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将关
    “大道浑然!”

    金光如烟火般炸开,肃清了一片黑暗。

    金光的中心,六道身影背靠背的站着,他们身上的战甲残破不堪,脸颊发梢尽是鲜血,但他们的身躯却如山脉般挺拔。

    “人族永远是那么不知死活。”

    黑暗中有人在说话,声若推坝大浪般撞入人的脑子,在脑海中搅起满天风云。

    “醒来!”

    六人中间,满头白发的老者在这如浪潮般的邪音出现的那一瞬间就断喝一声,切断了那邪音,将身旁两眼渐迷的五人从混乱中唤醒。

    “祖有罪,你还在坚持着什么。人界早晚会是我族的玩物!”

    黑暗中的人戏谑着,刚刚被肃清的黑暗又一次围上来,很缓慢,却让人感到心胆俱寒。

    “鬼界的魍魉啊,你们不会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一切。”

    祖有罪灰白的头发飘散着,两只眼睛直视着身前的黑暗,一种霸绝天下的气势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让那些涌来的黑暗为之一滞。此刻,这幅苍老的身躯却如定海神针般稳固了一方天地。

    “被人界抛弃的罪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想以此慰藉你那空洞的心吗?”

    黑暗中响起了笑声。

    “我是罪人,但我还是人!”

    点点金光开始从祖有罪的身体里溢出,无以言表的气息开始在战场中弥漫,冥冥中似乎有什么被唤醒了。

    “自不量力的人,你还能挥动你的拳头吗!”

    黑暗中传来的声音愈加不屑。

    “来吧魍魉们,让我战尽最后一丝力,流尽最后一滴血!”

    无尽的金光自祖有罪那风烛残年的躯体中冲出,金色的法相瞬间挤满了这片天地。

    “藏头露尾的鼠辈,给我滚出来!”

    祖有罪怒喝一声,巨大的法相两手上托,一股无形的力量轰然而出,将远处的虚空轰成碎片。

    “如你所愿!”

    被轰随的虚空中探出一支巨大的黑手,向着祖有罪的面门拍去。黑手始一出现,那些涌动的黑暗竟如活物般汇成一片,向着祖有罪涌去。

    “滚开!”

    祖有罪看着那只散发着森森鬼气的大手不退反进,金色的身躯瞬移,金色的大拳挥起,迎着黑手而去。

    “轰!”

    拳掌相接,撼动了整片天地。

    “死!”

    黑暗中的人似乎下了杀心,黑手在拳掌交接的瞬间改拍为抓,如囚牢般锁住了祖有罪的大手,让他无法挣脱。同时,那汇聚在一起的黑暗开始如尖刀般,向着祖有罪的心脏冲杀过来。

    祖有罪眼神一凝,左手五指并拢高举,一记手刀朝着那锁死他的黑手狠狠劈落。竟将那如尖刀般的黑暗弃之不顾。

    “贯日长虹!”

    七彩的光一冲而过,在黑暗刺入祖有罪心脏前撞入黑暗中,将黑暗冲散。在祖有罪的身后,一道托着长弓的七彩法相缓缓升起。

    与此同时,祖有罪手刀怒斩在黑手上,天地间又是一阵晃动,金光与黑暗碰撞着,最终金光隐没,将黑手斩成两段。

    “你就这点本事吗!”

    祖有罪霸气的一挥手,将那扣死在自己拳上的断肢甩开,在他身后的七彩法相弯弓搭箭,将断肢贯穿。

    “你嚣张过头了!”

    黑暗中的人怒了,刚被斩掉的黑手一阵黑光涌动,眨眼又生出一直大手击向祖有罪。

    “这话应该我来说!”

    祖有罪怒喝,挥动着金色的拳头迎了上去,与那黑手战成一团。

    七彩法相弯弓,对着那黑手又欲开弓。却在此时,又一只黑色大手击碎虚空,向着七彩法相的头顶抓去,比之前那只更凶狠,更阴险。

    “喝!”

    七彩法相猛的下腰,长弓在千钧一发之际对准了来自上方的黑手。素手离弦,可贯穿大日的长虹向着黑手而去。

    黑手横拍,轻易的击碎了这藏促间的一箭,但这一箭却为七彩法相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一步迈出了黑手笼罩的范围。

    但那只黑手并未就此放过七彩法相,手肘一翻,冲着七彩法相抓去。

    七彩法相面对着那几乎贴在自己脸上的黑手却没做任何的回避,而是弯弓搭箭,一点点的七彩之光凝聚这,准备着惊世一击。

    “你似乎看不见我。”

    轻语声中,青色的法相突兀的闯入战场,手中的长剑横斩,击在那抓向七彩法相的黑手上,让其为之一滞。

    “焚天!”

