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三章 巫妖门消息
    身体拔高至四五丈后,那一道王道杀剑也是骤然而至,陡然斩在了黑袍老者的www{][la}

    砰!

    随着一道剧烈的碰撞声响彻,黑袍老者整个人犹如流星般倒射出去,在倒射的同时,护体真气四分五裂,全身的衣服都化为粉末。

    黑袍老者右手的一只肉掌,死死地抓住那一道剑气,以防剑气再度扩散,他苦苦支撑,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终于将剑气击碎开来。

    但是,光是化解这一击,便让他几乎油尽灯枯。

    在粉碎了剑气之后,黑袍老者再也不敢再逗留分毫,直接是张开身后的傀儡翅膀,转身疯狂逃窜而去。

    “居然没死?”

    人皇有些诧异地望着十数里外的黑袍老者,按理来说,他这一剑必然能够击杀对方,没想到,他倒是低估了此人。

    “可惜了,被他逃了。”

    凌尘有点可惜,若是能够杀死一名圣者,掠夺对方身上的资源,说不定,这次能够取得很大收获。

    毕竟一名圣者的毕生积累,如果落入他的手里,一定能够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逃了就逃了吧,想要恢复这等伤势,没个十年八年,想都别想,有了这次的惨痛教训,此人应该不敢再来了。”

    人皇倒是没什么所谓。

    “嗯。这次希望能够敲山震虎,唐门再想要来人,也得考虑清楚代价了。”

    凌尘只是可惜,不过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黑袍老者死不死,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

    “此人应该不敢再来了,不过经过此战,这具意志化身的力量也消耗不少,下次若再是有圣者来追杀你的话,恐怕就没这么轻松了。”

    人皇的意志化身似乎变得透明了一些,这具意志化身毕竟是意志力量所凝,没有其他力量补充,消耗一分便是一分。

    “那师傅尽快去休息吧。”

    人皇的意志化身是凌尘现在最大的底牌,他可不想让人皇出现任何的纰漏,否则,在如此多的仇家追杀下,他的处境就越危险了。

    点了点头,人皇的化身化为一道青烟,钻进了凌尘的储物戒指之中。

    “圣者可不是大白菜,唐门那边,这次吃这么大的亏,该长点记性了,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动静了,至于柳家,上次被柳梦茹表姐教训了一顿,应该也没那么快有下一步动作。”

    凌尘面露一丝沉吟之色,短时间内,理论上来说,他应该没什么危险。

    一念及此,凌尘也是陡然转身,纵身跃上了飞行傀儡的背上,向着远处的天际暴掠而去。

    ……

    此时,在距凌尘约莫百里外,一座山洞中。

    “可恶啊!没想到这小子的身边,居然有一道如此强大的意志体,这次失算了,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近十年来的苦修都白费了,这么严重的伤,至少需要三年才能够恢复。”

    一道人影浑身染血,在山洞中疯狂咆哮,赫然正是那唐门三长老。

    他这段时间本来可以突破圣道二重天,没想到突然遭到这般天降之灾,眼下不仅突破二重天无望,还遭受了如此重创,差点掉回了天极境。..

    “该死的小畜生,我就不信,你这道意志化身能永久存在,一旦被我抓住机会,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唐门三长老眼神怨毒,几乎要射出光芒来,他心中叫那个恨啊,本来以为凌尘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没想到这只蝼蚁居然把他伤成这样,更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堂堂圣者,何时受过这般屈辱。

    不杀凌尘,他绝不罢休。

    这仇,他一定要报。

    噗嗤!

    他才刚刚燃起怒火,便是陡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旋即连忙吞下一枚疗伤丹药,封住体内重要经脉,开始恢复伤势。

    三日后。

    凌尘身在飞行傀儡背上,连续翻越了数座山脉,来到了一座浩瀚的平原之上。

    此处,已经不是荆州地界,随着凌尘的一路北行,现在这里,是九州之中的徐州地界。

    徐州南接荆扬两州,东临大海,西靠兖州,北邻冀州,是九州要冲之地。

    飞行傀儡穿越云端,凌尘从天空中俯瞰而下,下方一座极为磅礴的城市映入了眼帘之中。

    “记得掌控这座徐州的,似乎正好是九大家族之一,剑圣世家凌家。”

    来到此地,凌尘心神也是微微一动,他对凌家有种特殊的感觉,原因,恐怕无外乎他姓凌,虽然说凌家和他或许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好歹是他的血脉由来之地。

    他父亲凌天羽,正是出自眼前这个家族。

    不过从皇室大长老那里,凌尘已经得知,现在的凌家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对方已经将凌天羽逐出了门户,断绝了关系。

    他自然而然,也和凌家再无瓜葛。

    在下方的城市门前落下,凌尘根据地图得知,这是一座名为“东苍城”的城池,规模不算大,在徐州境内,只能算是中等的城市。

    东苍城有八个城门,其它地方是不允许进入的,也进入不去。

    西城门外,凌尘落了下来。

    没有过多的检查,凌尘直接被放行,进入到东苍城中。

    东苍城中,最繁华的便是一座名为“紫烟楼”的烟花之地,这里来往行客最多,平常行走江湖的武林人士也是极多,消息最是灵通。

    “哟,这位公子,是个生面孔啊,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啊,尽管开口。”

    凌尘刚刚进门,便是被老鸨给盯上,后者扭动着水蛇腰,笑眯眯地迎上了凌尘。

    “不用姑娘,上一壶你们这里最好的美酒即可。”

    凌尘摆了摆手,直接是丢出了一枚金锭,便向着楼阁内部走去。

    “好嘞。”

    老鸨接过金锭,眼睛一亮,像凌尘这种武林侠客他见得多了,这种人都视钱财如粪土,对女人也不太感兴趣,来这紫烟楼,显然和常人不一样,不是来找女人的。

    来到二楼的一处靠窗位置坐下,凌尘点了几道小菜,便开始小酌了起来。

    “听说了没,最近又有一支商队被血狼海贼团所灭,所有财物尽数被洗劫,男的杀光,女的掳走。”

    “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前些天就传的沸沸扬扬,搞得我们城中的商队,都不敢随意出城,正在招兵买马,等充足了,才敢出城,这血狼海贼团简直令人闻风丧胆。”

    “血狼海贼团,不是一般的海贼势力,据说他们的背后是东荒岛夷,还牵扯到一个叫做巫妖门的神秘宗教。”

    “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要不出海就行了,徐州有剑圣世家守护,血狼海贼团不敢进犯,他们只敢在海上横行,为非作歹。”

    凌尘一坐下来,就听到周围的议论声音,这时下里的讯息,竟然全部都是关于血狼海贼团的,不过“巫妖门”三个字,却是一下子引起了凌尘的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