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修炼的路
    祖涵闭上右眼,抬起手靠近左眼挥动,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又抬手捂住自己的右耳,世界仿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他在自己的左半边身子上猛力的掐了一下,眼见着皮肤一点点变红变紫,却没有丝毫的痛感。

    “这样啊。”

    祖涵抱着紫薇坐在地上自语,短暂的实验后他明白了自己支付了怎样的代价。

    “你一半的五感被拿走了,第一次就支付这样的代价,你真是罪过不浅。”

    白无常收起不再亮着黑光的令牌,看着祖涵说道。

    “是吗,这样啊。。。”

    祖涵疲惫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黑白无常,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昏睡过去,重重的倒在地上。

    白无常看着倒在地上,却依旧抱着紫薇不撒手的祖涵,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她松开眉头向着祖涵走去。但刚迈出两步她又收回脚步,看着祖涵眉头又一次皱起来。良久,白无常轻叹一口气,抬手朝着祖涵的位置向上一托,祖涵缓缓的从地上飘起。

    “契约定下了,我们也没办法,对不对。”

    白无常虚拖着祖涵向着楼阁里走去,轻声的说道。

    “唔。”

    黑无常哼哼鼻子,跟在白无常身后走着,跨过一个又一个尸体。

    。。。三日后。。。

    祖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陌生的世界。朦胧的睡意混杂着巨大的饥饿感冲击着他的意识,让他浑身无力。他勉励的从床上坐起,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铺着松软的兽皮的床上,怀里,还搂着躯体冰冷的紫薇。他四下打量着,竭力的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祖涵抬头看去,却发现黑白无常正静静的站在床头边看着自己。

    “你们怎么还没走?”

    祖涵重新垂下脑袋,虚弱的问道。

    白无常看着祖涵,似乎早就料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她抖手一挥,一张泛黄的粗糙纸张飘到祖涵面前,繁复古老的文字在纸张上记录着。

    “因为我们签订了契约。”

    白无常说道:“你带走了”忏悔“,作为负责你的阴差就要守在你身边,防止神器的遗失,直到你死的那一刻。”

    “是吗。”

    祖涵看着眼前飘着的纸,发现在那上面有着点点水渍。

    “那是你的眼泪,也是契约的证明。”

    白无常说道。

    祖涵看了两眼,转身艰难的翻身想要下床。但是失去了触感的左手与左脚无法协调住虚弱的身子,让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祖涵倒在地上,又一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失去了视觉的左眼前那巨大的盲区让祖涵的脑袋一阵发晕,他晃晃脑袋,试图保持清醒,却看见了掉落在地上,已经被啃掉小半边的兽腿。

    祖涵喉间滚动,伸手探过去小心翼翼的捡起那落满灰尘的兽腿凑到嘴边,小小的咬了一口,接着狼吞虎咽起来。

    白无常站在一边看着,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坐在地上啃完最后一块脆骨,祖涵长舒一口气。巨大的饥饿感稍稍退去,点点的力气回归身体。他站起身来,替床上的紫薇盖好被子,扶着墙慢慢的走出房间。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在祖涵身后,白无常开口问道。

    “不知道。”

    祖涵头也不回的说道:“现在我要去找吃的。”

    。。。数时辰后。。。

    祖涵咽下嘴里最后一块的肉干,看着身前一个小小的木盒,抬手将手中带着锈迹的钥匙插了进去。

    “咔塔。”

    一声轻响,木盒被打开,露出里面三个金绣边的锦囊。

    祖涵随手抓起一个,催动全身那点零星的灵力注入其中,艰难的将之打开。

    “哗啦!”

    一大堆奇珍异宝掉落在地上,闪着五颜六色的光。

    祖涵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挑拣着,将几株药草拿在手上。

    歇息良久,他又抓起一个锦囊,艰难的打开,又倒出一堆奇珍。祖涵又一次上前挑拣着,将几株药草抓在手里。如此反复三次,祖涵挑出了数十株形态各异的药草。

    “你要干嘛?”

    白无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祖涵身后,问道。

    “吃了。”

    祖涵被惊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白无常说道。

    “你想要固基?”

    白无常眉头微微的皱起,隐约猜到了什么。

    “是啊。”

    祖涵看着手里的药草,说道。

    “这些药草你生吃会被药力撑死。”

    白无常说道。

    “是吗,那你能帮我化开这些药草吗?”

    祖涵说道。他确实不知道这些药草药力有多强,能够挑拣出这些药草,靠的也是上一世在祖家被长辈硬塞的知识。

    “地府的阴差不能干涉阳间的事。”

    白无常回答道。

    “嗯。”

    祖涵点点头,这个答案他似乎意料之中。他抬起手看着手中的药草,说道:“一点点应该没事吧。”

    说着,祖涵将药草送到嘴边,一口咬下。

    但他只咬到一口空气。

    祖涵转头看去,发现药草已被白无常拿在手中。

    “哼。”

    白无常冷哼一声,抬手一挥,数株药草飞起,其中不乏没有被祖涵挑出的。接着,一口齐人高的大锅不知道从哪飞来,重重的落在祖涵身前。

    白无常指尖灵力轻动,沸腾的清水瞬间注满大锅,接着,那几株药草在空中化成药浆落进清水里。

    祖涵看着白无常做的这些,轻轻的笑了一下。

    “谢谢。”

    祖涵看着白无常说道。

    “哼!”

    白无常冷哼:“想要走修炼的路,你知道怎么走吗?”

    白无常看也不看祖涵,冷冷的问道。

    祖涵笑笑,脱下沾满泥浆和血水的衣服,躺进大锅里。

    “知道的,虽然说现在是上一世的一千年前,但是修炼的方法应该不会变吧。”

    祖涵躺在药水中,感受着药力涌进自己的身体里。很快,一点点黑色的污秽被从祖涵体内逼出来,那种舒爽感使得祖涵几乎要呻吟出来。

    “是吗。”

    白无常冷冷的说道。

    “是啊。”

    祖涵回到,久远的记忆被他重新翻开,祖天成教导他修炼时的场景又一次浮现。

    “涵儿,为父接下来要教你何谓之修炼,你要谨记。我辈修炼,主要分八大阶。首为筑己,这是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一大阶,在此一阶,需要牢固根基,为未来打好基础。其二为悟道,在此一阶,要参悟功法,找到自己的道。再往下,就是道极境,登天境,天庭境,化一境,通天境,冲神境。这些我就不一一为你讲解了,等你到了这样的境界,为父再为你讲道。”

    “接下来为父将传你祖家的传世功法,你一定要谨记,谨记!”

    祖天成伸手在祖涵的额头轻轻一点,一缕金光出现在祖涵的脑海里,一部完整的功法被刻入祖涵脑海。

    “也不知道老爹怎么样了。”

    祖涵回想着,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他生涩的催动着祖家的功法,继续吸收着药水里的药力。

    白无常站在一边,眉头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