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弟弟黑化了怎么办(46)
    周佳霖不疑有它,点了点头道,“哦,是这样啊。”

    然后沈木白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半袋瓜子给磕完了。

    晚上去补习的时候,沈木白还特意没提前洗澡,带着今天上体育课跑步出来的汗味去了苏淮言的卧室。

    她觉得自己十分的机智,所以一脸有恃无恐。

    苏淮言察觉出她的意图,非但没嫌弃的拉开了距离,还笑嘻嘻的贴了上去,“姐姐,我可是洗了澡哦,给你蹭蹭,香不香?”

    沈木白,“....”她服了。

    苏淮言歪着头,直勾勾地盯着她,“姐姐是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沈木白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内心瑟瑟发抖,却还要装出一副我很冷静的模样,“如果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来帮你补课了。”

    苏淮言做出一副很苦恼的模样,然后用甜软的声音道,“可是,明明当初就是姐姐主动帮我补课的。”

    沈木白,“....”无法反驳。

    第n回合,沈木白vs苏淮言,惨遭秒杀。

    翻开了事先准备好的课本,面对身边人的虎视眈眈,沈木白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讲解下去。

    苏淮言撑着下巴,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无法令人忽视的炙热视线让沈木白忍不住转头道,“苏淮言,你有在听吗?”

    唇边露出一个温软的梨涡,苏淮言笑嘻嘻道,“有啊姐姐,我可是很认真的在听你说,只是眼睛看着你而已。”

    沈木白忍无可忍,直接站起了身子。

    苏淮言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姐姐要回去了吗?可是我还有很多题目没懂。”

    沈木白一想起他的成绩单,神色颓废的坐了下来。

    苏淮言眸带笑意,愉悦的笑了。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尤其在讲解题目的时候,会带了点柔柔软软的音色,这让苏淮言想起了昨晚对方被压在床上不能反抗泪眼汪汪的样子。

    盯着少女白皙细腻的侧脸,即使苏淮言都知道那些题目该怎么做,也不厌其烦的听了一遍又一遍。

    正好这时候,陈姨送来了牛奶,沈木白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总算缓解了喉咙里的那一点干涩。

    苏淮言撑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她道,“姐姐,你似乎对我有所企图呢。”

    沈木白差点没被牛奶给呛住,正想跟这厮理论的时候,就看见对方轻轻歪头看着她,用甜软的少年音道,“一开始姐姐跟踪我的时候还没有发觉,但是在后来,我就觉得姐姐似乎很不想看到我逃课和打架,现在还想让我好好学习,这是为什么呢?”

    明明是在夏天,沈木白竟生出了一股冷汗。

    捕捉到少女有一瞬间的僵住,苏淮言轻笑出声,“真是多管闲事的姐姐。”

    与当初不同的是,少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丝不耐和厌恶,反而十分的纵容和宠爱。

    沈木白内心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听到少年用温软的声音对她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便如你所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