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我的学生
    “啊啊啊啊!”

    刘一和魏有先在操场上狂叫着奔跑。

    “血甲鬼鳄?”

    卓蚩坐在操场边,皱皱眉说道。

    “是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人应该是在地窖里偷偷的培育异种邪兽,所以才需要众多的活人血祭。”

    庄胥站在卓蚩身边,恭敬的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卓蚩点点头,挥手示意庄胥可以离去了。

    “卓老,还有一件事。”

    庄胥说道。

    “嗯?说吧。”

    卓蚩看了庄胥一眼,说道。

    庄胥手掌一翻,一颗红色的晶体出现在他掌中。他伸手,递向卓蚩。

    “这是血甲鬼鳄的兽核,小辈觉得,还是将它交给您老处理吧。”

    “登天境?”

    卓蚩拿着兽核在手里微微感受了一下,皱着眉说道。

    “是的,若不是尚在胎中,击杀它可能还要费些功夫。”

    卓蚩看了看手中的兽核,反手将之收起。

    “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卓蚩看着庄胥说道。

    “没有了,打扰卓老了。”

    庄胥欠身,向卓蚩行了一礼。

    “嗯,回去吧。”

    卓蚩点点头。

    “小辈先行告退。”

    庄胥向后退了一步,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祖涵。。。”

    卓蚩两眼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

    “大哥哥,你怎么还不醒啊?”

    苹苹坐在祖涵身边,托着愁眉苦脸的小脑袋,看着祖涵叹气道。

    “小苹苹,要吃点水果吗?”

    房山推开门走了进来,在他身旁,有不少水果悬浮着。

    “谢谢爷爷,但是我不想吃。”

    苹苹抬起头来,看着房山说道。

    “乖孩子,那爷爷把它们放在这里,你想吃的时候就自己拿,好吗?”

    房山摸摸苹苹的头说道,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悬浮在一边的水果哗啦啦的,自己落向了一旁的茶几。

    “嗯嗯,谢谢爷爷。”

    苹苹乖巧的说道。

    房山笑着点点头,收回摸苹苹小脑袋的手,反手抬起祖涵的胳膊,一律灵力悄然渡进祖涵的体内,默默的感受着。

    “这是。。。”

    房山才略微一探测,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爷爷?大哥哥有什么事吗?”

    苹苹看见房山皱起眉头,马上就紧张起来。尽管她不是修炼之人,但她能够猜到房山正在感受着祖涵现在的情况。

    “没有事。”

    房山皱着眉说道,但却加大了探查的力度。

    “哦。。。”

    苹苹小声的应道,虽然看房山的表情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没有问题,但懂事的她没有再多问。

    房山皱着眉,灵力在祖涵的体内游走着。

    “怎么会这样?”

    房山有些想不明白了。他的灵力顺着祖涵的筋脉在祖涵体内游走着,却一路畅通无阻。筋脉间贯通着,根本不想是一个重伤垂死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嗯?”

    灵力游走着,却在去往祖涵左半边身子的时候消失不见了,毫无征兆,突然的消失了。

    房山微微眯起两只眼睛,他抬手掀开缠绕在祖涵身上的绷带,露出来里面完好无损的肌肤和缠绕在肌肤上那繁复的图案。

    “这是。。。!”

    房山两只眼睛慢慢的睁大,又慢慢的眯起。

    “老卓,回来一趟!”

    房山嘴唇轻动。

    远在操场的卓蚩双耳微动,转瞬间消失不见。

    “欸,那死老头子不见了!”

    正在奔跑着的刘一看了一眼卓蚩先前待的地方,转而对着魏有先说道。

    “那又怎样,你还敢停?”

    魏有先喘着粗气,说道。

    “也是。。。”

    刘一哀叹一声,继续跑着。

    。。。。。。

    “老房,什么事。”

    卓蚩几乎是一瞬间就回到了他在青龙岛上的小木屋里,看着房山说道。

    房山没有回卓蚩,而是低头对着苹苹说道。

    “小苹苹,你先到外面玩一会好吗?爷爷们要聊一些事情。”

    说着,房山摸了摸苹苹的小脑袋。

    “好。”

    苹苹乖巧的点点头,跳下凳子向门外走去。

    “记得不要到水边玩哦。”

    房山看着走出门的苹苹,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爷爷。”

    苹苹回过头来点点头,还乖巧的带上了房门。

    “什么事?”

    看着苹苹出了门,卓蚩转头看向房山问道。

    “你来看。”

    房山撕下缠在祖涵身上的绷带,露出里面完好无损的肌肤。

    卓蚩皱了皱眉,伸手抓住祖涵的手腕,又是一番探查。

    “又是这样。”

    卓蚩睁开眼,看向房山说道。

    “又是?”

    房山问道。

    “上次这小子和人起冲突,几乎被打死,但没几天就又生龙活虎的恢复了过来。”

    卓蚩回想起上次的事,说道。

    “那他左半边身子是怎么回事?”

    房山看着卓蚩接着问道。

    “不知道。”

    卓蚩摇摇头,和上次一样,他的灵力刚走到祖涵的左半边身子,就消失不见。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卓蚩放下祖涵的手,指着祖涵左半边身子上繁复的图案,问道。

    房山看着卓蚩,表情有些凝重起来。

    “这个,像是上古的法阵。”

    房山轻轻的说道。

    “上古法阵?”

    卓蚩皱了皱眉,有些不相信。

    “我觉得,这孩子的事,最好是让院长知道比较好。”

    房山看着卓蚩,说道。

    卓蚩眉头紧皱,似乎在考虑什么。

    “我觉得,不需要。”

    卓蚩摇摇头,说道。

    “为什么?”

    房山诧异的问道。

    卓蚩看着房山,摇了摇头。

    “因为他是我的学生。”

    房山眉头一皱,道。

    “万一他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卓蚩挥手打断房山的话:“我们,谁身上没有一些秘密?”

    “可。。。”

    房山还想说什么,却又被卓蚩打断。

    “如果他真是,老子会亲手,毙了他。”

    卓蚩说着,将祖涵身上的绷带又一次缠好,遮挡住那些繁复的图案。

    房山看着卓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