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弟弟黑化了怎么办(42)
    耳垂再次被对方的嘴唇含住,少年伸出舌尖,细细的舔吻着。

    像是有一股电流窜遍全身,沈木白忍不住蜷缩起了身子,发出抗拒的呜咽声。

    苏淮言十分恶劣的轻笑出声,随后放开了被他用嘴唇蹂躏不堪的耳垂,绯红的颜色就像漂亮的红色珠子,眼底的暗色越来越浓。

    少年用一只手抚上少女白皙的脸颊,密密麻麻的吻落在额头上,然后一路延下。轻柔却包含着浓烈占有欲的吻掉眼角滑落的水珠,然后细细的**掉,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绵软而沙哑,“姐姐,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对方浓郁的气息侵略性的占据自己整个感官,被绑住的双手不由得推开对方压下来的胸膛,沈木白将自己缩成一团,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哭腔,好不委屈,“苏淮言,不要闹了。”

    喉结微微滚动,琉璃般的眸子一瞬间变得深谙无比,苏淮言轻轻松松便让少女无力抵抗,凑到她的耳边道,“难道没有人告诉姐姐,进一个男生的房间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沈木白在心里绝望道,我没有你这种禽兽不如的弟弟。

    温热的气息扑洒而来,少年捏住少女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沈木白只能被迫的接受对方的吮吻,两人的唇舌交缠,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啧啧声,津ye顺着嘴角滑落,那种浓烈的占有欲和侵略性让她一瞬间大脑神经被麻痹,紧接着全身酥软无力的感觉涌上来,只能任由着对方摆布。

    从少女的口中退出,绵湿的吻从下巴一路吮吻而下,然后埋进对方的脖颈中,在上面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舔砥轻轻撕咬着。

    额前的碎发盖住了眼底的神色,双手覆上柔软的布料,轻轻一扯,露出少女白皙的双肩。

    沈木白做着无用的反抗,喉咙里的呜咽声越来越大,“苏淮言,你别乱来。”

    苏淮言抬起头,露出一个绵软的笑容,唇边的梨涡无比甜美,“姐姐,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沈木白只能心情绝望的呜咽出声。

    全身的衣物被褪去,少年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每一寸肌肤上,那种毛骨悚然的可怕占有欲让沈木白头皮发麻,脚趾头连连蜷缩,那种全身酥麻酸软的感觉让她难受的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哭声。

    苏淮言履行了承诺,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但是这也足够让沈木白羞耻得发不出一句话,只能满腹委屈的把自己整张脸埋到柔软的床单上。

    耳边传来苏淮言带着隐忍压抑的沙哑声,“姐姐该不会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吧?”没等少女回话,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拉住对方的手覆上一个炙热的东西上,喉咙微微滚动,“姐姐,帮我。”

    少年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却是让沈木白内心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

    像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的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少年的喘息声不断的在耳边响起,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哼,手中炙热的东西终于释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