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九章 接战
    “哈哈,好一个恕难从命!既然你有这份觉悟,想必也做好了承受接下来的后果~www~~la”

    凌统显然不会轻易地放弃名额,他十分凌厉的目光将凌尘给盯着,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凌统族兄,请吧。”

    立威之事,不仅是凌统所想,身为新来者,凌尘同样很清楚这一点的重要,而眼下,似乎便是不错的机会。

    哗……

    当凌尘这句话在平台之上响起时,无疑是在顷刻间引起一片轻哗之声,不少凌家子弟脸庞上都是有着愕然浮现,凌尘的干脆,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这家伙,倒是有几分魄力。”一些凌家嫡传子弟同样是诧异的望着这一幕,旋即眼中掠过一抹赞赏之意,今曰这事,凌统摆明了咽不下一口气,而想要解决这事的唯一渠道,也并不复杂,打一场便是。

    实力在任何地方都是万能的通行证,在凌家,同样也并不例外。

    凌统其实也很明白,即便他今日出手教训了凌尘,恐怕也难以更改后者获得剑池名额的机会,但是他就是想要让凌家高层们看看,这所谓的至尊血脉天才,也不过如此!

    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而且凌尘的态度太过嚣张,他得要让后者知道一点,即便他是至尊剑圣血脉,但因为这血脉而带来的一些傲气,在这凌氏宗府之中,却是得老老实实的收敛起来。

    不过,让得凌统极为意外的是,凌尘居然直接反客为主,在他话还未曾彻底说明时,便已经直接发出了挑战。

    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对方的确是愚蠢无知,狂妄到了极点,说话不经过大脑,要么,就是这个分家小子认为自己的确拥有和他一战的实力。

    在平台远处的一处天空上,两道身影浮空而里,他们的目光,皆是望向剑池平台的方向,其中一人,正是那凌家的家主凌庭锋,其身旁,也是一名紫袍老人,这名紫袍老者看上去年龄不大,只是看上去有些老态龙钟,不过从他眼中偶尔迸射出的凌厉光芒来看,可知其并非泛泛之辈。..

    而这位紫袍老者,正是如今凌家三房的掌事者,凌家三长老,凌烈。

    “这小子,这么快就和人对上了。”

    凌庭锋看着平台上已经剑拔弩张的局面,也是不由淡淡笑道。

    “看来你对这分家小子很是看重啊。”紫袍老者微微一笑,轻声道。

    “他的血脉天赋,潜力,心性,皆是上上之选,一颗很好的苗子,若是培养得好,应该能够成为我凌家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

    凌庭锋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须,旋即顿了一下,道:“甚至要和凌宇轩那小子比,或许也不会落下风。”

    “哦,这小子值得你这么高的评价?”

    凌烈有些吃惊,凌家费了多少资源,方才培养出一个凌宇轩这样的天之骄子,而眼下的凌尘,看上去显然和凌宇轩还有不小的差距。

    “值不值得,拭目以待便是了。”

    凌庭锋目光远望,片刻后点点头,道:“况且,在这个小子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谁?”

    三长老凌烈眼神微凝。

    “凌天羽。”

    凌庭锋淡淡地道。

    “那个家族的败类就别提了,”听到凌天羽这个名字,凌烈也是冷哼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名字十分不待见。

    “他当初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置家族于不顾,做出了那等令天下人耻笑的事情,这样的人,永远都不要再提起他。对了,上次我听说在那蛮荒之地已经找到了此人踪迹,为何后面又无音讯了?”

    “凌天羽毕竟曾是我凌家的第一天才,他的血脉资质,就算是现在的凌宇轩都比不上,他现在的实力,只怕就算是你我,都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派出去的黑龙剑卫实力最高的不过半圣境界,想要擒住他,谈何容易。”

    凌庭锋摇了摇头,对于凌天羽,他感到十分惋惜,如若凌天羽当初没有脱离凌家,专心剑道修炼,现在,恐怕已经问鼎圣道境界,跻身于圣者之列了。

    “好了,凌天羽的事就此打住,关于这凌羽,毕竟是半路冒出来的家伙,他的身份,还是要查清楚才行。”凌烈道。

    “放心,我昨天派去浔阳城的人已经发消息回来了,这凌羽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更多的信息还需要继续追查,不过浔阳城的分家已经中落,只能从一些零散的线索着手,查起来没那么容易。”

    凌庭锋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凌羽虽然是分家子弟,但是在我凌家,从来都是实力至上,只要那小子不做出对家族有害的事情,他便就一直会是凌家的子弟,而且是重点培养的对象。”

    “那就等着最终的结果吧。”

    凌烈笑了笑,看着凌庭锋,问道:“凌羽和凌统这两个小辈的切磋,你看谁胜算更大。

    “凌统若全力以赴,或许有几分胜算。”

    凌庭锋漫不经心地道。

    “哦?”

    凌烈眉毛扬了一下,言下之意,就是说凌统在不轻视凌尘的前提下,才有几分胜算,旋即他也是饶有兴致的看向平台,轻声道:“那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让你如此看重的年轻人,究竟能出色到什么程度。”

    “呵呵,看来我是被低估了呢。”

    平台之上,盯着前方站出来的清瘦年轻身影,凌统双眼微眯,眼中隐隐有着一些怒火涌动,想来这也是他第一次被一个新来的弟子如此狂傲对待,当即他也不客气,一步跨出,一股惊人的剑势便释放而出,将周围的空气戳破得“嗤嗤”作响。

    “凌羽,你可既然如此有信心,可有胆量和我赌上一赌?此战结束,你若失败,便立即放弃进入剑池的名额,如何?”

    凌统心中一动,他虽然没办法从凌尘手里夺取名额,但是却可以让凌尘主动放弃进入剑池的名额,若是凌尘答应赌约,主动放弃,那么名额自然空了出来,他进入剑池的机会就来了。

    若凌尘不敢答应,那也没什么,那正好告诉了众人,凌尘是个无胆鼠辈,所谓捧得轰轰烈烈的天才,不过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