    赤色的,如火一般的法相从天而降,带来一阵热浪。在他手中,托着一道幽暗的小火苗。火苗摇曳着,弱不禁风的样子,仿佛随时可能会熄灭。但也就是这一道小火苗,被赤色法相轻轻的推了出去,在那只黑手停滞的一瞬间,落在了黑手上。

    下一瞬,那只黑手华为了虚无。

    赤色法相在将火苗推出去的下一瞬便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具浑身是血的躯体在星空中沉浮。

    绿色的,不过数丈高的法相飘来,伸手抓住那在黑暗中沉浮的躯体拥入怀中,绿色的柔光拂过,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不用管我了。。。”

    赤色法相中掉落的中年男子勉力睁开眼,看着那拥着自己的绿色人影说道。

    绿色的人影似乎没有听见中年人微弱的话语声,绿光大放,裹着中年人远离战场。

    “谁也走不了!”

    痛失一臂,一直匿与虚空中的人大怒,仅剩的一只手臂狂舞,想要挣脱祖有罪的纠缠。祖有罪亦是拳拳通天,誓要将黑暗中的人从虚空中击落。

    “还不出手!”

    黑暗中的人与祖有罪硬撼数招,隐落下风,怒喝道。

    “轰!”

    怒喝声未落,虚空又一次破裂,一双大手探出,径直抓向远遁的绿色法相。

    “果然还有人!”

    银光闪烁,银色的法相静静地站在那双大手与绿色法相之间自语,仿佛他一直都站在那一样。

    “枷锁!”

    银色的法相抬手向着那双呼啸而来的大手轻轻一点,银色的锁链凭空出现,顺着那双黑手一圈圈缠绕而上,最后紧紧的锁死。

    “囚笼!”

    银色法相得势不饶人,两手一合,一座巨大的银色囚笼于虚空中脱出,带着封天??地的气势向着那一双黑色的大手镇压下去。

    “雕虫小技。”

    阴仄仄的声音从虚空中飘出,黑暗中的第二人动手了。只见上一秒还被锁死不得动弹的一双黑手猛的交握成拳,手肘上的肌肉如吹气球般胀起,轻松的将锁在手臂上的银链崩断。

    挣脱了枷锁的一双黑手狂舞着,一只扑向银色法相,一只继续冲着绿色法相抓去。

    银色法相周身银光闪烁,这一片的空间在这一刻扭曲了,接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刚刚抓向绿色法相的那只黑手竟然突然出现在了银色法相身前,与另一只抓向银色法相的黑手猛的撞在一起,一时间,天摇地动。

    “想死?成全你!”

    黑暗中的第二人狠辣的说道两只撞在一起的大手向下一沉,震碎了这片空间,轻松的挣脱了银色法相的束缚,接着两手一张,黑色的十只手指眨眼间化成十只凶狠的黑龙,向着银色法相噬咬下去。

    银色法相两手一合,一座比先前更凝实的牢笼出现,将十条黑龙镇压在里面。然而下一瞬,黑龙摇首,直接将牢笼撞的粉碎。银色法相闷哼一声,显然在刚刚那一击中落了下风。

    “贱人,还不助我!”

    银色法相并指一滑,撕开空间,于虚空中横移百里,赞避那双黑手的锋芒。

    “铮!”

    长剑出鞘,身若龙吟。青色法相手中三尺长剑轻挥,剑芒划破长空,一击逼退与七彩法相鏖战的黑手,反身又是一剑,斩在黑龙的龙首上,让其短暂的一滞,为银色法相的后撤争取到了宝贵的一瞬间。

    “又来一个不怕死的,一群强弩之末,还想翻起什么风浪。”

    黑暗中的第二人冷笑,十龙抬手,向着青色法相喷出一口吐息。

    青色法相青光大放,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变得缥缈了。

    “世人皆愁,唯我逍遥!”

    青色法相手中三尺逍遥剑上青光万丈,轻易的冲散了扑面而来的吐息。缥缈如烟的剑气此时有着割天裂地气势。剑气横空,斩在十龙龙首,轻易的将十颗龙首尽数斩下,青色的剑气势如破竹,斩落十指还不罢休,竟顺着黑手的手肘一路上斩,似乎要打破两届壁垒,斩下那一界的敌人首级。

    “啊!”

