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女帝召见
    中央皇朝的皇宫,大气磅礴,异常奢华,特别是越往勤政殿的方向走,就越是磅礴大气,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金碧辉煌,满目琳琅。

    在行进了约莫数千米远后,凌尘也是见到了一座巍峨堂皇的大殿,那大殿门口的牌匾上,俨然写着“勤政殿”三个大字。

    大殿之外,赫然矗立着一名名身披重铠的甲士,重铠呈黄金颜色,左手持盾,右手持剑,穿着十分华丽,一个个守卫,皆是散发出极为不弱的气息。

    这些人,都是天极境以上的修为,却在这里充当女帝的甲士。

    再继续往前走,凌尘看到了更多穿着华丽的内官和宫女,走进那大殿之中,一股恢宏的气息迎面而来。

    一道窈窕而散发出可怕威严的倩影,就在那台阶上方,背对着凌尘。

    “陛下,凌羽带到。”

    在将凌尘带入勤政殿之后,那名内官也是立即退了下去,同时在这大殿中的宫女也都纷纷向外走去,离开了勤政殿。

    转眼间,这大殿之中,便只剩下了凌尘和云瑶女帝二人。

    “拜见陛下。”

    凌尘不是个野蛮无礼的人,在那大殿门关上之后,他也是向着云瑶女帝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然而他这一躬身,云瑶女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在他稍等了一会儿之后,对方方才缓缓转过身来,旋即,“沙沙”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凌尘抬起头,视线当中,云瑶女帝依旧是一身金色的裙袍,威严,却又带了几分性感的气息,只是在对方的威严之下,没有人胆敢生出任何的邪念罢了。

    不过就算是凌尘如何努力,却都无法看清楚云瑶女帝的容貌,始终隔了一层纱一般。

    “凌羽?”

    云瑶女帝的声音一双美眸直视着凌尘,眼中却仿佛流露出了一抹感兴趣的神色,“我是该叫你凌羽,还是该叫你凌尘呢?”

    这一句话传开,便犹如一道雷电般劈中了凌尘,让得他面色陡然剧变,连忙向着周围的环境看去。

    “放心,这勤政殿内只有你我二人,没有第三个人在。”

    云瑶女帝淡淡地道。

    听得这话,凌尘方才安心了许多,不过他岂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直接摇了摇头,“臣不懂陛下在说些什么,臣的名字叫凌羽,凌尘是谁,难道长得和臣很相像吗?”

    凌尘已经铁了心隐瞒身份,死不承认,一旦承认,那就是欺君大罪,而且万一这云瑶女帝把实情告诉了凌家,那他不仅前功尽弃,而且将会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早知道他以凌羽的身份,在凌家中获得了天大的好处,各种绝顶的修炼条件,一旦暴露他是凌尘,那个被逐出凌家之人——凌天羽的儿子,恐怕顷刻之间,那些凌家长老便会对他刮目相看,甚至喊打喊杀。

    “还在给我装傻。”

    云瑶女帝冷笑了一声,“你要是再不老实交代,朕马上下旨,将你的真实身份昭告天下,我想到时候,想要置你于死地的人,恐怕不止成千上万吧。”

    “臣真的不知道陛下在说些什么……”

    凌尘仍不死心,还想继续隐瞒。

    “来人!”

    云瑶女帝也不和废话,直接向着殿外扬声喊道。

    “等等!”

    凌尘怕这云瑶女帝真就这么干了,毕竟对方是这中央皇朝的至尊掌控者,一言九鼎,要弄死他这么个小人物,那实在太容易了。

    “我跟陛下无冤无仇,陛下何苦跟我一介小民过不去。”

    凌尘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毕竟把柄在对方的手里,他只能服软,不过另一方面,凌尘却又是悄悄传音给了人皇,

    “人皇师傅,若你出手,能有几分把握制服这女人?”

    只要能够制服这女人,把她的嘴堵上的方法有很多种。

    “你死心吧,一分都没有。”

    人皇慢悠悠地道。

    “什么?这女人有这么难对付?”

    凌尘吃了一惊,虽说人皇的化身实力不算太强,但上次可是将那唐门三长老给打得屁滚尿流,眼下这云瑶女帝如此年轻,实力能强到什么地步去?

    “小子,不要想一些歪主意了,这个女人,我对付不了,你也不可能是对手。而且我感觉她并没有恶意,你还是先别乱来了。”

    人皇提醒了凌尘一句,便是直接消失了去。

    听了人皇这话,凌尘也是沉住了气,既然来不了硬的,那没办法,只能来软的了。

    “无冤无仇,那倒的确是。”

    云瑶女帝不知道凌尘在心理斗争些什么,她也根本不屑于知道,只是笑了笑,她便接着说道:“你伪造身份,潜入九大家族的凌家不说,还敢参加天剑大会,打败剑无双,夺了天剑大会的第一,真是胆大包天,你觉得,你的这些所作所为,朕身为皇帝,有可能视而不见吗?”云瑶女帝似笑非笑地道。

    “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凌尘苦笑了一声,旋即抬起头,

    “陛下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的?”

    凌尘深吸了一口气,既然瞒不住,那就索性不再隐瞒了,只是他很好奇,这云瑶女帝,究竟是如何发现他的身份的?

    “因为青莲剑歌。”

    云瑶女帝倒也没跟凌尘卖关子,直接就说了出来,“青莲剑歌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失传,流落在益州境内,这几百年来,唐门一直寻找其下落,甚至为此而费了天大的劲灭了青城宫,这才寻到剑仙诗篇的线索,却想不到,被你这个小子捡了便宜。”

    “你自以为不用青莲剑歌最明显的招式,别人便看不出你的剑招虚实,我在很久以前看过一些关于青莲剑歌的残卷,青莲剑歌的剑招我了解一些,所以当你施展出青莲剑歌中的剑招之时,我便一眼将其认了出来。”

    “原来如此。”

    凌尘摇了摇头,这就没办法了,他原以为只要使用青莲参天和青莲夺华这两招,其他青莲剑歌的招式应该不容易被认出来,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招式外表的确是不容易辨认,但是意境却很容易就被看出来,特别是云瑶女帝这样圣者级别的高手,更是一眼就能认出。凌天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