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幼驯染要从小培养(23)
    医生摘下口罩,面色沉重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沈木白神情恍惚了一下,而身边的安子煜则猛然抓紧她的手。

    很痛,但是沈木白没有甩开,而是用力的握紧小男主的手,看着他脸色惨白,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术室内,整只手都在颤抖。

    沈木白心猛然疼了一下,她知道此刻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只能更加用力的握着小男主的手。

    萧雪晴和江臣已经进去了,低低的啜泣声在冰凉的医院里响起。

    沈木白被这压抑的气氛牙得喘不过气,但是她知道现在最难受的就是小男主,她轻轻开口道,“子煜。”

    安子煜仿佛被这一声叫声猛然拉回了现实,他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过来,“落落。”他眼底红成一片,死死的看着手术室内,“这是假的对不对...”

    他的声音哽咽了起来,“明明上午的时候,她还打电话给我的。”

    就像是频临崩溃的边缘,不敢跨出那一步,就怕整个世界都塌下。

    沈木白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子煜。”

    安子煜看着她,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沈木白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去看看周阿姨吧。”

    安子煜没有说话,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滑下来,无声的哭泣着。

    那一天,医院像是被全城的雨水淹没了一样,充满了窒息的味道。

    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后事是由萧雪晴他们操办的,思及安子煜的情况,打电话到学校帮请了几天假。

    安子煜的情绪并不好,他本来就不怎么多话,现在一整天下来几乎没开口说过。

    萧雪晴和江臣知道他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来,所但是怕他会想不开,想办法开导着。

    安子煜这两天一直住这里,沈木白有时候一陪就是几个小时。

    就在天快暗下来的时候,身边的哭声打破了良久的沉寂,安子煜这几天压抑的情绪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他一把抱住沈木白,眼泪浸湿了她的肩膀。

    沈木白顿了顿,用力的回抱住他。

    安子煜哭声带着无言的悲伤,好像全世界都在陪着他哭泣一般,天空都染上了一层灰色。

    沈木白心仿佛也被揪了一块,她沉默了一会儿,问系统道,“你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系统说,“我们不是预言家,这里也不是的世界,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安子煜哭了很久,两人就坐在门的后面,靠着墙,房间里很暗。

    不知过了过久,沈木白感觉到有一双手紧紧的把自己给抓住,“落落,我只有你了。”

    他带着悲恸,紧紧的抓住她,再次重复了一遍,“只有你了。”

    那种仿佛把他拉开整个世界都会崩塌得面目全非的感觉让沈木白的心都揪到一起,她拍着小男主的背轻声回应道,“子煜,我在这,没走。”

    安子煜紧紧的把她给抱住。

    在那天过后,安子煜就像是变了一个性子,整个人变得沉稳了下来。

    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未曾蒙面的外公外婆想要把他接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