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还有底牌?
    擂台上。

    比试依旧在激烈地进行着。

    剑无双既无法战败凌尘,耗也耗不死凌尘,心中却是阴云一片,这种情况下,就看谁的意志力更强,谁的耐力更好,谁就将是最后的胜者。

    战斗到现在,两人几乎底牌尽出了,但谁也奈何不了谁,凌尘虽然屡出奇招,不可能频繁使用,且剑无双的修为终究强上不少,有心防备的话,凌尘能对他造成的伤害也微乎其微,除非能百尺竿头进一步,否则是没多大效果的。

    知道其它手段奈何不了对方,两人继续对轰,局面瞬间进入白热化,呼啸的龙卷风暴不断冲击在四周的擂台防护罩上,将地上的碎石刮到了半空之中,下起了密密麻麻的石雨。

    “我就不信你能挡住我多少剑?”

    一咬牙,剑无双笔直冲向凌尘,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增强攻击效果。

    出乎意料的是,凌尘没有选择保持距离,迎着对方掠去,一剑又一剑的挥斩而出。

    因为两个人都知道,以他们所剩下的真气量,无法再继续支撑远程的剑气交锋,近身作战,能够节约真气,而且他们恰好对自己的剑法都非常有自信,近身作战,那对剑法的考验更大,能加快胜负的决出。

    “近身战了,怕是很就要分出胜负。”

    众人屏住呼吸。

    “剑法比拼,谁会更强?”

    司马逍遥也是屏住了呼吸,剑无双的剑法尽得皇族剑法的精髓,号称天下无双,但是凌尘的剑法也丝毫不逊色,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连连出奇制胜,化险为夷,就算是剑无双,恐怕也很难在剑法上压凌尘一头。

    “剑法上,年轻一代没人能胜过剑无双皇兄。”

    李泰隆死死地盯着擂台上的情形,眼瞳之中已经泛起了一道道血丝。

    场中大部分人都是睁大眼睛,两眼中血丝密布,双目红肿,这场战斗实在是太精彩了,简直千古难见,任何一刻的疏忽,对众人来说都是损失。

    铛铛铛铛铛……

    距离一近,攻击效果不是大了一点两点,而是一倍两倍,随着剑光的交击,剑气不断落在二人的身上,两人的防御都有些吃不消,护体真气被划出一道道裂缝,气血翻腾不已。

    “给我败!”

    剑无双用尽全身的力气,劈出了一剑,剑气化为一头长龙,向着凌尘席卷而去。

    “仙人指路!”

    凌尘的反击声势没有对方这么大,但凝聚力高了许多,近距离的情况下,剑气呈直线飙射出去,击穿了剑无双的剑气长龙,命中后者的护体真气,反观凌尘自己,却也是被长龙爆碎的剑气命中,护体真气上多了几个窟窿。

    闷哼一声,两人各自倒飞出去数十米远。

    “再来!”

    两人毫不顾忌其它,纵身再上,完全不设防的攻向对方,只求攻击能落在对方身上,至于自己中不中招,无所谓。

    “苍龙七式!”

    “天星满月!”

    “八荒火龙!”

    “火中取栗!”

    而在这种精疲力尽的状态,两个人的攻势都大不如前,如果说在最巅峰状态他们两人的攻势能够轻易斩杀半圣的话,那么现在,恐怕随便一位满状态的普通天极境八重天,甚至天极境七重天的强者上去,都能够击败这二人。

    噗嗤噗嗤噗嗤……

    一眨眼,剑无双身上中了五剑,凌尘中了四剑。

    “怎么可能,剑无双皇兄还比那小子多中了一剑!”

    李泰隆面色一阵剧变,仿佛见了鬼一般。

    “心乱则剑乱,剑无双的心态已经乱了。”

    柳梦茹美眸微微眯起,淡淡地道。

    像剑无双这种至尊级别的天才,恐怕还从来没有陷入过这种持久的苦战之中,战得如此艰难,要知道以往和他对战的年轻一代,基本上在他手上走不出十招,哪怕是柳梦茹,也没有能够让剑无双如此使劲浑身解数。

    没有打过如此艰苦的仗,自然就没有艰苦作战的心态。

    而凌尘则完全不同,凌尘曾多次陷入危机,而且和自己势均力敌,甚至更强的对手,他不是没见过,所以即便是到了眼下这个地步,凌尘依旧能够做到淡定从容,心如止水。

    况且,剑无双还有对失败的浓浓恐惧,凌尘则并没有这种情绪。

    “那剑无双岂不是要败了?”

    司马逍遥眼瞳微微一缩,惊诧道。

    “那倒未必。”

    柳梦茹却又摇了摇头。

    凭借着女人特有的直觉,她有预感,这场比试,并不会就这么结束。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以我现在的状态持续下去,输的人十有七八会是我。”

    剑无双神色阴沉如水,他十分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的确,他从未遇到过像凌尘这样难啃的对手,无论是在战术上,还是心态上,他都低估了凌尘,这才导致现在他的心态崩溃,反而被始终处于冷静状态下的凌尘夺得了上风。

    “只能使用那一招了。”

    剑无双目光一阵剧烈闪烁,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然后身形向后暴退,避开了凌尘的攻势,稳稳地虚立在狂风呼啸的龙卷风暴边缘。

    “凌尘,你很荣幸,你是数年来,第—个能逼出我最强底牌的人,其他的人都不配。”

    两眼逐渐眯起,剑无双口出惊言。

    “什么,剑无双还有底牌?这不可能吧!”

    “真的假的,会不会是虚张声势,如果剑无双还有底牌,为什么不早用,为何要等到现在才用?”

    “或许是这底牌存在什么风险吧,我看剑无双这态势,可不像是虚张声势啊!”

    “太夸张了,前面的战斗,便已经惊天动地,最强底牌一出来,那还了得,这下子凌尘危险了,估计他没牌可用了!”

    实力相当的人分不出胜负,便只有用底牌来—决胜负,可以说,底牌是每个武者的最后手段,不容有失,这也是为什么,轻易不暴露底牌的原因,—旦暴露,就没什么后手可言了,后继无力,自然就再也没有出奇制胜的手段。

    大家都以为剑无双和凌尘的底牌都用完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剑无双居然说自己还有最后一张底牌,就如同晴空一声惊雷,把所有人的震惊到了。凌天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