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不同
    “好!”

    卓蚩点点头,转过身看着祖涵。

    “别让我失望!”

    卓蚩说着,大手一挥,带着祖涵腾身而起。

    “我去,那老头终于走了!“

    不情不愿的跑着圈的刘一一直偷瞄着卓蚩的位置,卓蚩一走,他立马停下来就地坐下。

    ”累死了!“

    魏有先本没有发现卓蚩已经离开。听刘一这样一说,他也停下了脚步。叉着腰站着,大口的喘着气。

    ”谁让你们停的?再加二十圈!“

    巨大的喝骂声炸开在刘一和魏有先耳旁,吓得他们一哆嗦,赶忙站起身来。

    ”天呐!我不想跑了!“

    刘一和魏有先哀嚎,赖在原地不想跑。

    ”啪!“

    似乎有无形的皮鞭抽落在魏有先二人身后的地上,扬起一阵烟尘。

    ”要命啊!“

    刘一和魏有先吓了一跳,又一次迈动脚步向前跑。

    。。。。。。

    祖涵落下地来,眼前的景物不再飞掠而过。他缓了缓,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宿舍门前,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卓蚩已不见了踪影。

    ”走了吗?“

    祖涵自语,迈着蹒跚的脚步,向着茅屋走去。

    ”系哩哩!“

    熟悉的声音传来,祖涵突然露出一缕微笑,他转头看去,就看见怪马正站在一棵大树旁,瞪着三只马眼看着自己。

    ”好久不见啊老怪!“

    祖涵转身向着老怪走去,伸手拍了拍老怪的身子热情的说道。

    ”系哩哩!“

    老怪呼气,喷出一大片白气。它扬扬脖子,让祖涵看清那系在自己脖子上的绳子。

    祖涵低头看去,去发现老怪脖子上的绳子,被系上了一个蹩脚的结,绳子的那一头,被死死的绑在了树上。

    ”哈哈。“

    祖涵看着老怪脖子上的结,又看看老怪那即愤怒,又幽怨的眼神,忍不住笑出了声。

    ”系哩哩!!“

    老怪抬头撞了祖涵一下,似乎对祖涵的幸灾乐祸很不满。

    ”别急别急,我帮你解开。“

    祖涵笑着,伸手费了老大的力,才勉强将老怪脖子上的结解开。

    ”系哩哩!“

    老怪甩甩脖子,又一次瞪着祖涵,三只眼睛睁的老大,后肢还不停扒着地。

    ”咋了,你还想干嘛。“

    祖涵看着老怪,心里突然有点发毛。

    ”系哩哩!“

    ”咔!“

    老怪突然伸过巨大的马头,张嘴咬在了猝不及防的祖涵手上。

    ”卧槽,你要干嘛!“

    祖涵吓得一哆嗦,抽手就往后撤,但却发现老怪虽然咬的不重,自己却也无法把手从他嘴里抽出来。

    老怪三只不再同一水平线的眼睛瞪得老大,盯着祖涵。

    祖涵看着老怪,忽然明白过来了。

    ”你放开,我去给你拿吃的!“

    祖涵抬起手拍在老怪的头上,没好气的说道。

    ”系哩哩。“

    老怪闻言,松开大口,伸出舌头来舔了舔牙,仿佛刚刚咬着祖涵让他觉得很嫌弃。

    ”我。。。“

    祖涵重重的拍了一下老怪,气颠颠走进茅屋,取出了他的锦囊。

    ”拿去!“

    祖涵伸手从锦囊里掏出一大串菜干,扔到老怪身边。老怪低下头去就是一阵猛啃。

    ”系哩哩!“

    老怪三两下吃完地上的干粮,抬起头,又瞪着祖涵。

    ”你还要?!“

    祖涵鼻子都要气歪了,抓着锦囊就想走。老怪哼哼鼻子,又一次张开大嘴。

    ”停!我给你,好吧!“

    祖涵瞬间屈服了,又掏出一大串菜干扔在地上,没办法,谁让他现在打不赢这匹怪马。

    ”刚刚怎么就没勒死你?“

    祖涵一巴掌拍在老怪头上,以此泄愤。

    ”哼!“

    祖涵看着低头猛啃的老怪,转个身蹒跚着走进了门,盘脚坐在自己的床铺上。

    大道决悄然运转,星星点点的天地灵气被收进祖涵体内。

    ”就到了第九阶?“

