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还有底牌吗
    ,精彩小说免费!

    单凭古江一人,秦伯就难以招架!

    更何况还有古河,古海两人。

    西北三圣的实力,果然强悍至极。

    王家人的脸色都极差,连秦伯都不是三圣的对手,那么王家还有谁能够抵挡他们呢?

    那可是三位地境宗师,何等强悍的存在,面对他们,王家只有输,只有任人宰割。

    难道王家真的难逃比劫吗!

    王家的人都非常畏惧,非常不安。

    他们纷纷看向王仲莆。

    此时的王仲莆脸色难看至极,他万万没想到西北三圣的实力如此强悍,只是一招就将秦伯击败。

    地境宗师,比秦伯的实力强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秦老弟,你怎么样了?”

    王仲莆非常担心秦伯的伤势,毕竟两人的关系不亚于兄弟之情。

    “老爷,你放心,就算我拼了这条老命也绝不可能让他们在王家乱来!”

    秦伯将最嘴角边的鲜血擦拭掉,强忍着疼痛缓慢站起来。

    他要继续面对古江,尽管不是古江的对手,但是他绝不可能后退一步。

    王家对他恩重如山,王仲莆更是待他如亲兄弟一般,虽然是王家的管家,但他的地位,在王家仅次于王仲莆。

    如今王家有大劫,他自然无所畏惧,就算是死又如何。

    “哈哈,真是可笑,你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我一掌便能让你下地狱!”

    古江先是大笑,然后表情变的冷漠起来,气势凌人。

    “那就试试看!”

    秦伯紧握拳头,真气澎湃,只有他有一口气,决不能让对方在王家肆意妄为。

    然后冲向古江,大厅内澎湃着真气,形成劲风。

    古江的眼神极为不屑,他再次化掌为刀,抬手一挥,天地元力幻化成长长的气流,然后劈砍下来。

    大厅内,王家的人承受不住这极强的威压,纷纷闭上眼睛,全身都在瑟瑟发抖!

    这就是地境宗师的实力!

    恐怖如斯!

    “嘭!”

    古江的元力掌刀狠狠将秦伯的拳头劈开。

    而且!

    秦伯的一条胳膊也在掌刀之下,被砍下来,鲜血淋漓!

    狠狠倒飞出去,撞在大厅的柱子上。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

    “啊!”

    秦伯捂着断臂,发出痛苦的闷哼声,面孔已经扭曲着。

    尽管声音不大,但足可以看出他已经在极力忍受着。

    刚才秦伯已经身受重伤,那么现在,伤势更加严重,只剩下一口气还在支撑着。

    王家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差,他们很是担心秦伯。

    完了!这下完了!

    所有王家人都是一脸的沮丧!

    一些小辈看到这断臂流血的一幕,都快要呕吐出来。

    “不堪一击!”

    古江冷冷道。

    然后一步一步走向秦伯,自然是要杀了他。

    而秦伯已经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古江一步步接近。

    不远处的古海和古河则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见古江要出手,王仲莆便马上制止道:“住手!我王家选择认输,那块宝玉我给你们,还请你遵守约定!”

    他再不阻止古江,那么秦伯就是死路一条,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老爷,宝玉不能给他们,那样你会……”

    秦伯自然不同意,宝玉关乎着王仲莆的命,一旦交给西北三圣,那么就会死。

    “父亲……”

    “爷爷……”

    王家的人纷纷担忧的喊道。

    “你们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王仲莆道,他很无奈,非常的无奈。

    尽管王家在岭东是大家族,家族中人才辈出,但和武者没有多大的关联,面对突如其来的三位地境宗师的压迫,又能怎么办,拿什么抵挡呢?

    现在秦伯也身受重伤,危在旦夕,王家只有认输服软,将东西交给西北三圣,这样才能挽救王家。

    王家并不是肖家那种武道世家,家族中拥有众多武道强者坐镇。

    秦伯就是肖家的守护神。

    “早知道这样,我又何必动手呢?”

    古江停下脚步,露出满意的笑容。

    “识趣就对了,不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站在背后的古海开口道。

    王仲莆的认输服软,就意味着王家输了,而作为败者的一方,自然就没有说话的权力。

    败者没有话语权,只能任人宰割!

    “老爷……我……”

    秦伯很自责。

    “秦老弟,你已经尽力了!”

    王仲莆摇摇头。

    而王家人,个个都低下头,尽管他们在岭东各行各业都拥有话语权,在上流社会也是顶尖的存在。

    但现在又能够如何?面对三位地境宗师的压力,什么权势金钱都是不值一提。

    西北三圣的背后乃是古家,一方霸主。

    王仲莆毫无办法。

    “我们可以给你几分钟时间考虑,还有什么底牌就拿出来吧!”

    古江道。

    这时大儿子王行通走到王仲莆身旁道:“父亲,记得今天早上,来了一个年轻人,是张仙师的弟子,不如我们让他出来,西北三圣再怎么嚣张,也得给张仙师面子。”

    王行通这一说,王仲莆倒是想起来了,不久前张仙师给他打电话,说是会有人前来王家取羊皮卷。

    “那好,快去请他。”

    王仲莆连忙道。

    没一会儿,下人就领着白羽快速走进大厅。

    刚才白羽的神识一直都在大厅中,知道王家有大敌前来。

    下人前来请他,自然就来了,反正要找王仲莆拿羊皮卷。

    白羽一进大厅,就吸引了王家人的注意力。

    “他是谁?”

    “太年轻了,能是西北三圣的对手吗?”

    “想都不用想。”

    王家人议论纷纷,都不相信白羽。

    “你就是王家的底牌吗?”

    古江打量着白羽。

    王仲莆却主动介绍道:“这位小友,是南方张道勋张仙师的弟子。”

    “张道勋的弟子?”

    古江说着,而后微微一笑,“就算是张道勋的弟子又怎么样,我师父乃是邢天尊,和张道勋乃是生死仇敌,杀了他的弟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话一出。

    王仲莆顿时就愣住了。

    本以为有张仙师的弟子在,西北三圣就会有所顾忌,不看僧面看佛面,但是没想到三圣的师父是邢天尊,和张仙师水火不相容的生死敌人。

    如此看来,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小友你还是退下吧!你不是西北三圣的对手!”

    王仲莆叹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