    两手被伤,虚空中的第二人怒至癫狂,两只重伤的黑手狂舞,就要将青色法相击杀。

    青色法相一击得手,万丈的青光瞬间收敛,长着齐腰黑发的青年男子于青光中显出身形。他两手杵剑,勉强于虚空中站直身体。他已经无力再战了,刚刚那惊世一剑已经耗空了他的精气神,晶莹的血珠顺着他嘴角一滴滴滴落。但此刻他却在放肆的大笑,面对这个暴走的敌人他居然笑出了声。

    “拿命来!”

    重伤的黑手冲着青衣男子当头拍下,强劲的掌风压的他几乎站不直身子,但他依旧在笑,笑的逍遥自在。

    银光一闪,青衣男子从原地消失。

    下一瞬,黑手击落,空间在一瞬间炸碎。银色法相从空间中被震出,身上的银光一阵暗淡。他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拽着青衣男子又一次遁入空间夹缝。

    “还想逃?!”

    暴走的黑手狂舞着,对银色法相穷追不舍,眼见又是暴怒一击要落下,银色法相却突然停住了逃遁的脚步,从空间的夹层中显出真身,同时,周身的银光也随之散去。

    “放弃了吗?很好,死吧!”

    黑手见势愈发凶狠。

    “唉。”

    银色法相轻声一叹,鲜红的血从他的七窍中一滴滴滚落,面对着那双能轻松碾死他的大手,他轻声发问:“你知道,空间的尽头是什么吗?”

    绝对的安静突然降临在战场。流转的星光,涌动的黑暗,还有那双夺命的黑手,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静止。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下了它匆匆的步伐。

    “贯日长虹!”

    七彩法相张弓,之前强盛数倍不止的贯日之箭射出,这划破时间的一箭,轰在袭向银色法相的黑手上,七彩的虹光绽放,惊艳了天地又无声的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一双大手。

    下一瞬,时间领域溃散,银色法相消失,七窍流血的男人倒在虚空中。七彩法相全力一击,七彩之光暗淡失色,被与她一直缠斗的黑手一掌拍飞,鲜血洒落虚空。

    “我说过,人族永不屈服!”

    祖有罪一拳打退身前的黑手,转身又是一拳挡下将要碾杀七彩法相的另一只黑手,骄傲的立在场中。

    “吾的友人们用生命告诉了你们人的执念能有多强,你们还执迷不悟。那就这样吧,吾来结束这一切!”

    祖有罪目光如炬,他两手高举托天,金色的光穿透万古来的禁忌,照亮了黑暗的虚空,祖有罪巨大的法相一点点的散去,他抬头望着那跨过无尽艰险照耀在自己身上的光,眼中满是深情。

    “燃烧吧,我的血,我的魂。”

    祖有罪说着,被他勾动的大道之力平息了,因之前的大战而轰鸣不止的虚空忽然间安静下来。

    自祖有罪身上散去的点点金光在黑暗中流转着,飞舞着,幻化出妇孺老幼,幻化出亭台楼阁,幻化出山水诗画,幻化出生老病死。在那金光中,有少女在浅吟低唱;有游子在望月思乡。在那金光中,俨然一片人世百态。

    “在人间。”

    祖有罪轻语。

    金色的世界一点点扩大,缓慢的,却不可阻挡。在人界的另一边,仅存的那双黑手的主人大叫,在那金光中,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尽管隔着不可打破的界壁,但他还是发了疯一般的想要将自己的双手收回来。但他做的一切却都是徒劳,空间仿佛被彻底的锁死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渐渐扩大的金色世界将他的手吞没进去。

    “不!”

    黑手的主人怒吼,两只黑手双拳紧握,不停的轰击在两届壁垒上,发了疯的想要退出人界。但这一切都是徒劳,金色的世界慢慢的扩大,一点点的将那双黑手笼罩进去。黑手被金光触及到的地方,黑暗如气般蒸发,露出一双苍白的大手在金色的世界中挣扎挥舞,最后慢慢化成碎片飘散在空中。

    “噗!”