    祖涵皱着眉,他本不想这么快突破到第九层,却没想到在昏迷的时候,自己就突破了。

    ”怎么会这样?“

    祖涵皱眉,有一点点失落。

    在这之前的筑己前八阶,祖涵都是靠着药物催生上来的。这最后的第九阶,祖涵本想压一压境界,既然前八阶已无法挽回的不够扎实,祖涵就想着第九阶能够足够的稳固。

    “你不应该再靠着功法修炼了。”

    白无常一如既往的无声无息突然出现在祖涵身边,说道。

    “嗯?为什么?”

    祖涵停下运转的大道决,睁开眼看向一旁的白无常。

    白无常看了祖涵一眼,抬手抓住祖涵的胳膊捏了捏。

    “因为你的身体太弱了。”

    白无常说道。

    “其实你们人间修炼的方式是最标准的。先炼己,后悟道,最后修元神。但是你现在做的,打乱了你应有的修炼顺序。”

    祖涵闻言皱了皱眉,他想起了上一世的祖家,在祖家的所有人,包括他的父亲祖天cd是按照他现在的这种方式修炼的。虽然说按现在的时间线算,那是一千年后的事情,但是,也不应该会发生改变整个修炼体系的过程啊。

    白无常看着祖涵,似乎猜到了祖涵在想什么。

    “你以为这一世的你和上一世的你,是一样的吗?”

    祖涵闻言一愣,没明白白无常是什么意思。

    “上一世的你,是祖家的嫡系。你的先辈,就是以身化城,镇守边关的祖有罪,这些你应该知道吧?”

    白无常看着祖涵说道。

    祖涵闻言点点头,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之前他的姑姑祖清经常跟他讲先辈的故事。

    “祖有罪当时走到了凡人所能走到的最尽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经不再是人了。而是,半神。”

    “他的成就,促成了另一件事的发生。”

    白无常说着,顿了顿。

    “那就是,你们家族的血统的提升。”

    “血统?”

    祖涵闻言,皱了皱眉,这些他倒是不知道。

    “他的修为藏在了血统里,被遗传了下来。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们家族高手辈出的原因。”

    白无常说完,祖涵点了点头,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一世的你,不过是个普通的人,如果没有足够强的肉身,是不可能成大器的。不像上一世,你生来就有着足够强的身体,可以忽略筑己境,直接开始修炼功法感悟大道。”

    白无常看着祖涵:“现在,你明白了吗?”

    祖涵点点头,他确实之前没有想到这些。

    “看来没有老师,确实不行啊。”

    祖涵感叹。

    “不,你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老师。”

    白无常摇摇头,说道。

    “卓蚩?”

    祖涵皱着眉,犹豫了一下说道。

    “嗯。他很强,应该是这座学院最强的人之一。”

    白无常说着,顿了顿,道:“这就是我要讲的另外一件事。”

    “在这座学院,有着很强的人,强到能够感觉到我这个不是现世的人存在的气息。虽然我和大黑构造了法阵遮蔽气息,但还是存在着暴露的可能。所以,之后的日子,我轻易不会现身。”

    白无常说着,身影慢慢淡化。

    “还有忏悔,轻易不要使用,那是超越人类的力量。如果你在这里使用了,将会发生。。。”

    白无常说着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总之,凡是三思。”

    祖涵看着慢慢消失的白无常,又回头看了看被自己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忏悔,怔怔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