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横扫
    这凌天尊,看来是打算杀戮剑魂出窍,直接将他灭杀。

    对方的杀戮剑魂,已经达到了相当稳固的地步,透露出无坚不摧的气息,无物不破,无物不杀。

    凌尘的第一反应,便是出动自己的剑魂雏形,和凌天尊一争高下。

    但是,他以区区剑魂雏形,想要和凌天尊这一道完整的剑魂争锋,试想一下,却是有些以卵击石的味道,绝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不用怕,尽管剑魂出窍便是!”

    这时候,人皇的声音再度在凌尘脑海中响了起来。

    听得这话,凌尘心中一惊,不过旋即他的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精光,既然人皇都这么说了,那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灵魂力量狂涌,凌尘的眉心陡然释放出一股凌厉的波动,一缕剑光,从凌尘的眉心位置,赫然浮现出一截剑尖,释放出惊人的锋芒,下一刻,方才全部显露了出来,俨然是一道青黄相间的三尺光剑,破空而出。

    “区区剑魂雏形,竟也敢献丑!”

    凌天尊厉声暴喝,根本不把凌尘的剑魂雏形放在眼里。

    剑魂雏形,和完整的剑魂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他听说了,凌尘在天剑大会的擂台上,以剑魂雏形出窍击败了剑无双,但是他可不是剑无双,他的剑魂,要比剑无双强大十倍,百倍。

    凌尘妄图以这道不成熟的剑魂雏形来和他对决,那是飞蛾扑火,必定粉身碎骨。

    “是吗?”

    凌尘嘴角却是掀起了一抹弧度,他的眼瞳蓦然一缩,忽然间,那洞射而出的三尺光剑,“咔擦”一声,陡然浮现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纹,裂纹一出现,便是犹如蛛网般密密麻麻地扩散开来,然后全部破散了开来,在那裂纹之下,竟然绽放出了璀璨的金光。

    金光散去,显露而出的赫然是一把纯金颜色的光剑,这一道剑魂雏形,已经不再是凌尘的剑魂雏形,而是人皇意志加持的剑魂雏形,强大的意志,凌驾于天地万民之上,王者之尊,震铄古今。

    砰!

    两道剑魂狠狠地轰击在了一处,天空之上,一道如同海洋般的冲击波席卷开来,掀起可怕的风暴,这种风暴无孔不入,并不是实质性的能量,蔓延周遭上百里范围的区域。

    波及范围内,除了像凌一、左护法等等这样的圣者,其他强者,都是感觉到灵魂一阵悸动,修为稍差一点的,头痛欲裂,甚至口鼻出血,神智混乱,精神受创。

    所有人的脸上,皆是浮现出一抹惊骇欲绝的神色,若不是他们距离隔得远的话,恐怕这一下冲击,就能把他们生生地震死,或者直接震成痴呆,脑瘫。

    天穹之上,两道璀璨的光剑交织在一起,互不相让,在两者中央的位置,炫目的火星迸射了开来。

    “怎么可能?区区剑魂雏形,竟拥有这等威力?”

    凌天尊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不仅仅他所预想的摧枯拉朽的一幕没有出现,眼下凌尘竟依靠着这一道剑魂雏形和他分庭抗礼,不落一丝的下风。

    这是不合常理的事情。

    “给我裂!”

    凌天尊眉心闪烁,大吼一声,剑势如山洪火山一般爆发了开来,他的剑魂之上,也是光芒暴涨,膨胀,试图将凌尘的剑魂雏形碾压,轰出一道裂痕出来。

    剑魂一旦出现任何的裂纹,那都是致命伤,短时间内不可能修复,而且会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一般,愈来愈弱,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将其完全修复。

    在强大的压力下,凌尘非但不慌,反而是战意勃发,他的剑魂雏形看上去大小不过凌天尊的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却稳如泰山,岿然不动,根本不受其影响,压迫。

    “滚回去!”

    凌尘忽然一声大喝,他这一喝,不是普通的一喝,而是王者一喝,蕴含着王者的威压和意志,横扫一切,从古至今,王者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更何况是人皇,不是普普通通的帝王,而是千古第一人。

    咔擦!

    凌尘的剑魂上没有出现裂纹,反倒是凌天尊的剑魂雏形上出现了一道裂纹,而后陡然被直线弹射了回去,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竟是倒射回了凌天尊的身体,从其眉心钻了回去。

    身体倒退了数步,凌天尊脸色苍白,显然在刚才的交锋中剑魂受伤不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休养。

    “什么,太上长老的剑魂竟然被击溃了!”

    凌庭锋等人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两人剑魂之间的对决,居然是凌尘更胜一筹?

    “剑魂雏形居然胜过了完整的剑魂,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凌霸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一道完整的剑魂,胜过剑魂雏形十倍,百倍,然而最后的结果,却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这不可能!”

    凌天尊本人,更是有些接受不了现实,他能够从凌尘刚才的攻击中,感受到一股极端强大的意志,这股意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强大,并不是凌尘的剑魂雏形击溃了他,而是这股意志击败了他。

    “太上长老,你输了!”

    剑魂雏形同样飞回了凌尘的眉心,消失不见,凌尘收剑入鞘,淡淡地看向了凌天尊。

    “胡说!我只是剑魂受损而已,战力可没有多大损失,胜负未定,老夫怎么就输了!”

    凌天尊面色一变,冷声道。

    “太上长老确定还要再战么?”

    凌尘眼皮微微抬起,两眼中迸射如同利剑般的寒芒,他之所以这么说,还是为了给凌天尊面子,剑魂对一名剑圣来说,至关重要,一旦剑魂出窍,那就意味着最后一搏,背水一战,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剑魂一旦受损,那么作为一名剑圣的实力,将缩水不少。

    巅峰时期,凌天尊尚且奈何不了他,更何况现在连剑魂都被他打出一道裂痕来,如若凌天尊还想再战,他自然愿意奉陪到底。

    被凌尘这般目光给盯着,凌天尊也是有些心虚,感到十分憋屈,他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输给凌尘这样一个后辈,但是剑魂的受损,让他的处境一下子就极为被动起来,早知道,他就不该这么急于求成,直接释放出杀戮剑魂来绞杀凌尘,若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和凌尘打持久战,对方一定不是他的对手。凌天剑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