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不受待见
    ,精彩小说免费!

    “我不管你是谁,王老爷子的名字绝对不是你这小辈就能叫的。”

    保卫的语气很是凌人,他表现的够客气了。

    毕竟白羽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而已,敢直呼他们家老爷的名号,这不是大胆,什么才是大胆。

    若是白羽再上前走一步,他绝对会动手阻拦。

    “请你速速离去!否则会对你不客气的!”

    另一个保卫也摆出动手的架势。

    他们能成为王家豪宅的大门保卫,实力自然不简单。

    “不必如此,去帮我通报一声,王仲莆知道是我来了,自然会让我进去的。”白羽淡淡道。

    若是白羽强行进去,自然是非常简单的,这两个保卫怎可拦得住他。

    两个保卫一听,自然是很不爽。

    通报王仲莆,就凭这年轻人的一句话,怎么可能,简直就是胡言乱语。

    “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我只好动手了!”

    保卫冷冷道,他已经忍耐不住了。

    就在这时。

    一辆奔驰商务轿车朝这里开过来,只是眨眼间就已经白羽附近,然后慢慢停下来。

    “怎么回事啊!他是什么人?”

    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打开车窗询问道,戴着金丝眼镜,儒雅不凡,说话语气高高在上,得需要让人仰视。

    他很不屑的看了白羽一眼,很是傲。

    保卫看到这年轻男子,顿时就变的嬉皮笑脸,“一点点小事情而已,我尽快处理。”

    “那就尽快处理,这里可是王家大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来的,知道吗?”

    年轻男子道,他是王家少爷王鹤秋,岭东商业圈最年轻的杰出人物,岭东青年才俊当中的领头人物,无论是表情举止,还是说话都透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架势。

    的确他有这个自傲的本事,比起家族中那些没什么成就的兄弟姐妹,他显得很不一般,深得王老爷子的喜欢。

    王家将他当成接班人一样培养。

    “是是是!”

    两个保卫连忙点点头。

    “鹤秋,我们进去吧!别在这里浪费没用的时间,你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车内传来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

    是坐在副驾驶上一位气质长发美女,五官精致,给人一种非常冷傲的感觉。

    王鹤秋正准备开车进去的时候,白羽却淡淡道:“刚才两个保卫没去通报,现在你进去通报王仲莆一声,说有人找他!”

    找王仲莆?

    什么!

    王鹤秋一听自然就皱起眉头,王仲莆是他爷爷,岂是一个普通人就能直呼的,这已经犯了大忌。

    “你说一句,找谁?”

    王鹤秋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再次问道。

    “王仲莆!”

    白羽淡淡道。

    而王鹤秋内心却起了波澜,这也太大胆了!绝对不能轻易饶过。

    他朝两个保卫使了使眼色,后者自然明白王鹤秋的意思。

    看来让他们通报是行不通的,白羽暗自摇摇头,只好自己开口了。

    他对着王家豪宅缓缓开口道:“淮北来的朋友,特来见王仲莆!”

    声音不大,但却拥有着极强的穿透力。

    浑厚的声音一层一层传入王家。

    “放肆!”

    其中一个保卫见白羽开口闭口就是王仲莆的名字,自然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

    于是快速出拳打向白羽。

    白羽完全不惧,就只需要一秒钟便能让这两个保卫消失在地球上。

    “住手!”

    突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是一个身穿青袍的瘦弱老者,他是王家的管家,秦伯。

    保卫立马收手,然后退到一旁,依然直视着白羽,心想到,若是这声音再慢出来一点点,你就死定了!

    殊不知,这声音救了他,白羽出手杀他,就算是碾死蚂蚁那么简单。

    “秦伯!”

    见到老者走过来,王鹤秋很有礼貌的喊道。

    在王家,秦伯的地位很高,是王家第一强者。

    “鹤秋,你先进去吧!”

    秦伯微笑道。

    “是!”

    接着王鹤秋就开车进去了。

    而秦伯双眼放在白羽身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

    第一眼觉得很普通,但是普通之下,又透露出一种不平凡的感受。

    从刚才的传音,可以判断出他是化劲武者,应该是张仙师的弟子,不对,应该是徒子徒孙,秦伯内心判断着。

    他将白羽当成张道勋的徒子徒孙。

    虽然化劲武者在秦伯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在年轻一辈中,绝对算得上是翘楚,前途是非常大的。

    不过……

    白羽刚才直呼王仲莆的大名,在秦伯眼里这很没有礼貌,太没有礼数了。

    不由得对白羽印象很差,差到极点,很反感,若不是看在白羽是张仙师的弟子,早就好好教训教训了。

    “你是白先生吧!”

    尽管如此,秦伯还是面对笑容,不能失了该有的礼节。

    怎么说都是张仙师的徒子徒孙,而不是普通人。

    在南方,金鼎山张仙师的名号自然是非常响亮的,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已经被南方的上流社会尊称为张仙师。

    张仙师的弟子在南方拥有的名气,也是很大的。

    白羽只是微微点头,面前的秦伯气息内敛,瘦弱的身躯内隐藏着非常强大的力量,不是简单之辈!

    “那么白先生,请跟我进去。”

    秦伯道。

    随后白羽就跟着秦伯走进王家。

    王家豪宅非常大,风景也是很不错,建筑偏向于古代的风格,这是真正的豪门大族才拥有的底蕴。

    “我已经让下人给白先生安排好房间,你只管去住着便是,如果有什么吩咐就尽管提。”

    秦伯说。

    接着秦伯便离开了,让下人带着白羽去安排的房间。

    秦伯可没有兴致和白羽说话,若不是看在张仙师的缘故,还想进入杨家,什么都是免谈。

    更何况白羽很没有礼数,直呼王仲莆的名字,没有一点点教养。

    秦伯表面笑眯眯,但内心却非常反感白羽。

    白羽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跟着下人去安排好的房间。

    到房间后,下人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白羽独自一人在房间中,他打算过一会儿就去问王仲莆要另一张羊皮卷。

    按照白羽的想法,张道勋已经打电话给王仲莆,只要自己一到王家,就会双手将羊皮卷送上来,但是并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