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罪过者的眼泪,忏悔之枪!
    杨崇人头落地,因惊恐而瞪圆的双眼看着自己无头的身体慢慢的栽倒。

    “爹!”

    紫薇被黄冲一双大手死死的按在桌上,她哭喊着拼命的挣扎,却看见血柱冲起老高,洒满了餐厅。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

    紫薇挣扎着哀求,在绝对的力量下她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一匹宝马!哈哈哈!”

    黄冲一只手抓着紫薇两只手腕,粗暴的拽下紫薇护在身前的几块破布。他赞叹着扫视紫薇的无暇的酮体,心底的罪恶在一点点的膨胀,一只大手在紫薇的身上游走着,掠过每一寸肌肤。

    “不要啊!!!”

    。。。后山。。。

    大雨不停,浑身湿透的祖涵蜷缩着身子,躲在小小的岩缝里颤抖着。

    “我不要死!我不要回地府!”

    祖涵蜷着身子抱着自己的膝盖,不停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无神的眼睛看着岩缝外的大雨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溅起的泥水落在他身上他也不管不顾。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滂沱的大雨渐渐的收敛,如丝的细雨随着风飘落,赶走了夜晚的明月。祖涵吃力的抬起头,伸长舌头舔舐着岩壁上滴落的水滴,润开干涸的嗓子。做完这些,他又颤抖着地下头,抱紧身子。

    细雨一点点壮大,倾盆大雨又一次肆虐起来,雷鸣声紧随着耀眼的电光响彻整片大地。

    睡梦中的祖涵被惊醒,他看了看岩缝外乌黑的天,用力的缩了缩身子,饥饿感从他的肠胃顺着脊背攀上心头,祖涵咽咽口水,就着还未散去的睡意逼着自己又一次睡去。

    “叽叽喳喳”

    鸟儿欢快的嬉戏声回荡在山间。祖涵动动身子,睁开了眼睛。此时的岩缝外,风雨雷电尽数散去,只留下被大雨清洗干净的天空和黄昏柔和的日光。

    祖涵看着金色的天空,却没有心思欣赏,巨大的饥饿冲击着他的意识,他艰难的挪动僵硬的身子,从岩缝中爬出来,拽起一把满是泥土的草就往嘴里塞。

    “好饿!”

    巨大饥饿感几乎要让祖涵发狂,他扑在地上,大口的喝着泥水,却感觉这个世界都是飘的。

    “好饿好饿!”

    祖涵扶着岩壁艰难的站起身子,迈着踩不实的步子向山下的杨家大宅走去。

    “我要。。。吃。。。”

    跌跌撞撞的走下山,祖涵身上本就没干透的衣服又一次湿透。他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杨宅虚掩的后门,踩着一个又一个仆人的尸体向餐厅走去,留下一行带血的脚印。

    “好。。。饿!”

    祖涵扶着墙转过墙角,对遍地的横尸视若无睹。转过墙角,那张杨崇颇为喜爱的原木大桌隐隐可见。

    祖涵喘着气继续向前走,脚下却飘忽着,被重物绊倒。

    “好痛。。。”

    祖涵摔倒在地,虚弱的呻吟。他伸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却摸到一滩冰凉的液体。祖涵顺着手看过去,就看见杨崇掉落在地的头颅瞪圆了眼睛盯着他。祖涵看着杨崇愣了愣,低下头全身用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转头看向放在餐厅正中央的原木大桌。

    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滴落在地上血水中,溅起一片片小小的红色水花。祖涵急速的喘息着,被饥饿冲垮的意识一点点的回归,接着又被巨大的悲伤淹没。他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桌边一点点的跪下,两只手大力的扯着自己凌乱的头发。张大着的嘴巴里,想要发出震天的大喊,最后却只能发出几声轻轻的呜咽。

    祖涵重重的把头磕在桌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多希望我来收的是你而不是她。”

    冷漠的,熟悉的声音从祖涵身后传来,黑白无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餐厅里。

    “那你把我收走,把她留下,好不好。”

    祖涵抓着紫薇冰冷的手,咬着牙说道。

    “天命不可违,更何况我已经等了她三天。”

    白无常说道。她抬手,属于她的那枚令牌飘起悬于她的胸前,亮起一道黑光,照在紫薇身上。

    被祖涵拉在手里的紫薇的手指动了动,轻轻地勾住了祖涵的小指。

    令牌上的黑光带着一缕晶莹收敛,勾住祖涵的手指也瞬间垂落。

    “紫薇。。。”

    眼泪一滴滴的涌出,祖涵死死的抓着紫薇的手不愿松开。

    白无常伸手接住令牌收起,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的祖涵,眼中满是冰冷。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拍了拍黑无常的肩膀。

    “唔。”

    黑无常哼哼鼻子,抬手一挥,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出现,他迈步,就要走进去。

    “等一等。”

    一直低着头哭泣的祖涵突然叫住了黑白无常。

    “还有什么事吗?大少爷?”

    黑无常站住脚步,白无常坐在黑无常肩上头也不回的讽刺道。

    “我记得你说过,经历过那个什么狗屁神罚的人都能带走那把枪,对不对!”

    祖涵背对着白无常,大声的说道。与其说他是在说话,不如说他在咆哮。

    “嗯?”

    白无常眯起一双大眼睛,转过头来看着跪在桌边的祖涵说道:“是又如何?”

    祖涵抬手猛的擦过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像是要撕掉他的这一整张脸。他转过身,用力的向黑白无常伸出手。

    “把它给我!”

    祖涵大吼道,天地似乎都震颤了一下。

    白无常眯起眼睛,从黑无常肩上跃下,站在地上平视这祖涵。

    “那把枪会索取超越生命的代价,即使如此你也愿意带走吗?”

    白无常发问,话语声突然变得毫无感情。

    “你怎么那么多屁!赶快给我!”

    祖涵咆哮着,高高抬起的手上因为过度用力而青筋炸起,显得可怖吓人。

    “是吗?祖涵愿意支付代价。”

    白无常如自语般轻语。在她和黑无常身后,那个刚刚由黑无常打开的空间裂缝猛的闭合,下一瞬,一个无比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直接将半个杨家大宅都囊括其中。漆黑的洞口旋转着幽暗的光,黑色的闪雷若隐若现。

    “忏悔吧,罪过者。”

    站在巨大的裂缝前如神般轻语,接着与这巨大的裂缝不成比例的黑枪一点点从裂缝中探出,锋锐的枪尖在这一片空间留下一点又一点的孔洞。

    “含着泪,接下它吧!罪过者!”

    巨大的,幽怨的,暴怒的,各种各样的情绪的声音同时炸响在祖涵的脑海里,说的却都是同一句话。

    “来吧!”

    祖涵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那杆黑枪。漆黑的气如刀剑般从枪上窜出,扎进祖涵的手臂。熟悉的剧痛又一次传来,几乎要撕裂他的灵魂。

    “你要什么都拿去!把力量,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