    另一界,黑手的主人张口吐出一大口黑血,缠绕在周身的黑气一度接近溃散,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加可怖。他偏过头用没有手臂的肩膀蹭掉嘴角的血,牙关因愤怒咬紧,眼底却略过一丝惧意。

    人界的边荒,金色的世界还在不断的扩大。祖有罪在金色的世界中行走着,扶起几乎维持不住法相的七彩法相,又将瘫倒在远处的银色法相和青衣男子牵引到自己身旁。遁往远处的绿色法相绿光闪耀,裹着中年男子折转身形,落回到祖有罪身边。绿色的光变化,一颗足有星球大的巨树于虚空出现。大树伸出枝丫,缠绕在众人身上,一股巨大的生命之力开始在绿光中涌动。

    “不用再藏了,出来吧。”

    祖有罪抬手拨开生命之树伸向他的枝丫,仿佛自语般吐出一句话。

    “想不到你们能打破禁忌,打碎不可破的界壁真身来到这一界。”

    金色的世界不再扩大,祖有罪立在金色世界的中心,平息的大道之力又开始被他勾动起来,大道之力汹涌,天地开始轰鸣。

    “你真的很强,真的。”

    金色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一个黑点,黑点扩大,化成一个空间裂缝。穿着白衣的男人从裂缝中踏出,看着祖有罪赞叹道。

    “但是现在你还能再战一场吗?”

    黑暗开始从裂缝中涌出,在金色的世界里肆虐着,仿佛想要占领这个金色的世界。

    “不能了。”

    祖有罪摇头,但大道之力却越加躁动。

    “是吗,那你能用什么来阻挡我呢?”

    白衣男人抬手,黑暗在他掌心打着转,却透出绞杀一切的气息。

    “用什么?”

    祖有罪抬眼看着身前不远处的“鬼”,突然露出笑容。

    “用血肉,用灵魂,用命!”

    金色的世界开始转动着,不断的缩小。躁动的大道之力也开始轰鸣,如潮水般涌进金色的世界,冲击在“鬼”的身上。

    “就凭这个?够吗!”

    “鬼”挥手,黑色的漩涡脱手,眨眼间化成接天连地的龙卷,在金色的世界中肆虐。

    金色的世界不断缩小,大道之力随之一同被挤压。但即便如此,金色的世界依旧不断地颤抖着,像是随时会崩溃。

    祖有罪两手合十,竭力稳固着金色的世界。但一切却似乎于事无补。金色的世界颤抖着,细密的裂缝开始出现。

    “吾的友人们啊,原谅吾的自私,将你们卷入这场争斗。”

    祖有罪白发飘散,玄色的衣裳紧贴在他身上,显出他身上那爆炸般的肌肉:“但现在,能否最后助吾一臂之力!”

    “在人间!”

    祖有罪大喝,金色的世界上的裂缝停止蔓延。在祖有罪身后,七彩的光冲天而且,灌如祖有罪体内,接着银色的光,青色的光,绿色的光闪耀,涌进祖有罪体内。一直昏迷不醒的中年男子也勉力睁开眼,拼尽全力抬起手,指向祖有罪。红色的光带着炽热的气息撞进祖有罪体内。

    金色的世界上的裂缝开始愈合,大道之力越发汹涌,最后竟直接将“鬼”撞出了金色的世界。

    “无谓的挣扎。”

    “鬼”冷笑,两手张开,黑暗眨眼间将金色的世界包围。

    “以吾等之血肉为基,以吾等魂魄为壁,筑起吧!”

    祖有罪大喝,金色的世界旋转着,露出内里的江河湖海。一片大陆在虚空中一点点的被筑起。

    金色的世界一点点的崩溃,内里的六人亦如被风吹散的沙雕,一点点的消失。

    祖有罪双手合十的站着,保持着对大道之力的控制。先前饱含深情的眼中,此刻写满了疲惫。他不知道自己与友人筑起的边关能否阻挡“鬼”的脚步,但他已经无力再战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疲惫突然的出现,几乎要摧毁他的精神。

    “再见了”

    祖有罪轻叹,大陆的筑造进入尾声,他的身体也几乎透明到不可见。

    “没用的。”

    “鬼”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庞大的大陆一点点的出现,却一直没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抬手,黑暗之力在他掌心凝聚,准备在大陆成型的一刻,将之击碎。

    “接下来,我来跟你打吧。”

    不同于祖有罪身上的金色的光如剑般划破黑暗的虚空,刺眼的金光铺天盖地,这方世界仿佛一瞬间从深夜进入白昼,有人影从金光中缓缓的踱出。

    “终于来了。。。”

    祖有罪长叹一声。大陆在这一刻筑成,天地轰鸣,六道不同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撞入大陆中,最后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