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重伤
    漆黑的火焰燃烧着,几乎要将祖涵吞噬。

    “大哥哥!”

    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来,哭泣着趴在祖涵身旁,不知所措的喊着。

    “别哭了,我没事。”

    祖涵抬起右手摸摸小女孩的头,说道。

    “就呆在这里,会有人过来找我们的。”

    祖涵虚弱的说,刚刚克伦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青龙城里的护卫不可能没有察觉。

    小女孩哭着点点头,又往祖涵身边靠了靠。

    “乖孩子。”

    祖涵说着,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一直保持着清醒。

    漆黑的火焰随着克伦的昏迷慢慢的熄灭,但刺骨的寒意仍然如尖刀般在祖涵的身体里肆意的妄为着。

    “你快要死了。”

    白无常静静地站在祖涵身边说道。

    “是吗?那你和黑无常不就解放了吗。”

    祖涵断断续续的说道,寒气顺着他的喉咙喷出,在空中结成白雾。

    “是啊。”

    白无常点点头,平静的看着祖涵的气息一点点的衰弱下去。

    白无常抬手一招,跌落在地上的“忏悔”飘起,落到她的手中。她低下头看了一眼已经不省人事的祖涵,身形渐渐隐去。

    “大哥哥!”

    一旁的小女孩无法看见白无常,她只听见祖涵含糊的说着什么。小女孩哭泣着,用力拍打着祖涵,不想让他昏过去。

    “别哭。。。别哭。。。”

    祖涵眼前的世界一点点变得模糊,熟悉的眩晕感一点点吞没他的意识。

    “会有人。。。来。。。的。。。”

    祖涵断断续续的嘟囔着,他想抬手摸摸小女孩的头,安慰她不要哭,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抬手了。

    “又要。。。死了吗。。。”

    意识一点点的消失,无数杂乱的画面从祖涵的脑海中飘过,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出现了。

    “紫薇啊。。。”

    祖涵轻语,慢慢闭上了眼睛。

    “唰!”

    数道破空声传来,有人影稳稳的落地。

    。。。。。。

    “这才刚好几天,又伤成这样!”

    “就是啊!他到底什么情况啊!”

    “。。。”

    魏有先和刘一看着躺在床上,几乎被包扎成木乃伊的祖涵,皱着眉,说道。

    “总之命是保住了,之后能恢复成什么样,就看天命了。”

    卓蚩站在茅屋里,看着祖涵说道。

    “不过这小子命是真硬啊!”

    卓蚩心说。祖涵是被青龙城的护卫队带回学院来的,护卫队的人将祖涵交到他手上时,祖涵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即便是卓蚩,看见祖涵的样子也惊了一下。

    “可惜了。”

    卓蚩轻叹。这么重的伤,能活下来已是万幸,若是想要修炼。。。

    “大哥哥不会死的,对不对?”

    被祖涵救下的小女孩站在卓蚩的身旁,拉了拉卓蚩的袖子,仰着头看着卓蚩说道。一闪一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希冀。

    卓蚩低头看向小女孩,蹲下身来摸摸小女孩的头。

    “小姑娘,多大了?”

    卓蚩微笑着问道。

    其实这个小女孩并不应该在这里,而是应该在青龙城护卫队的收留所里。但是这个小女孩从头到尾一直哭闹着,要跟祖涵在一起,别人问什么她也不说。青龙城的护卫队没办法,在与卓蚩短暂的商量后,决定把她一起留在青龙学院。

    “十岁了。”

    小女孩看着卓蚩,小声的说道。

    卓蚩点点头,他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虽然已经十岁了,身形却与七八岁的孩童差不多。粗布制成的衣服套在小女孩的身上明显大了不少,蜡黄的脸上,还挂着斑驳的泪痕。

    “你能告诉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卓蚩闲聊了两句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小女孩低下头,两只手交错着,迟迟不肯说话。

    “唉。”

    卓蚩暗叹一声,想要放弃这次谈话。

    “就是,有坏人抓住了我和姐姐。”

    小女孩低着头说道。豆大的泪珠顺着她脸上的泪痕,哗啦啦的滴下来。

    “别怕别怕,坏人已经被抓住了。”

    卓蚩摸摸小女孩的头,抬手帮她把脸上的眼泪擦去。

    “他们把姐姐抓到地下去,然后姐姐就不见了。”

    小女孩一边哭一遍说。

    卓蚩点点头,青龙城的护卫队也有传来消息,说在那间小屋里发现了藏着怪物的地窖。

    “后来呢?大哥哥是怎么救你出来的?”

    卓蚩问道,这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那间小屋里,有着两个道极境的武者守着,但据护卫队传来的消息,却说两人一死一重伤。祖涵不过才筑己境第九阶,在修炼的这条漫漫长路上,他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去越两个大境界杀人呢?

    “我不知道,我看不清楚。”

    小女孩摇摇头。

    “看不清楚?”

    卓蚩皱了皱眉,怎么会看不清楚呢?这么近的距离,不应该有什么是无法看清的啊。

    难道是惊吓过度了?

    卓蚩心想着,也许让孩子休息几天就能想起来了。

    “乖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卓蚩摸摸小女孩的头,和蔼的问道。

    “我叫苹苹。”

    小女孩低着头说道。

    “苹苹,你还有家人吗?爷爷送你回去好不好?”

    卓蚩说道。

    苹苹闻言摇摇头,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哗哗的往下流。

    “我的爸爸妈妈,都被杀死了。”

    苹苹哭着说。

    卓蚩闻言,心头一酸。

    “那你和爷爷先回爷爷的住处去,好吗?”

    卓蚩说着,就想将苹苹抱起。

    “不要!我要和大哥哥在一起!”

    苹苹往后退了两步,第一次抬起头来看着卓蚩说道。

    “要不。。。就把这孩子留在这?”

    一直在旁边的刘一和魏有先试探性的说道。

    “不,我把祖涵一起带走,在这里你们没办法照顾好他们。”

    卓蚩一挥手,躺在床上的祖涵浮起,飘到他身边。

    “走吧?”

    卓蚩又一次向苹苹伸出手。

    “嗯。”

    苹苹点点头,伸手拉住卓蚩的袖子。

    “乖孩子。”

    卓蚩腾身而起,从茅屋里消失。

    魏有先和刘一对视一眼,都看出来对方眼里的担忧。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祖涵的床铺边,被兽皮裹得严严实实的“忏悔”,无声无息的出现,静静地靠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似乎从未被移动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