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月黑风高
    祖涵皱着眉一路走回学院宿舍,隐约间他感觉刚刚自己所看见的事很不正常。

    “希哩哩。”

    祖涵走过小道,老怪就转过头来看向祖涵,两只大鼻孔哼哼,喷出一道白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

    祖涵不住的在意着刚刚的事情,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老怪的动作。

    “呼。。。哈。。。呼。。。”

    祖涵推开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魏有先和刘一二人仍旧如死猪般倒在床上,打着震天响的呼噜。

    祖涵听着他们的呼噜声,点点头,至少确认了他们没醉死。他转身,拿出新买的衣服,走向沐浴室。

    “到底是给什么东西吃什么?”

    祖涵洗好澡走回床铺坐下,但脑子里却仍然不停的想着刚刚的事。毕竟,那个车夫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好人。

    “呼,呜呜呜。。。”

    大风穿堂而过,带来一阵凉意。祖涵坐在床上打了个寒颤,翻身下床走向屋里那两扇打开的窗户。

    “要变天了?”

    祖涵探出头去看看外面的天色,却发现刚刚还是当空的满月,转眼便被乌云遮蔽,整片天空一片黑暗。

    “月黑风高。”

    祖涵看着天空轻语,他慢慢关上木质的窗户,转身向着自己床铺边的角落看去。

    被兽皮裹得严严实实的“忏悔”静静地,立在那里。

    。。。。。。

    祖涵奔跑着,轻轻一跃,窜起两三米高。他在空中轻踏着周围的墙壁,借力轻松的翻上三层小楼的楼顶。

    “呼。”

    祖涵稳稳的落在房顶上,轻出一口气。经过了几日的卓蚩近乎折磨般的训练,祖涵筑己境九阶的力量才初露锋芒。

    轻松翻上楼顶,祖涵满意的点点头,他没有过多的停下脚步,蹲在楼顶略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后,祖涵又一次跃起,在不同的房顶间跳跃着。

    “应该就是前面了。”

    祖涵落地,眯起眼睛极力向前看去,仅剩一直眼睛的他,尽管落在了这般近的距离,却仍然无法将那片带着院子的小屋内,看的真切。

    “还要往前靠一点。”

    祖涵自语,脚尖轻点,就欲向更前方的房子落去。

    “你在干什么?”

    白无常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得大半个身子已经腾起的祖涵一哆嗦,赶忙趴在地下。

    “你是要吓死我吗?!你不是说你不会再出来了吗?!”

    这一下把祖涵吓得着实不轻,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出了那所学院,我就能够出来了。”

    白无常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祖涵说道。

    “那麻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提前打个招呼!”

    祖涵从地上爬起来,蹲在房顶上继续看着不远处的小屋。

    “所以你干嘛要出来?”

    祖涵撇了一眼白无常,说道。

    “你在向着死亡靠近。而且还带着忏悔。”

    白无常面无表情的说道。

    祖涵心头咯噔一下,他转头看向白无常问道。

    “什么意思?”

    白无常似乎猜到了祖涵要这么问,她抬手指指不远处那座祖涵一直盯着的小屋,说道。

    “那里,有着众多的冤魂。”

    说着,白无常抬手在空中一抹,祖涵眼前的景象顿时大变。原本平静的小屋上,数不清的冤魂嚎叫着上下翻腾。

    “这。。。”

    祖涵震惊,他曾经看过这样的场景,但却是在地府。

    “那我更要去看看了。”

    祖涵眼神一凝,反手摘下背在背上的忏悔,褪去裹在枪身上的兽皮与锦囊。漆黑的长枪瞬间与黑夜融为一体,枪尖却割裂空间,闪烁着可怕的寒光。

    “你过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白无常静静地说:“那栋房子里,有着强横的生命存在。按照你们凡人的说法,应当是在登天境。你就这样过去,不用等你落地,你的气息就已经暴露了。”

    祖涵闻言,眉头一皱。这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凡人感受外界的事物,无非靠着视听嗅味触,五感而已。但修为日渐高深的人,却不再依赖五感,而是靠着感受周边的气息,来确定一些外来的事物。

    而现在,祖涵如果贸然闯过去,只会暴露自己。

    “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一个什么什么法阵能够遮蔽气息,对不对?”

    祖涵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白无常说道。

    白无常眉头一皱,没想到祖涵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我不是现世的人,不能够干预现世的人事物。”

    白无常冷冷的说道,断了祖涵的念头。

    祖涵撇撇嘴,握着忏悔冰冷的枪身,一时没了主意。

    等等,忏悔?

    祖涵低头看向手中的忏悔,忽然扭头对白无常说道。

    “忏悔,也不是现世的东西,对吧?”

    白无常闻言一愣,点了点头。

    “你想干嘛?”

    白无常看着祖涵,不明所以的问道。

    “那你把法阵套在忏悔上,我再拿着忏悔,这样不就能遮蔽我的气息了吗?!”

    祖涵把忏悔伸向白无常,说道。

    白无常愣了愣,她看了看祖涵,又看了看忏悔,心里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毕竟祖涵与忏悔已经定下了契约,从某种意义上说,祖涵和忏悔,是一体的。

    其实白无常不知道的是,祖涵压根没想这么多,他只是单纯的以为法阵肯定不可能只作用于个体上,肯定会有范围效果。让白无常把法阵套在忏悔上,自己一直拿着忏悔,就能够被遮蔽气息,但巧的是,白无常这个法阵还就真是只能作用于个体。

    “怎么样?你也不忍心看到那些怨灵越来越多对不对?”

    祖涵继续说道,忏悔又向前递了递。

    白无常抬头看看不远处嚎叫着盘旋在半空的怨灵,又看了看祖涵,最终还是伸手在忏悔上轻轻一点,古老而繁复的法阵一闪而没。

    “可以了。”

    白无常收回手,说道。

    “这就。。。可以了?”

    祖涵左看看又看看,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了啊。

    “隐蔽气息不是隐蔽身形,不是你靠五感能够感觉出来的。”

    白无常说道,在她的感知里,祖涵的存在已经几近消失。

    “喔,厉害。”

    祖涵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既然白无常说了可以那就是可以了。他握紧忏悔,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小房子,蓄势待发。

    “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去?你还有未完成的目标,死在这里怎么办?”

    白无常看着祖涵的背影,问道。

    “人命关天呐!”

    祖涵猛的跃起,身形如大鹏展翅,落向身前的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