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中州第一剑圣
    白羽满意点点头。

    随后运行‘青木生长诀’,随手一挥,源源不断的生命之力快速涌入两女身体内。

    “这……”

    两女疑惑不解,不明白白羽这是干什么。

    但是很快,两女就知道了,感觉到身上的伤正在快速消失,完全恢复了,相比之前,精力更加充沛!

    “多谢公子!”

    “不必客气,从今日开始,你俩不必叫天罡地煞,清泉流响这是我赐给你俩的新名字!”

    白羽淡淡道。

    “多谢公子赐名,清泉流响感激不尽!”

    两女表情流露喜色。

    她俩从小便是双胞胎孤儿,后来被乞丐收养,传授两女各种琴术,凭借惊人天赋,然后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成为武圣榜上第十二的天罡地煞!

    “起来吧!”

    白羽随意摆摆手。

    接下来就是处置秦家,白羽表情冷了下来。

    之前他让林老带话前往秦家,秦家非但没有乖乖交出羊皮卷,反倒请天罡地煞来对付自己!

    这种大不敬之罪,不可饶恕!

    而这个时候,秦家高层和秦老再也忍不住,大步走过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跪下来!

    而秦家高层也纷纷跪下来。

    他们都已经知道,天罡地煞败了,并且跪在白大师面前,成为白大师的抚琴侍女。

    “白大师请饶恕我!都是我一时糊涂!”

    秦老低声道,就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白大师不饶恕!

    “秦家,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白羽微眯着眼!

    听白羽这么一说,秦老心里更加不安,全身都在颤抖。

    “白大师!秦家错了!无论你怎么处置秦家,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只求白大师开恩,饶秦家不死!”

    秦老战战兢兢道。

    “你们秦家有什么值得可饶恕的?”

    白羽淡淡道。

    秦老更加说不出话来,这件事他做错了,大错特错。

    “白大师,你需要的羊皮卷其实并不在秦家。”

    秦老道。

    白羽一怔,马上追问:“那在什么地方?”

    “一年前,中州第一剑圣,神剑梁月大人亲自来秦家,取走了!我也不敢多问什么!”

    秦老说着,他根本就不敢抬头看白羽。

    “第一剑圣?神剑梁月?”

    白羽反复琢磨着这几个字,第一剑圣?

    “是什么来头?”他顿时有了很大的兴趣!

    “中州公认的第一强者!剑术举世无双!修为高深莫测,据说五十年前就已经退出武者界,但是中州一直都有他的传说!”

    秦老解释道。

    “有点儿意思。”白羽嘴角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中州第一强者,第一剑圣!

    “梁月剑圣,神出鬼没,人间不见其踪影!若不是去年出现在秦家,还以为他早就不在人世间!”

    秦老说。

    “这么说来,找他是找不到的,那么这就麻烦了!”白羽眉头一皱,这羊皮卷是他目前最感兴趣的!

    羊皮卷背后的秘密,是白羽这次凝结法相的机缘所在,他自然想要知道。

    如今,最后一张羊皮卷在剑圣梁月身上,但并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

    “曾经梁月在中州创建神剑门,虽然他已经不在,但是他的弟子李鸿瑞一直都在,你前往神剑门,或许能知道剑圣的下落。”秦老说道。

    “原来如此。”白羽琢磨着,最后一张羊皮卷的关键在剑圣梁月身上。

    “不过在五日之后,神剑门广邀中州各大武道世家以及宗门前往,参加十年一次中州武者大会,选举中州霸主!说不定剑圣梁月会现身!”

    秦老道。

    “中州武者大会?”

    “中州武道源远流长,中州武道代表着整个北方,而神剑门在中州拥有绝对权威,自然有资格举办,十年一次的武者大会,从古至今一直都有!”秦老解释道。

    “这么说来,就更加有意思了!”

    白羽眼中闪烁着精光。

    这次知道羊皮卷在剑圣梁月身上,还有中州武者大会,这让他很有兴趣。

    “以白大师的身份,前去参加武者大会,绝对会是座上宾!”

    白羽只是微微点头。

    淡淡道:“暂且先饶你们秦家不死。”

    听白羽开恩,秦老以及秦家高层们,顿时悬着的心放下来!

    “谢白大师!”

    “谢白大师!”

    秦家高层连忙道。

    白羽完全没在意这些,他心里则对这个中州第一剑圣,神剑梁月非常感兴趣。

    在他无敌剑仙面前,称剑圣,可谓是天大的笑话。

    “从今日起,你们秦家归顺林家,若有半点不从,忤逆我的意思,一个不留!”

    白羽声音冰冷,没有半点感情。

    归顺林家!!

    这若是在以前,秦老绝对不愿意,但是现在又能如何!不得不从!不得不听!

    “是!白大师!”

    秦老点头。

    接下来白羽便离开了,他对秦家这种小家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若是想灭,不过是挥手间而已!

    但是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至于惩罚!并没有。

    只是让秦家归顺林家,但这对秦老来说,还不如来惩罚实在一点。

    斗了大半辈子,这次还是败了!

    看着白羽离开,清泉流响自然紧跟其后。

    至于一路前来的林家六人,自然也回去了。

    这一趟,最高兴的莫过于林老,因为在白大师的压迫之下,秦家归顺林家,这就等于,两个家族之间的斗争,终于有了结果,分出胜负!

    回到林家之后,白羽便坐在沙发上,举着一杯红酒,细细品尝着。

    清泉流响一左一右恭恭敬敬站在他身后。

    林老低着头,恭敬道:“白大师,你要参加

    五天后的中州武者大会吗?”

    “没错!”

    白羽点头。

    到时候剑圣梁月会露面,他自然会去,毕竟羊皮卷在梁月身上。

    “是为羊皮卷的事?白大师是想在武者大会上找剑圣梁月要羊皮卷?”

    林老询问道。

    “当然,羊皮卷势在必得!”

    白羽淡淡道。

    到时候,就算梁月不出现,白羽也要逼他现身。

    “可白大师,剑圣梁月乃是中州公认第一强者,据说早已经入仙了,曾经以一己之力,剑斩华夏六大武道真仙,奠定他剑圣的地位!时代的璀璨之光。”

    林老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着,毕竟剑圣代表的可是一个时代!

    自然会非常尊敬!发自内心深处的敬畏!重生之最强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