,直接屠杀圣者。

    凌尘眼中泛起了一抹凌厉之意。

    如果此时有人知道凌尘这个想法,一定会觉得凌尘疯了,一个区区天极境三重天的强者,居然想着要杀圣,简直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小子,你还真是个狂人,不过,我就喜欢你这股疯狂的劲。”

    人皇得知了凌尘的打算,也是愣了一愣,笑了笑,但随即他的声音旋即凝重了些许,“不过你这么做的话,会存在一定的风险,若是一旦没有控制住的话,恐怕会引起爆炸也不一定……”

    “不试试如何知道,若是我能够硬闯此人,然后师傅你再趁机出手,说不定真能够击杀来人。”

    凌尘眼中杀意闪烁,这段时间连续被追杀,已经让凌尘心中积累了不小的火气,这一次,凌尘也是发狠想要斩杀来人,震慑所有打他主意的人。

    “好吧,那你尽力一试。”

    人皇没有反对,来人毕竟是一名圣者,具体实力多强还不知道,他这道意志化身击退对方没什么问题,但是要斩杀对方,那就有点难度了。

    因此如果凌尘真能够重创对方,那么或许真有机会斩杀来人。

    凌尘在快速穿掠的同时,他正在急速向那无名铁牌中灌注真气,在这般灌注下,无名铁牌的表面,也是陡然涌起了一层红芒,极端暴戾的气息弥漫开来。

    十分磅礴精纯的火焰力量,呈螺旋形状席卷出去,一丝丝一缕缕地注入了孔雀翎之中,将孔雀翎上的图纹寸寸激活。

    不过这般过程看似平和,实际上却是相当凶险,凌尘努力地掌控着火候,否则的话,一旦爆炸开来,那就绝不可能是轻伤了。

    哪怕是有人皇护着,到时候断手断脚肯定是免不了的。

    嗖嗖!

    两道人影闪电般从林间穿过,一前一后,凌尘脚掌一点,跳下了飞行傀儡,落到了一处低洼地之中,停了下来。

    陡然转身,凌尘赫然瞥见在那前方上空之中,有着一道黑影凌空而立,正目光森然地注视着他。

    “阁下是什么人?可否让在下死个明白?”

    凌尘望着半空中的黑影,朗声问道。

    “哼,奸滑的小子,还想套老夫的话。都要死的人了,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黑袍老者冷哼了一声,直接是抬起手掌,掌间如同墨色般的漆黑真气涌动,在那如潮般涌动的真气中,赫然夹杂着一枚枚极为细小的毒针暗器,这些暗器肉眼很难看出来,仿佛活物一般,在虚空中蠕动,如果不是凌尘感知敏锐的话,也根本感应不出来。

    “原来阁下是唐门的人。”

    凌尘眼芒微微闪烁,能够将暗器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的,也只有唐门的人了。

    “那你一定是冲着青莲剑歌来的吧。”

    凌尘眼珠子一转,他这话一出,黑袍老者果然攻势一滞,被他说中了来意,没有立即动手。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青莲剑歌,的确在我的手上。”凌尘脸上浮现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

    “哦?”

    黑袍老者眼睛一亮,他们原本都还只是怀疑,根据凌尘的剑法推测,凌尘是不是得到了青莲剑歌,没想到凌尘居然直接说自己得到了青莲剑歌,倒省了他一番工夫。

    “把青莲剑歌乖乖交出来,老夫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如何!”

    黑袍老者咧嘴笑道。

    “这个恐怕没办法了。”

    凌尘摇了摇头,“我得到青莲剑歌之后,便把它给毁了,现在青莲剑歌的口诀,全都在我的脑子里面了。”

    “呵呵,油腔滑调的小子,你觉得老夫会信你的鬼话?”

    黑袍老者冷冷一笑,“等老夫擒住你,自然有一百种办法能从你的嘴里拷问出我想要的东西。”

    说罢,他也是陡然袖袍一甩,那夹杂着无数毒针暗器的真气洪流陡然席卷而出,悍然向着凌尘洞射而去。

    以赤天剑格挡了数十道毒针暗器,但仍旧有着数道暗器毒针射中了他的身体,犹如蠕虫般侵入了凌尘的身体。

    “嘿嘿,小子,中了我的蚁噬针,很快你体内的真气就将被啃食干净,到时候,你就是一个废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控制住你。”

    黑袍老者散去气势,在他眼里,凌尘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而且不会再有一丝反抗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