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地府
    “叮叮。。。”

    锁链拖在地上敲打着地上的石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祖涵低着头,任由黑色的巨人拉着他左拐右折,似乎渐渐接受了现实。平日里梳的一丝不苟的黑色长发此时散乱的披下,遮住了祖涵的脸,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祖涵哥哥。。。”

    紫薇走在祖涵身侧,看着祖涵这个样子,心疼的唤道,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叮叮。。。”

    “我冤枉啊,我不该死啊!”

    “放我回人间,我要宰了那个杀千刀的贱人!”

    “。。。。。。”

    锁链在地上拖行的声音夹杂着人的话语声从不远处传来。黑色的巨人和小女孩带着祖涵在崎岖的山道上行走者。转过一个山脚,另一头走来了一队人。

    “哟,真巧能在这碰上。”

    长着人身牛头的怪物扯着锁链的前端,拉着身后的一队人向前走。

    “你们这一差挺轻快啊,就俩人,不像我们,这一差百来号人。”

    长着人身马脸的怪物站在长队中间,看着小女孩和巨人有些羡慕的说道。

    “你知道个屁!”

    小女孩坐在巨人的肩膀上皱着鼻子粗鲁的说道。

    “唔。。。”

    黑色的巨人也鼻子哼哼,似乎在附和小女孩反驳马面。

    “怎的,黑白无常?俩人还嫌累啊,这还有天理没有?还是说这俩是厉鬼?”

    马面在说话的功夫已经从自己的队伍中走到祖涵和紫薇身边,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祖涵和紫薇。

    “怨气是重了点,但是也不像厉鬼啊。”

    马面打量完,走到黑白无常身侧,叉着腰说道。

    “你知道个屁!”

    白无常坐在黑无常宽厚的肩膀上,低下头瞥了马面一眼,又是一句粗口。

    马面两只马眼圆瞪,有些气不过了,白气哼哧哼哧的从两只大鼻孔里冒出来。

    “诶,白无常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招你惹你了?”

    “哈哈。”

    牛头在一旁看着马面碰了一鼻子灰,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诶!你笑什么啊,你不帮我你还看热闹看的挺欢是不?!”

    马面转头看向牛头更是气急败坏。

    “是,挺欢的,哈哈。”

    牛头拉着手中的锁链带着身后的人往前走着,头也不回的冲着马面说道。

    “你你你你你!”

    马面两只马耳朵气的竖起,白气不停的从他的鼻子里哼哧哼哧的冒出来。

    “行了,不闹了。快回来,我们要到了。”

    牛头笑了两声,转而严肃的说道。

    “哼!”

    马面怒哼一声,竖着两只马耳朵回到自己的队伍里。

    远远的,巨大的黑色建筑出现在人们面前。那是一座巨大的城门,门前有黑色的河水平静的淌过,在河流上,架着一座木制的吊桥。

    在吊桥的前面,有个老妇人静静的坐在一个用破布搭起的小摊子里,在她的身旁,放着两个小小的木桶和一个长柄大勺。

    “孟老。”

    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走到老夫人身前弯腰行礼。

    老妇人点点头,伸手拿起长柄大勺在身前的小木桌上轻轻地敲了敲,一个又一个大碗应声出现,整整齐齐的码在那张不过巴掌大的小木桌上。

    牛头马面扫了一眼桌上的的大碗,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三十一口,与他们身后的长队人数对应。

    “嗯?”

    马面抓抓脑袋,扫了黑白无常一眼想告诉他们提醒一下孟婆少准备了他们的碗,但这一眼扫过去,马面刚垂下去的两只大耳朵又竖起来了,白气急促的从他的鼻子里喷出,与刚刚不同的是,这次马面两只大眼睛里有的不是怒火,而是一朵朵的桃花。

    “你们这是?”

    牛头感觉到了马面的失态,便顺着马面的视线看去。却看见黑白无常正在宽衣解带。

    “哼!”

    白无常从黑无常的肩头落下地来,扫了牛头马面一眼,冷哼了一声。

    牛头看了一眼孟婆身前那一百三十一口大碗,又看了看黑白无常和他们身后的祖涵和紫薇,一双牛眼猛的瞪圆,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

    马面的耳朵突然耷拉下来,眼中的桃花也猛的散去。因为他从白无常刚刚那一眼中,看到了恐惧。

    “这。。。”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的恐惧和震惊里,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白无常现在没有心思在意牛头马面的心理戏,她抬手一撩,褪下自己身上的白衣白帽,露出一副雪白的酮体。她伸手抓住黑无常手中的铁链,抬脚向前走去。

    不是向着吊桥,而是向着那流淌着的黑河走去。

    “要。。。要命了。。。”

    马面开口说道,舌头却打了结,此时的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刚刚在路上黑白无常一直没有好脸色。

    牛头面色凝重的点点头,看着黑白无常一步步向黑河走去。

    黑白无常一步步的向前走,离黑河越近,两人的脸色就越凝重,像是要滴出水来。

    终于,黑河近在咫尺。白无常抬头望天,叹了一口气,而后一脚迈出,踩进黑河里。

    下一瞬,白无常雪白的俏脸变得苍白,娇小的身体颤抖着,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祖涵跟在黑白无常身后一点点靠近黑河,一种不祥的预感随着靠近黑河而慢慢的强烈起来,他抬起一直耷拉着的头,又开始挣扎起来。

    “不!我不要下去!我不要下去!!!”

    祖涵疯狂的挣扎着,但却比不过黑无常的大力,被一点点扯着靠近黑河。

    “不要!”

    祖涵挣扎着,蹦跳着,想要借力摆脱锁链,但一切都是徒劳。黑无常冷哼一声手腕发力,轻轻一扯手中拴着祖涵的锁链,直接将刚刚跳起,身在空中的祖涵整个人摔进黑河里,溅起一阵水花。

    牛头见到这一幕,皱着眉眯起了眼睛,马面更是直接偏过头去,不忍继续看下去。

    一两秒钟的死寂,祖涵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来。

    巨大的寒冷感如无数根细针扎进祖涵的身躯,无孔不入的寒意瞬间侵入祖涵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巨大的痛苦让他哭喊出声。

    “啊啊啊啊啊!”

    紫薇后一步踏进黑河,巨大的痛苦顺着脚掌瞬间传遍全身,她跌坐进黑河里,接着更大的痛苦传来,直接摧毁了她的意识。

    黑白无常在前面走着,手中的铁链因为祖涵和紫薇疯狂的挣扎几乎要离手而去。

    “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白无常脸上青筋暴起,两眼因为剧痛而布满血丝。

    “唔。。。”

    黑无常哼哼鼻子回应道,手脚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

    “上岸了!”

    白无常大吼一声,猛的从河中跃起,跨过了最后的两三步距离,站在河岸上,巨大的痛苦顿消,她虚脱的瘫坐在地上。

    “唔。。。”

    黑无常紧跟着上岸,他大手一挥,将在河中疯狂挣扎的祖涵和紫薇扯上岸来,甩到一旁。

    白无常抬手一招,她和黑无常刚刚脱在河对岸的衣服飘来,落在他们手上。

    “走吧。”

    白无常穿好衣服,深吸一口气,努力站起自己虚脱的身子,对黑无常说道。

    “唔。。。”

    黑无常穿好衣服,看了一眼还在打着抽抽的祖涵和紫薇,哼了哼鼻子,表示同意。

    “嗯。”

    白无常拉起掉落在地上的锁链,和黑无常一起,拖着瘫倒在地上的祖涵和紫薇,一步步向着黑色的大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