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华夏已无人?
    如果盗窃王只是盗走佛骨舍利,那还好想一点。

    但是对方,不但盗走佛骨舍利,就连博物馆几件最珍贵的文物也被盗走,更重要的是镇馆之宝,越女剑也被盗走!

    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博物馆成立数十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何先富却打趣道“老简,你不是说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最顶端的安保程序,怎么连镇馆之宝越女剑也被盗窃王轻松盗走!我就因为相信博物馆,才将佛骨舍利转移进来,一天没到,就没了!”

    简馆长则是苦笑道“盗窃王的本事太强了,博物馆最隐秘的摄像头都没能拍摄到他,而存放镇馆之宝越女剑的匣子,乃是国际最新研发微颗粒制作而成的,外面还有一层强化玻璃,就算是导弹轰炸,也不能炸碎这一层强化玻璃!”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在这种双重保护的情况下,盗窃王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盗走越女剑,实在是难以想象他的本领!”

    “倭国盗窃王,在国际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几乎没有人能比的上他盗窃本领,他的战绩也非常瞩目,曾经有不少欧洲王室的宝贝,都被他盗走!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关于他的资料,很少。”

    何先富道,之前他并没有过多将盗窃王放在心上,直到佛骨舍利被盗,越女剑不翼而飞,他才正视起来,打电话询问了一位活跃在地下世界的朋友,得知盗窃王近乎无敌的盗窃本领。

    不过现在,佛骨舍利被盗,他只有惋惜,盗窃王来无影去无踪,谁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更不用说抓住他,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只能自认了!

    一旁的白羽则是对这盗窃王,越来越有兴趣了。

    “白大师,你有什么办法吗?”

    何先富看向白羽。

    “带我去现场看看。”白羽只是淡淡道。

    佛骨舍利乃是好东西,落入盗窃王手里,简直就是浪费!

    而且盗窃王如此挑衅,在白羽眼里,这种大不敬之罪,足可以让他死上数千次,数万次了!

    而后在简馆长的带领下,来到摆放越女剑的高台。

    这座高台,足足有一层楼那么高,内有升降装置,高台外有一层特制的钢化玻璃,非常坚硬,白羽有些惊讶,因为这钢化玻璃和灵石相似。

    “钢化玻璃乃是由火山边缘的岩石经过多道工艺锻造出来的,其中的粒子,分子,结构非常独特,结构以及构造很复杂,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非常坚硬。”

    简馆长解释道。

    高台内只剩下匣子,而越女剑已经不见了。

    “这个匣子乃是越女剑外面的护甲,匣子和钢化玻璃都没有受到半点损害,完好无缺,但越女剑却没有了,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简馆长一脸疑惑。

    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盗窃王是怎么将越女剑盗走的,一点也不符合常理,或许这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何先富和李非凡也想象不出来,唯一一点,就是这盗窃王很强!

    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巅峰境界!

    “白大师,你怎么看?”

    何先富看向白大师。

    白羽并未做声,而是走到高台前,他能感觉到四周i

    i

    有空间力量的波动,尽管只是一点点,但瞒不过他,这是盗窃王的留下来的!

    至于盗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王的气息,完全没有。

    简直可滴水不漏,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利用空间的力量!穿透阻碍,看来这个盗窃王对空间的掌控很是熟练。

    “打开钢化玻璃,我要进去看看。”

    白羽淡淡道。

    简馆长点点头,而后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控制器,玻璃门打开,高台也在慢慢降落下来!

    白羽走进去,他能够清楚感觉到里面的空间波动比外面还要强。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了。

    “咦!这匣子上面好像有点不对劲!”李非凡发现了什么,顿时道。

    “什么不对劲!”

    何先富和简馆长连忙走过去,两人都比较疑惑。

    “是字!上面写着字!”

    李非凡惊讶道。

    而两人已经走过来,看着匣子上,一行歪歪扭扭的汉字,非常生硬,一看就像是刚学写字的小孩才能有的字迹!

    这些字虽然写的极为难看,还是能够认出来,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字所表达出来的意思!

    ‘盗窃王到此一游,华夏也不过如此,华夏已无人能够阻挡我的脚步!哈哈!’

    短短一句话,数十个字。

    透露出嚣张狂妄,目中无人的气势。

    华夏已无人?

    “这字是盗窃王留下来的!”李非凡道。

    “盗窃王得手后,竟然还有如此闲情雅致,写出如此话语,简直就是藐视我泱泱华夏!简直不能忍,不能忍!”

    何先富表情充满着怒意。

    “好嚣张啊!盗窃王!”简馆长紧握拳头,脸色铁青一片由此可见他内心的愤怒。

    盗窃王盗走越女剑也就算了,竟然还留下这么一句极其挑衅的话语。

    简馆长仿佛能看到,盗窃王就站在他面前,哈哈大笑。

    若是盗窃王站在他面前,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了。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盗窃王如此目中无人!”简馆长道。

    华夏已无人能够阻挡他盗窃王的脚步,这就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盗窃王将整个华夏都踩在脚下,此等狂妄!根本难以想象当时盗窃王是多么的自信,狂妄!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简馆长脸色阴沉着。

    可是他又无可奈何,盗窃王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又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就算对方站在他面前,也认不出来。

    想要抓住盗窃王,难上登天。

    一直没开口的白羽,表情严肃,杀气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盗窃王如此挑衅,可要比他的徒弟竖中指还要更严重!

    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魑魅魍魉,白羽极其厌恶,尤其是倭国人,更加没有半点好感!

    蝼蚁中的蝼蚁罢了!

    盗窃王已经触犯白羽的怒火,这是大大的不敬。

    只有死路一条才能平息。

    “这是盗窃王最后的遗言!”白羽冷冷道。

    此话一出,三人顿时看着白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