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
    白无常坐在黑无常肩上,看着祖涵引着怪马向山下走去,回退冲着匪寨一挥手,一个将整个匪寨笼罩在内的无形法阵被解除。死亡和腐朽的气息弥漫。

    白无常感受着一点点向远方弥漫的气息,轻轻拍了拍黑无常。

    黑无常哼哼鼻子,带着白无常从原地消失。

    。。。数日后。。。

    “老怪,你看你都吃了我六根萝卜了,是不是也让我骑一骑啊。”

    祖涵背着被裹得严严实实“忏悔”,拉着怪马气喘吁吁的翻过一座山头,一屁股坐在泥地上,冲着怪马说道。说着,祖涵从怀里的锦囊里掏出干粮和水,开始解决肚子的问题。

    “系哩哩”

    怪马看着祖涵大口吃肉大口喝水,摇头晃脑的凑上来。

    “走开。”

    祖涵侧过身子,把手里的食物藏到怪马够不到的地方。

    “你又不给我骑,还想要我给你东西吃?”

    祖涵瞪着眼睛看着凑过来的怪马,一把把怪马的马头摁的凑在地上,道:“你看看,这多少嫩草,你干嘛不吃。”

    怪马好像听懂了,凑在地上的马鼻子嗅了嗅,又张开马嘴嚼下两根青草在嘴里尝了尝,接着就像人吐唾沫一样把嘴里的草吐掉,抬起头又往祖涵身上凑。

    “你还真是少爷脾气。”

    祖涵惊呆了,第一次看见这样有个性的马。他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把白菜扔给怪马。

    “系哩哩”

    怪马这下开心了,摇头晃脑的追着白菜啃。

    祖涵看着怪马,摇摇头。

    半个时辰后,祖涵收起手里的水和吃剩的干粮,拍拍身上沾着的泥土,翻开地图看了看。

    “下了山就是镇子了,之后就都是大路了,好走很多啊。”

    祖涵看着地图,又比对了一下不远处肉眼可见的镇子,说道。说着,他牵起拴着怪马的绳子向着山下走去。

    怪马叼着最后一瓣白菜叶在嘴里“噶呲噶呲”的嚼着,伸长脖子让祖涵拉着它走。

    走下山,路上的行人一点点多起来。人们看着怪马无不指指点点,一时间,祖涵的回头率无数。

    祖涵被无数的视线聚焦,觉得有些窘迫。带怪马上路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他带上连衣大帽,微微垂着头走进镇子。

    “客官住店吗?”

    祖涵随意的走进一件客栈,将手中拴着怪马的绳子交给一脸惊疑不定的店小二。

    “住店。”

    祖涵摘下头上的大帽,冲着掌柜说道。

    “好勒。”

    掌柜吆喝一声,立马有店小二过来给祖涵引路。

    “大哥,你看那个怎么样?”

    离祖涵不远的大堂里,一桌两人喝着碗里的酒。其中一个瘦小老鼠眼的男人看着祖涵向着楼上走的背影,冲着另外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说道。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祖涵,又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跟祖涵在一起。

    “你去试试。”

    男人点点头,对老鼠眼说道。

    “得嘞。”

    杨千搓搓手,从位子上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追上祖涵的脚步上了楼。

    “诶哟,真是不好意思,我急着上楼拿东西哈。”

    杨千追上祖涵,在虽然狭窄,但是足够两个人过的楼道上,撞了祖涵一下,嘴里还连连道歉解释道。

    祖涵看着杨千闪身进了房间的背影,抬手摸了摸怀里揣着的锦囊。刚刚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杨千的手从他身前划过,若不是前些日子药浴帮他提升到了筑己的第八阶,可能现在怀里的锦囊已经不见了吧?

    “贼吗?”

    祖涵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不露财也会被人盯上,看来以后得多加小心。祖涵心想着,跟着店小二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样?”

    不多久,杨千从房间出来,回到大堂的位子上。被他称为大哥的男人问道。

    “没得手,那小子挺谨慎。”

    杨千坐下来,喝了一大口酒说道。

    “但是好像有好东西在身上。”

    杨千放下碗接着说道。

    “哦?”

    杨河本来没怎么上心,但杨千这话一出,他眉头一挑,道:“怎么说?”

    “那个料子,不是普通的料子。”

    杨千回味了一下刚刚的手感,虽然没能得手,但刚刚他确实摸到了祖涵怀中的锦囊。

    “值的动手吗?”

    杨河看着杨千问道。

    杨千想了想,看着杨河点点头。

    。。。入夜。。。

    祖涵从澡堂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穿戴整齐,盘腿坐在床上,祖家传世的大道决运转,一点点的积蓄祖涵体内的力量。

    “嘭。”

    关严的房门被一把推开,醉醺醺的杨河跌跌撞撞走进来,倒在地上。

    “大哥,大哥?”

    杨千跟着杨河跑进祖涵的房间,扶起杨河,喊道,但杨河却一直闭着眼睛不吭声。

    “你把我大哥怎么了!”

    杨千喊了两句之后,转头看着祖涵怒骂道。

    祖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整的一懵,刚想说什么,杨千就冲过来揪住祖涵的衣领子,大喊道:“赔钱!”

    祖涵这下明白了过来,眼神一冷,抬手拍开杨千揪住自己的手,反手一拳打在杨千身上。

    “啊!”

    祖涵现在好歹也是筑己境第八阶的修炼者,按照普遍为世人认同的说法来说,就是相当于八个普通成年男人的修炼者。这一拳下去,足够让杨千难受一阵子。

    “原来是练家子!”

    一直躺在地上的杨河突然翻身站起来,接住倒退的杨千,冲着祖涵脑门就是一拳。

    祖涵抬手横挡,体内微弱的灵力被调动起来,接下杨河这一拳。

    “好痛!”

    一拳到肉,痛感传来。祖涵只觉得手臂一麻,接着杨河又是一拳挥来。这一次,祖涵没能挡下来。

    杨河一拳打在祖涵胸口,巨大的力直接将祖涵击飞倒地。

    “不行,打不赢!”

    两招下来,祖涵立刻反应过来,他站起身来一把抓起靠在门边的“忏悔”,转身就向门外跑。

    “还想跑?!把钱留下!”

    杨河看见祖涵想跑,飞身一脚踹在祖涵背上。巨力使祖涵飞身撞断二楼的木栏杆,直接摔倒在一楼大堂。

    “哼。”

    祖涵连被重击,胸口一阵气闷。他站起身来,一拳打碎客栈的木制大门,跑向马厩。

    “哪里跑!”

    杨河翻身下楼,追着祖涵出了门。

    “老怪,我们走!”

    祖涵冲到马厩,一把扯断拴着怪马的绳子,翻身骑在怪马背上。

    怪马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胡乱的挣扎,想要将祖涵从背上颠下来。

    “喝!”

    杨河拽下被祖涵打碎的木门,高举过头直接冲着祖涵扔过来。祖涵赶忙低头,木门擦着他的头皮飞过掉落在一旁,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下怪马也被惊到了,撒开四只马蹄狂奔。

    “哼!”

    杨河一击不得手,看着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祖涵不甘的冷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