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第一堂课
    画着“四十三”三个大字的木牌静静的立着。

    “怎么可能,想什么呢?”

    范起反过头看着祖涵说道。

    “我去看看。”

    祖涵暗自叹了口气,隐约间他明白了“天地玄黄人”五级所代表的含义。

    祖涵向前走去,短短的小道却长满了无数的杂草灌木,祖涵拨开沿途的植被,走到小道尽头,就看见了一座低矮的茅草屋,在小屋的旁边,立着一块腐朽的木牌。

    “果然。”

    祖涵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块朽木眼神复杂。

    “还真是这里!”

    魏有先三人最终还是跟着祖涵走了过来,他们看着眼前的景象,无不震惊。

    “就让我们住这里?”

    范起看着眼前的茅草屋,最先皱起眉头。

    “这什么破学院?”

    刘一也不满起来。

    “这。。。”

    魏有先皱着眉头,和范起,刘一对视一眼。他们都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现在让他们住这样的茅屋,无异于断他们十指一般难受。

    “走,找负责人理论去!”

    范起拂袖转身,带着满腔怒火往回走去。

    “就是,我爹花了那么多银子把我送进来,就让我住这?”

    刘一怒道,转身跟上范起的脚步。

    “祖涵你看这。。。”

    魏有先回过头来看向祖涵,却发现祖涵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跟他们去看看。”

    魏有先迟疑了一下,冲着祖涵说道。

    祖涵看着魏有先三人的背影,皱了皱眉。

    “你们想去哪?”

    陌生的声音突兀的传来。祖涵惊了一跳,体内的灵力下意识的调动起来。

    正往回走,站在小道上的魏有先三人显然也被吓了一跳,齐齐回过头来,却看见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正站在茅屋顶上望着天空。

    “老头,你谁啊?”

    满肚子气的范起正好没地方发泄,现在又被吓了一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屋顶上的老者开口就骂。

    “你不是要找我理论吗?我就在这,你说吧。”

    老者背对着祖涵四人负手而立,都不正眼瞧他们一下。

    “就是你把我们分配到这里的是吧?!”

    范起反应了过来,出言愈加不逊。

    “我告诉你,我可是东岩城范家的大少爷,你凭什么让我住这里?!”

    站在屋顶的老者闻言,慢慢回过头来,看向指着自己的范起。

    “凭什么?”

    老者玩味的重复道,“就凭我是你们的老师。”

    巨大的威压从天而降,范起三人几乎是在一瞬间扑到在地。

    威压同时也压向了祖涵,身在筑己第八阶的祖涵挣扎了一下,跪倒在地。

    “我不管你是哪家大少爷二公子,来了这里,你就是学生。我让你们住哪里,你们就得住哪里!”

    老者一步迈出,凌空而立,斜着眼睛看着地上的祖涵四人。

    “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范起趴在地上几乎喘不过气来,却仍咬牙威胁道。

    祖涵强撑着没有趴下去,他飘过眼神看向趴在地上的范起,心头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我原来就是这样的吗。。。”

    威压骤然加大,祖涵“嘭”的一声倒在地上。魏有先三人更狼狈,几乎陷进土里。

    “这就是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在学院里,你们只是学生,仅此而已。”

    老者看着四人,继续道:“如果不服,可以滚。”

    威压像出现时一般突兀的消失。祖涵抬起头来,却发现老者已不见了踪影。

    “好强。”

    祖涵缓了两口气,慢慢站起身,大道诀悄然运转起来。

    “可恶,什么破学院,老子不待了!”

    范起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甩手,顺着来路离去。

    “哼!”

    刘一坐在地上,平复着。牙关咬的两颊发白。

    魏有先也慢慢坐起身子,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祖涵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刘一和魏有先,还有已经走远的范起,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向着茅屋走去。

    “祖涵,你。。。”

    魏有先抬头看向祖涵,有些惊讶。

    祖涵回头看向他,点了点头,而后走进茅屋。

    魏有先看着祖涵,又回头看了一眼走远的范起,犹豫了一下,一咬牙站起身来走进了茅屋。

    “你们。。。”

    刘一看着走进茅屋的祖涵和魏有先,呆了呆,显然祖涵二人的决定出乎了他的预料。他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破旧茅屋,又看看离去的小道,犹豫着。

    “嘭。”

    轻响声传来,刘一循声望去,就看见自己别在腰间的入学令掉落在了地上。

    刘一看着脚边沾上了尘土的入学令,表情瞬间复杂起来。

    “哼!”

    良久,刘一啐了一口唾沫,弯腰捡起地上的入学令,转身走进茅屋。

    。。。。。。

    “有点意思。”

    老者站在远离四十三号宿舍楼的小岛上,极目远眺。

    “哟,老卓,心情挺好啊,不生气了?”

    在他身边,又一个胖墩墩的老者走过来,看着卓蚩说道。

    “生气?”

    卓蚩转过头看向身边的老者,“我可能不生气?”

    “诶呀,其实带人级也挺轻松的嘛。”

    房山挺挺自己肥大的肚子,说道。

    “哼!那你来!”

    卓蚩甩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房山站在原地,挠挠脑袋。

    “有这么生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